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

抑中国数千年历史,流血之历史也。其人才,杀人之人才也。历睹古今已往之迹,惟乱世乃有英雄,而平世则无英雄。事势如是,至道咸末叶,而所谓英雄者,乃始磨刀霍霍……

北京时间和国际玩笑,兲朝人民的“世界”想象等

發布於
修訂於
“社会主义价值观”聚焦中国政客,批评他们如何塑造与输出价值话语,本文采取自下而上的视角,关注兲朝大陆百姓,考察他们在新时代如何接收想象作为世界强权的国家。中国人尤其是无来由的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牛逼劲,及不知道哪里来的自卑感。中国人在这一刻成为了物自体,我们不可能穷尽中国的奇人奇事,就像我们始终对于国民性的定义,是肤浅单薄的……它够片面,也够全面,完全看你,如何理解,你我他,社会,政府,政党,现实。

兲朝人,对于世界各国的揶揄,无所不用其极。比如“靓丽的风景线”,用来讥讽美国的国会游行。但国际社会不能拿六四说事,否则就是被“辱华”;比如特朗普原名川建国,奥巴马原名奥观海,拜登原名拜振华,用来讥讽美国总统被中共捏在手里,引而待发;比如中美关系毁于B站,用来嘲笑b站鬼畜特朗普,奥巴马过多;比如越共探头,用来嘲笑越南人民军伪装…… 中国人挂在口头上的,“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实际上国际只当兲朝是一个玩笑,没想到兲朝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碰瓷国际社会。

我听说,新疆汉人用北京时间,而维族人则使用乌鲁木齐时间。北京时间与乌鲁木齐时间差了两个小时。这种全国统一的时间,也反应了中共推行的大一统思想。不过再怎么推新立旧,习惯的力量总是强大的。早期解放军的火炮,采用的是英制口径,而美国的火炮却是公制口径。原因无他,皆因解放军师从苏联,苏联仿英;而美国仿法国为师而已。正如台湾至今采用的坪这个计量单位,和中国民间的斤,两。台湾原住民对于闽南人,客人,福佬的敌意,也遗传到了他们敌视闽客民进党。我们不知道这种习惯还存在几分,就像南方人,北方人总会因为某些细枝末节开始爆发矛盾一样。

众所周知,中国媒体口中的国际社会,有两种,一种是以欧美为首的民主国家,经常被央视大裤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为美帝、反华国家;一种是以朝鲜,塔利班,伊朗等独裁国家,通常被官媒亲切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敢问中国人一句良心话,你家有几个非洲朋友,几个巴基斯坦朋友,几个伊朗朋友?答案是一个也没有,而且最可笑的是,对中国护照免签的国家,就连司马南这样的反美斗士都不去,却一个劲往美国(台湾)跑。

  • 在中国讲苏联笑话本身就可以变成一条苏联笑话。
  • 今年上半年论坛上看到过一张图,内容是一本70年代出版的收集苏联笑话的小册子,估计是下发下来批判苏修用的材料,其中有一则笑话是关于出租车的。
  • 然后亮点来了:在出租车一词的后面,专门添加了一个括号,里面用文字向读者解释什么是“出租车”,显然当时当局在想用出租车的笑话嘲笑苏联人的时候,普通中国人很多还不知道什么是出租车。这本身就构成了一个更高等级的苏联笑话。

美国是一个共和国,也是一个民主国。在美国,你不会英文,也可以生存。没有美国小粉红一定要你讲“普通话”,并且一股脑追求大一统。美国人可以说德语,说日语,说中文,说美音,说英音,说意大利语。我认为他们讲的笑话,才叫国际玩笑。那么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加上一句“开什么国际玩笑”呢?从历史上看,一个号称“天朝物产丰富,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货物以通有无”的国家,居然张口国际,闭口国际。究竟是想与国际接轨,走民主议会制道路,还是打着国际的幌子,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与独裁统治?

