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aWaitress

大海上暴风雨,鱼人她有水路

坠入爱情时我们的潜意识在看什么:家务篇

發布於

对伴侣的家务工具人的物化:择偶时,我们为什么还在对会照顾人的人加分?拆家主妇叫你滚!

家务和性魅力之间听起来好像不大有关联,我们平时更熟悉地是听到这样的话语:

“你好贤惠可爱!”

“他善于照顾人的样子特别让我动心!”

显然,大脑作为第一懒汉和对什么都能发情的性器官,早就偷偷把对方做家务的能力算在了性魅力里。而且直人弯人都一样!

但是对于上述两句话,我得提前表明我的态度:我们是健康有学习能力的成年人。不能装残障,通过夸别人贤惠和会照顾人来操纵别人,获取照顾,然后把这种被绑架的照顾当作爱。

我们人类联合在一起明明能飞上天空,为什么要假装残障在地面爬行?


我的好朋友大郎同学,最近突然直变弯,喜欢上了女性。她跟我描述这种奇妙地感受的时候说:喜欢这个女生会希望自己是对方那样,纯粹地喜欢这个人。就发现找男朋友的时候完全会潜移默化看人服从性好不好,家务能力行不行。喜欢这个男的会意淫对方在家做饭洗厕所的样子。这个时候才发现物化对方非常严重,她的前夫也控诉她说,你就是找保姆和妈。

这个现象很奇妙,我问大郎同学是不是她的自理能力变强了,需求变高了,所以更追求精神方面的契合了?诚实的大郎同学非常朴素地和我表达了一个观点:就因为这个是女的,而且第一次喜欢女的,对喜欢女的没有模板。没有模板没有工具需求。我同大郎说:简言之就是没来得及给你培养物化对方的思维习惯,他妈的爱情猝不及防。

有些人很难意识到,把对方能否做家务的能力,作为择偶标准深埋在潜意识里,有时候干脆厚颜无耻挂在嘴边,这种需求是不合理的,这是物化对方的行为,把对方当作工具人。



觉醒女性是非常讨厌贤惠这个词语的,因为我们都能感受到,这是对女性的道德绑架,贤惠这个词大意基本就是:任劳任怨还要表现出心甘情愿才算伶俐懂事。

至于善于照顾人,利他属性本质都是想要通过利他来利己的,如果在互害的社会中,这种利他没有得到任何形式的回报,所有深埋的情绪都会变成炸弹,把来到世界上这一遭的人生,一遍遍轰炸直至失去所有的色彩。

他善于照顾人的样子特别让我动心!?我觉得没有比善于照顾自己的人更让人动心了。

所以择偶的时候要看对方的家务能力吗?可以看,因为会做家务仅且代表一件事:这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的人。会照顾自己的人有成为一个好伴侣的潜质。

擅长照顾自己的人,是有健康的家务意识的人。

什么是健康的家务意识:

第一,家务是一门知识,需要学习。祖传的家务经验很可能是谬见。

第二,家务能力是照顾自己,探索自己与空间与生活本质的能力。

第三,家务的光芒照顾到别人之时,也是与他人没那么强关联的。

这三点背后都是迷人的人格魅力:对一切事物都有学习能力,能在日常中不寻常,能思索面对享受生活的本质,能爱自己。

为什么被吸引的时候,爱自己对我来说是更大的魅力,因为爱这段旅行其实是关于我们如何独立地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

作为中国人,这个过程就更加复杂,先要把爱和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解绑,才能慢慢把视角回到自己身上,在爱别人之前/之时,学会爱自己。


女性在择偶的时候想和贤惠这个技能点解绑,面临着两种困境:

有能力照顾自己的女性想要摆脱被物化成工具人的视角;本能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女性完全抗拒自理能力:做巨婴谁不会啊?大家都赖在地上做巨婴。但最后为这一切埋单还是另外一位女性。

我特别有能力的女朋友们常常要面对第一种凝视,为伴侣做饭不再是爱的礼物,而是变成了一种义务。这种隐形的被期待,暗中被压制,消解掉了生活的趣味和自身价值感。最混蛋的就是,当这种技能的服务者是自身而非他人的时候,那些无耻之徒就会跳出来说,你这样独立,怕没人要了,非常可笑。不能为己所用的他人技能我就贬低它,损毁它。这些人的无耻利己逻辑真的非常清晰,一以贯之。

我意识到第二种困境是我沉迷钻研厨艺的时期,觉得做饭(炸厨房)非常好玩,并热情地邀请前来拜访的好朋友一起玩儿。好朋友大声说,我才不要会做饭!我突然懵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做饭多好玩儿啊。

后来我意识到,这是本能里的防备和攻击性。整个社会都在对女孩子说,你不会做家务你结婚以后怎么办?这个阴险狡猾的问句抹杀了很多其他的生活选项和可能。放佛我们寻找伴侣不过是为了用美妙的生命体验慰藉茫茫人生的其中一种选项,而是给自己后半生找个更年轻的妈,甚至恨不得想要直接回到母亲的子宫。

很多女孩子都会反击说,那我就找个会做家务的男朋友。通过拒绝直面问题来进行本能的力量博弈,可能在前期非常的好用,但是如果社会舆论甚至至亲都默认女性应该承担,有时候这种抵抗不知不觉就被糟糕的社会文化潜入,这种社会文化会像病毒一样在内部慢慢啃噬女性自立的力量。没有强大观点的支持,很容易陷入会被“我今天这样做都是为了爱,因为像人们说的那样,这就是成长”的情感绑架陷阱。


在这个我们身边大多数人都是无赖的世道里,我作为拆家主妇,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视角帮助大家突破这些困境。哪怕是面对自理能力非常差的朋友,我都有点丧失勇气说,你应该学会照顾你自己,这是你的生活。因为我们都知道,谁会得更多,谁更吃亏。

我接触到的能享受沉浸在自己的事业女性,很多时候背后都是有另一位女性的牺牲的,这种牺牲几十年如一日,这个女性早就习惯了在生活琐事上全家为她兜底的模式,但这一切长期的稳固不仅建立在另一位女性前期惯性地付出,也建立在她的事业确实惠及了整个家庭基础上,大多数情况下,女性能获得得支持是有限的。

但对于大多数男性来说,哪怕不事业有成,身后有女性兜底包揽生活不过是常规操作而已。凭什么?因为有这样的心情,我无法做到对自理能力不够好的人说,你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来深入生活的本质,哪怕这可能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只能让我们首先把照顾你和等于我爱你解绑吧。可惜的是,被当作幼儿照顾是我们所熟识的惟一一种爱,精神上从来都没有被奶够怎么断奶?

但是相信我,你早就已经能够独立生存,你迫切想要止渴的爱也不是这一种。

我们恶人恋爱,难以抑制想要榨取对方,可以理解。但是作为狂徒,我才不要世界上的某一个廉价劳动力,我要情人献上灵魂和心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