冷眼冷言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泥腿子黑道学(扯闲篇)

發布於

现实生活中,每天要三顿饭,有些农民工连盒饭都舍不得吃,只能靠一块钱几个馒头充饥。开奔驰坐宝马的人,顿顿山珍海味的人。是不太可能跟农民工称兄道弟,当然例外的诸如孙大午——被抓了。很简单,在大陆,企业家不跟政府打交道,天天跟贫下中农打交道,那能有个好吗。狭义上说,粉红是黑道,广义上说,正是因为诸多环节的不健全,导致打黑除恶成为了共产党清除异己的手段,越是打黑,越是黑。

拦车要钱

共产党真到动手的时候,会先稳住你,比如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先稳住,让你不要跑,再一举弄死你。就像六四期间,学生下跪呈情,将泼毛像的人扭送到派出所,刘晓波砸枪等等举动。就这样,仍然被血腥镇压。

拦车要钱是没势力的人做的行当,类似的还有拐卖儿童,偷拍女厕所,偷鸡摸狗等等。小老百姓折磨小老百姓,这就是一般地方的常态。

武汉周先旺,呵呵

说说我认识的某人在河南漯河开发房地产的事情,为了资金流转,房子也质押了。地产商,像我认识这个人开发的项目不是大楼盘,是小洋房,而且规模不大,只是跟着当地势力下面捡洋捞。做大的,手下都有黑社会打手,说剁你手指头就剁你手指头,说绑架你孩子绝不绑架你老婆。手下肯定有小弟,一般安插在项目部,工程部,或者闲职巡逻。当年为了某个关系,还找过CCTV的罗京。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能给他们解决问题,带来利润,就是他们巴结利用的对象。只认权,不认人。但他们跟黑社会在一起还是有压力的,因为没有官身,出了事不划算,不是弄得赢弄不赢的问题,是利益的问题。一个人不吃不喝可以,但手下的员工,小弟,合伙人,你不能经常亏欠他们。口头禅就是,真想玩玩就玩到底,一定搞残你,搞垮你。要整个人,在工地上太容易了。哪怕你缺胳膊少腿,(腿上贯穿钢筋,见过吗?听惨叫多了,都麻木了)甩给你家人十几万(90年代),你家人都要劝你私了。这就是社会。再加上做大的人,买官成风,买个人大代表,买个政协委员(省市级)。有的将员工,手下,附近村民身份证收集起来(每个人发点钱,比如一百两百),再利用这些人身份证进行贷款,吸收资金。没崩盘之前,所有人都会获利,崩盘了,缺口大了,自然是头部先跑路。这个互害社会,酒桌上的事拍胸脯保证,转头就能把你卖了。要想有保证,你还真的玩点硬的。比如很多地产商喜欢偷拍官员淫秽的录像,做局。喜欢在他们小区附近安插打手监视,必要时威胁其家人。但官员也不是吃素的,同样有三板斧,一是安插自己的亲戚到这些人公司担任要职,二是转移资产,三是狡兔三窟。你可能监视的地方,是此官小三小四的,而他青睐的子女,可能早就跑到国外。所以我说,共产党跟黑道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就像赖昌星说自己,有用就是香饽饽,没用就是夜壶。

这些人手下小弟的小弟。也是会玩心眼, 一个小弟,很瘦,个头也才一米六,每次收保护费,身后都跟着五六个人,这个小弟就是烟雾弹,你打他,后面人就有理由动手了。像艾滋病村,就是跟你咬到底,谁敢去招他们?你去跟艾滋病人打架,你试试看。所以这些人往往成为被雇佣讨债的对象。早年的于欢乳母案,现在进化到裸贷。我记得有些放贷公司确实有支付宝公司的股份,曾经看过他们的地推群,拉人头的蛇头,每天进帐几万块,一点不夸张。有钱赚,就有黑暗滋生,就必然有共产党的干部手伸过来。只是有些不在明面,大家不知道罢了。毕竟一般交流都是私底下进行,谁会自爆其短,还想不想混了。