国家层面的笑话

随着法治观念逐渐深入,各国对于治外法权,以及管辖权都有争论。最典型的就是香港反送中运动。香港人的运动,旨在拥护民主法制。却被中共歪曲报道,听闻付国华(你们可以打我了口号发明者)因工资过低,买不起北京房产,黯然返乡。居然全国人民又没人慷慨解囊。被中共痛批的司法部长傅政华,贪污无数,坏事做绝,而且老百姓还不能在网上“妄议中央”,这可真是,爱国也不是,不爱国也不是,只能在网上,哈哈哈哈,打哈哈罢了。这算不算一起国际玩笑?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神功护体,刀枪不入,我爱国,我爱党,我无比伟大光荣正确
谁收藏的傅政华物品。这不是给党国脸上抹黑吗,高级黑低级红。
中国司法部部长,居然是犯罪分子,还签发资格证,真是开国际玩笑,可以说国际罕见现象

这种案例比比皆是,诸如需要时,李文亮是谣言,等到开“防疫庆功会”的时候,又变成了烈士。而所谓的防疫成功,也是一个天大的玩笑。真实数据一概不知,但知武汉雏菊遍野……

给人戴镣铐

这就是中国的法治,官方辟谣说,是犯人,害怕跑了。原来大街小巷的摄像头,天眼工程都是摆设,不知道还以为穿越到了17世纪,不过兲朝嘛,独裁者血脉万世一统。对于人格的践踏,对于法制的糟践,是不分什么古代现代的。去年号称辱华的品牌,杜嘉班纳D&G,2021年在中国销售额增长了三倍。2021年上半年还痛骂辱华的阿迪耐克(新疆棉事件),摇身一变,成了国家队的供应品牌商,又成了中国人的香饽饽品牌。

民间的笑话
共产党这时候怎么又消失了?
怎么搞的?国宝大队呢?摄像头又不管用了?这不是神圣的天安门吗,怎么可以打青天白日旗呢
听闻《长津湖》在2021年火了。
我也想不通,中国人爱国爱国,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毛泽东和特朗普,这都什么乱七八糟,请问美国人宣传华盛顿与习近平了吗?谁离谱?真是国际玩笑

还有更劲爆的笑话,中国人民又双叒叕跟公检法干起来了。刚刚过完2021国庆,就搞一堆不省心的事。呵呵,呵呵,开玩笑当然要笑,而且要笑的开心,笑的大声。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残阳如血。

全是大实话
跟美国人干架你不行,打中国老百姓,你他妈第一名。

前有罗昌平的“沙雕连”,后有义士献身。怎么中国人天天跟共产党开玩笑?究竟是美国人渗透的太厉害,还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说一句话,毁掉半辈子政治生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你敢强拆,我就敢捍卫家园,来一个砍一个
强拆我家,痛苦你家。

如果你不反抗,结果就是下面这样的。

这是美国人让共产党来杀人?
你以为这是污蔑加政治操弄?
电力先行原则,至于你个人意愿,那就是推土机碾平。他会为你老百姓考虑?
复杂问题

与《丑陋中国人》差不多时期的,有《丑陋日本人》,《丑陋韩国人》,《丑陋美国人》…总之出版社搞了个丑陋的国家系列。各国都有人要给作者寄刀片。作者写的书,无疑是跟风之作,但说到要面子,嗓门大,举止粗鲁,好显摆等等。这是人类的通病。又变成了一类人,一国人的标签。当我用泛指时,我清楚这不是全部事实;当我用特指时,我也清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维基处理的某位大陆籍管理员称,我们异议人士是中国的毒瘤,毒细胞。要把我们清除掉,才能让肌体健康。70年不知道这样思想的人清除了多少“癌细胞”,如此陈旧的肌体,是细胞组成了肌体,还是肌体培养了细胞?今天大陆可以对和服不屑一顾,却个个以西装为荣;可以对西方不屑一顾,却对马克思甘之如饴……

请问这样的出场方式好笑吗?
请问拿政治手段,强迫女青年留乡,这好笑吗?

回顾历史,回首两岸三地,在政治的操弄下,尤其是共产主义的渗透之下,有多少血与泪,悲与欢?女性出卖肉体,男性出卖灵魂,双方都出卖自己的青春。有哪位大陆学者,敢做一做,大陆政权究竟出卖了多少女性的灵与肉?比如给胡志明拉皮条这件事。(还有知青,一胎化等等)

左二,女演员是有夫之妇,被中共广东军区军官(右二)“介绍”给胡志明做老婆。

这个军官就是徐泽荣博士的父亲——高林。这是他亲自公布的一件事。对于越南人,后来在谢晋拍的《高山下的花环》中,表达一幕,解放军面对援越的大米,义愤填膺。可谢晋还借演员之口,骂了一句“批林批孔,批个屁”。种种不合理,种种匪夷所思,细思恐极。既美化了侵略,又一笔带过人民的苦难。这一切皆是主义,政治作祟。没人细细琢磨,也不敢仔细琢磨。

