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Waitress

大海上暴风雨,鱼人她有水路

武汉消失

發布於

我刚到武汉的时候,武汉有很多旧书店。书从地上层层累到天花板,像某种蚂蚁的宫殿。在武汉五年,期间有三年我完全不看书,后来想看书了,这些旧书店的整栋建筑都消失在崭新的上,变成斑马线,变成人行道。


武汉我最喜欢的书店是视觉书屋,也是层层叠叠,地上架上都满盈。去年回武汉,视觉书屋也消失了,名叫视觉书屋的建筑在那里,里面的空间崭新,宽阔,所有的书都在书架上一丝不苟,陌生又拘束。我踏进去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我的不礼貌,我没有被邀请了。


武汉我最喜欢的是万松园武汉外校旁的那家五谷渔粉,闻起来非常糟糕,滚烫的汤粉倒入一次性的汤碗,入口食道都要被腐蚀了,非常过瘾。我襄阳的朋友结婚,我终于找到借口八百里回武汉,来吃粉。

你问我,什么样的热干面比较正宗。在武汉,没有正宗热干面。在襄阳,没有正宗牛肉面。正宗是观光者的执念,本地人吃家门口五百米以内的小店。每家热干面都不一样,自然生长,滋养方圆百米内的,在武汉八点烈日下,快要融化,却坚持边走边吃,最辣最烫的热干面的,我和 。我。


有什么食物是必吃的吗?初来乍到武汉,我让本地人tt务必带我好好玩,tt带我去吃她高中附近,隐藏在居民楼里,连招牌都看不清楚的,最喜欢的吃的鸭子煲。什么是必须吃的呢?我不知道,但是tt坐在我对面,给我讲关于高中吃这份煲的所有快乐,甚至不用讲,我自己就闻得到,食物本身暖香的日日陪伴,同桌共食的陪伴,就是珍贵。

我们结交新的朋友,从黄家湖过武昌到青山,和她一起去吃鸭子煲。路上有家烤肉串店,广告词大概是,吃了让你魂牵梦绕。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记得了,记忆也消失了。只记得念得特别深情,我们笑得东倒西歪。

后来我们再相伴去,说要吃鸭子煲。走到那栋居民楼,魔法入口却消失了。


陪伴是可怕的。你比我清楚。你担心消失。我大概也比你清楚,我不敢想,不敢要,只敢远远观望。什么距离是安全距离?城中鸟,离我五米,一只眼睛觅食,一边眼盯着我,我一抖动,ta就凌空而走。路边猫,我一凑近,ta已重心后移。我在华中华西养成坏习惯,伸出一根手指,和猫猫打招。华南猫看我一动,吓得一抖而逃。你是坏东西,人是坏东西。我无奈又无措,缓慢眨眼说爱ta,华南猫也只是一直一直警惕看着我,身体的其他全部部位都在准备逃跑。

华东猫怎么样?除了大学校园里的,华东猫在墙上、檐上、树上,随时在逃跑的路上。人类视线一动,猫已经消失。


怎样鼓起勇气活下去?我也不知道。但是即使逃开一切,不逃避生活和爱本身;面对生活和爱的消失,仍不逃避生活和爱;不懂就说不知道,是我的勇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