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红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我的夢想進度條】距離做壹輩子記者的初衷,越來越遠,也越來越難

發布於
2019年12月摄于伊斯坦布尔

选择这个行业最早,仅仅是源于这么一段话:

“如果说大多数人是活一辈子,那记者至少是活两辈子,优秀的记者可能活三、四辈子。“

单纯是想着多活些时日,多见些世面。幸好梦想成真。


我学财务出生,但做了文字的活计,后来又自修了一些计算机的知识。虽都说不上专业,倒是多了少说几句求人的话,的可能性。

想当初毕业,要成为社会人,开始能够一心给自己口袋里赚钱,每每个月精打细算着,自己的花销之外,能给父母补贴点用,就开心极了,自然每天元气满满。

虽然,初期赴京困难重重,好在那时完全不懂坎坷曲折,艰难险阻,坚信着“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果不然,到如今,该有的拥有,没有的仍旧没有。


做记者,大家总提到“香港记者跑得快,总能拿到一线消息”。这是夸,并非贬损。

内地的记者,如今鄙视链重重。年轻的小记者入行,没有人带,自己摸索,稍一犯错,就难再翻身。

老记者转行做公关,多成了“老油条”,虽然口袋里多钱,美女的肌肤丝滑也能更多机会触碰,但名声开始沦落,不堪。你问他,他倒理直气壮,“我干了那么多年的记者,也总该到多拿点钱的时候了吧”、“我做记者那会儿,你还穿开裆裤,你见过啥世面”、“等你到我这年纪,你可能也会像我这样,说不定还不如呢”……

很难在内地,再见到为了新闻理想努力的人。这是现实,也不是贬损。

前几天,与一位记者朋友聊天,我们聊起各自做这份工作的初衷。我说:“记录生活,等老了看自己的文字,笑一笑就得了。“,我那位朋友说:”喜欢琢磨文字,但现在已经很难活下去了。“……

确实,互联网给了每一个人成为“自由媒体”的可能,但这个“自由”却限制极多,你不能说“猪肉涨价”的话,影响国计民生,影响社会安定……云云,有媒体还因为此被封号多日,此处不提。

互联网也给当局提供了审查和监管的便利,尤为令人愤慨的是,内地的互联网公司,规模越大,市值越高,与管理者的关系越暧昧不清。可以说是“同流合污”,也可以理解为互联网公司为了活着,不得不站队的结果。

那么,互联网成立最早的初衷,“自由”去了哪里呢?


曾经,我想着要做一辈子的记者,一直将记录、写作的习惯坚持下去。

我想找一个能够相对永恒的,不会因为审查而无缘无故删掉或上传不了文章的平台。在内地尝试了很多平台,豆瓣、知乎、简书、微信公众号等等,但后来均因各方面原因坚持不下去,遂作罢。

最近慢慢也想明白自己的身份,尝试着抛开自己记者或者媒体,这个“无冕之王”的头衔。沉浸下来,给自己一点时间写作,观察周遭的变化,记录即可,不必再计较社会影响力这个包袱,不必再考虑说改变多少人的社会思考,那样可能会活得轻松一些。

另外,内地媒体,不管门户网站、垂直媒体亦或是自媒体,大多文章多是标题党、三俗的文字,为了盈利和KPI而推荐至首页的“美女”图片,不看也罢。

顺便,在Matters上,这个相对自由民主,且开放的平台上坚持写作,希望能够坚持更久,当然,还得做一些必要的备份。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夢想進度條

社區活動*我的夢想進度條_2020年歸零再出發

社區活動:我的夢想進度條 倒數三天徵文中!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