你去看1818黄金眼这个节目。里面奸商都活得好好的,顶多被曝光后罚点钱而已。消协干什么去了?工商局干什么去了?呵呵,自己猜吧。卖假货的,水货的还能凭货说话。那些以办会员卡为幌子的,以提供服务,中介为幌子的。连证据都难找。所以我对P2P和房屋中介,以及洗头房,餐馆,健身房等等套路都看得很开。因为当地必然有很多混黑道的人是干这个的,一方便洗钱,二来也不需要特别的经营技巧,三这些店牌照好拿。说实在,我也有类似的想法,碰到某些嚣张的体制中人,我就想,我干不过体制,还干不过你一个人吗,干不过你一个人,还干不过你的孩子吗。某次喝茶,警察威胁一个朋友说,别忘了你有家小。那个朋友说,别忘了你也有家小。这种赤裸裸的逻辑,就是大陆的日常。很多人遇不到不是因为社区环境好。而是你在大陆干的事业决定了你认知社会的天花板。

子子孙孙献给党

某些华人在海外同样如此,小粉红嚣张不是没理由的,很可能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理由。只要他自认为代表正义,或者我牛逼,就能在海外也复刻在大陆的行径。张安乐就是台湾的统派,其德行大家都有目共睹。从逻辑上讲,你把任何人放到任何一个陌生的社区,他的权势都会缩减。习近平到美国,一定狗屁不是。拜登到中国,同样的道理。没有人能永远牛逼,只有组织才能比个体牛逼,因为组织是会换血的。所以小粉红抱团做流氓,也就不足为奇了。

伺候习近平
中国人台湾脱裤子
中国人大闹法拉盛
中国人纽约斗殴
小粉红智利打砸台湾人店铺,夜晚撒尿
澳洲华人打人

澳洲这个事是这两天的事情。在国内,这种事情太多了,很多公司,入职7天内离职,一毛钱工资没有。这种合同只对老板有利,对员工不利的。居然还能受劳动法,合同法保护。不信你去告告看看。所以我在大陆做生意,从来都是先兵后礼,丑话说前头。当我写文时,有人说我在博港澳台人同情。真他妈搞笑,港澳台的泛红派,跟着共产党一块吸血都没问题,我说现实就是舔。脑子不正常,精神不正常。这就是我开头说的,假设你衣食无忧,但你去跟需要帮助的人打交道,也不是这么简单的给予。欲求不满,甚至是缺乏感恩。分不清什么是义务,什么是必须。什么是政治平等,什么是现实平等。反正网上谁也弄不死谁。为什么中共媒体妖魔化西方就是政治正确?部分华人在世界各国,都不是这么老实的。尤其是孙子杨的一句“骂共产党就是他妈的不对”。我敢百分百打保票,如果美国人失去了保守主义的信念,分分钟就被中国人吃干抹净。这点也适用于台湾人,尤其是赴大陆的劳工。高薪不是白拿的,当你们的技术被学光后,炒鱿鱼就是接下来的剧情。

亲共派大闹民运

最后说一点,亲共派是无法无天。这点看早期麦当雄的电影就能看出。(省港旗兵4)小粉红在欧美早期利用漏洞,在回国前大肆透支信用卡。故意占便宜。小粉红们丝毫不在乎什么执法权,什么当地治安,什么民主法制。我觉得他们能听懂的也只有拳头。我在这个网站已经看了很多。对不信宪政民主这一套的,你要当祥林嫂吗?既然喜欢中共,喜欢独裁,喜欢暴力,那只能满足。

五毛可以呼吸了
五毛又可以呼吸了
现实就是如此,共产党不狠,五毛都不舒服
都可以呼吸,中国人怎么不能呼吸了?
凡事都要抱着操他妈的心态

总之,黑道学在中国是一门广泛的学科。畏危不畏德。我屡次说秩序和资源的概念,并不是空穴来风。你要实现宪政,必然要建立秩序。这种秩序不是共产党的一党独大的秩序。对于很多人而言,不存在绝对的善,也不存在绝对的恶。他认为他只是系统的螺丝钉罢了。

大陆一村民骂村干部草包被刑拘三天。这事在舆论之下有些许转折。十年前公知社会,是舆论治国,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十年后还是如此,不同的是。这村民不是骂共产党,还能被视为私人恩怨,如果是放到系统,此人是神仙难救。毕竟陈秋实现在人还下落不明。国家就是黑道,黑道就是国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