事大主义思想下,台湾作为小小孤岛,在当年只能选择美国。而大陆,也是一边倒政策。计划经济,是给谁计划呢,还是对苏联。因为欧美市场打不开。那些学俄语,苏联留学的,给苏联人玩弄的,少吗?当然,统治者利益始终不会受到伤害,对于老百姓,有几个知道美国,几个知道苏联?甚至是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最大的玩笑,不是别的,2003年918,日本人跑到中国珠海嫖娼买春。这是打共产党的脸,还是打共产党的脸呢?

人民网报道

一直以来,关于民族发明,最好制造凝聚力的手段,宣传方法就是以国耻为名,制造共同仇恨。但这个尺度是很难拿捏的住。中共以其铺天盖地的宣传手段,灭了日本了吗,灭了美国了吗?这种情感,是十分不理智的。最为普通人,我当然可以宣泄情绪,但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契约,是相互的。并不能一方守约,一方毁约。个体有情绪,群体就没有吗。

我不知道亚洲人民站起来没有,我只知道,如果还有贫穷,还有无知等等。永远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很多人喜欢拿美国驻军说事。很难说驻军行为等于美国意志体现,这种治外法权,美国人有,其他国家人也有。就事论事,该怎么权衡,该怎么反对,等同于美国国家行为,这是什么概念。当我看到一个中国人搂着俩黑人妹,却对白人自惭形秽,他不能触动我。因为我早已相忘于江湖。


三个案例,第一个是疯狂英语李阳,家暴外国老婆事件。李阳老婆kim是美国人,对媒体表示,“李阳说打老婆是中国文化,让我接受”。请问,有人把这件事上升到政治高度吗?有人把这件事上升到中国文化高度上吗?

第二个例子,是日本人佐川一政吃掉白人女子的案例。中国也有食人魔,也有专吃女人的悍匪(云南张永明),只不过不像这个日本人,吃白人还躲避了死刑。这能说明,日本人站起来了,不再畏惧白种人了?我想也没人这么想。

日本“食人魔”。

最后一个例子,是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纵火案件。

案件情况

中国人在美国,有蓝可儿离奇死亡,有许多专门去美国卖淫的妇女。更有很多人受到当地人歧视,但是这不乏,也有人在美国犯罪,杀人,强奸。所以究竟是尊,还是卑?

去殖民化,去威权政治,转型正义,以及对抗暴政。没有哪一条是简简单单地。不可避免,在这些过程中(我称为改革,革命),又要损失到一些人利益。就像我的三个案例,他们作为普通人,也是犯罪分子。自然没有什么势力撑腰。对比美军驻地治安管理,当然复杂很多,其中司法占了多少力量,对于法律体系的考量,和国家形象,又占了多少。

中共与中国绑架日深,辱共就是辱华也深入人心。这种情况之下,也是不可能通过体制改变体制,请问民主化之路该怎么处理?势必会做出一些,老百姓也不了解的事情。人类最原始的手段,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这就是我的宗旨。无法诉诸法律,就诉诸武力。

社会永远比论述的要复杂。我还记得一件事,中国人远渡日本卖淫,而中国人又大老远跑到东南亚,拉斯维加斯,包括日本嫖娼。日本人,美国人有没有视之为国耻?反倒是因为嫖资纠纷,一中国嫖客被泰国警方拘留。在没有美军驻军的国度,当地某些女孩子一样难逃被凌辱的命运。我说这些话,很混账吗。(著名色情网站草榴社区甚至出过一个国人东亚嫖娼指南,以及招募当地女性卖淫,赚取人头费,这在东亚各国都是不合法行为)

如果中国人能够明白,能够体贴共产党,即使它杀人累累。那么就应该知道什么叫将心比心,什么叫理性客观。假设今天台湾政府不分青红皂白,让人为自由民主去死,那就要推翻它。如果人们,为了选择自由民主,不得不与独裁作战牺牲,这种抉择,就是光荣。荣耀是后人给的,后人若不继承同样意志,也就没了荣誉。

民不畏死 奈何以死惧之?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还有什么道德,可以强加于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美国时间与美国笑话:冷战语境下台湾的“美国”想象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