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红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疫情籠罩下,一家臨街小超市的命運

7月28日摄于北京国贸

小区门口有一家草根“福万家”超市,最近日子不大好过。

约莫是去年10月左右的样子,“福万家”还仅仅是一个面积不到十平米的“袖珍”超市,因为区位优势实在太好,小区北出口小铁门左拐十来米就是,买包烟、食盐或者啤酒,抑或是其他,都很方便。好在价格美丽,老板亲和,生意看来很不错。

从我搬进这个小区至今已有两年余了,大多数小物品都去他那买,顺便和老板闲聊几句,也挺有意思的。老板生意好,也愿意和我这样的老主顾搭话。

十二月初去了一趟土耳其,回来后“福万家”大变样。临街的“袖珍”超市变成了菜篮子,原来的超市往西边再去十来米,面积还是那么小。老板看来是在拓展业务。手头有闲钱,再盘下附近店面,这是一个普通人奋斗的故事。

如今,小“福万家”真正成为了占地百平左右的中等规模超市了。

小区里头本有个菜铺子,老板和老板娘三十来岁,菜卖的贵,一部分人还是情愿出北门采购。我想“福万家”是看上这块差价了。

谁也没想到疫情。

北门出口关了,靠近北门的人出不去,临街的菜篮子也陷入经营困难的局面,一段时间后也被迫暂停营业。福万家超市倒仍在经营,但客流十分惨淡,我每次经过门口,老板和儿子都在门口小凳子上坐着,耷拉着脸。

一次,几位朋友来玩,我下楼去买箱装啤酒,赖着和老板熟,便去了福万家。一箱雪花啤酒要了45元。实在显贵了,我没说出口拿着便走心里思忖着以后不再来这里买。

原因很简单,几日前去顺义,同样的箱装啤酒,那店面装修比福万家好太多,一箱啤酒也卖33块。每家都受到疫情的影响了,当然程度可能或大或小。但一箱啤酒差价十来块,这里面就有文章了。

没有人愿意在同样的产品上多花哪怕一分钱,虽然你一分钟就能挣来五块。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想,等北门开了,我也不会再去那家超市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