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不再是讚賞公民了

三只眼

在作者的評論中其實基本可以看到很多现在资本社会的逻辑。

首先,”好好点赞的义务“让我不禁想到,确实,在现代社会如此多的选择和自由,使得我们好像一定需要一些放纵的不需多虑的娱乐活动。其实广泛来说,消费都是比较有这种倾向的,所以现在在西方推广“ethical consumption”才这么艰难。作者的感受非常真实,但是说实话,我理解matters就是想做一个有脑的civil society的讨论空间,当然在qualitative的文字怎么乘上巨大的人口基数依然能够呈现有意义的内容是一个需要探索的问题,但是我理解matters的各种程序设计圈中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有脑的思考比较,不是娱乐消费的逻辑。所以我也没有很懂作者为什么会觉得认真的拍手是“虚假的兴趣”。

其次,创作有价这个matter的核心价值作者会觉得让写作者们变得计较得失,让写作变得不纯粹。但其实我是觉得,这也是资本社会的calculation先入为主。重视什么就更先看到什么,这样的社会shape的大多数人更重视线当然就是无可厚非,一切被钱感染的劳动都变得世俗,搞的人们需要清晰的划分理想和现实。我自己写作就不会有作者的感觉,我这样想和我个人经历有关,我一直在象牙塔,还没有经历那些大风大浪,所以就不会觉得点赞让我计算赚了赔了。

high的時候打下的評論(红眼认真脸),说的不对大家包容啊

观《美国工厂》纸糊的随笔

三只眼

影片的答案似乎是“是”,大家无奈之下拒绝了工会,其实是害怕丢掉工作,也就是妥协了。拒绝工会意味着一些老弱病残不能有机会自己挣钱,意味着很多管理安排的被动,工资不能bargain,这都是人权自由福利的牺牲吧。

三只眼

或者就是拒绝经济一体化,取消全球分工,然后这中间可能就非常细了,怎么在各个产业中寻找市场和壁垒的平衡,能保护到各国的各个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