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冷

涉媒体从业未遂人员 | Divorcing Patriarchy

幸福生活指南:统计篇

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母猪的产后护理》,拿错书了。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在他的门口,路过了三只大猫,一只是豹子,另一只也是豹子,还有一只还是豹子。

数清楚枣树有几株、豹子有几只 —— 这是统计学的最终问题,是东方的宇宙终极答案。诺贝尔数学奖得主一致认为:答案应该小于 42。

东方哲学是一种更简单、更高明的哲学。

尼采不喜欢统计学。

尼采说:“群体大众越是低级和平庸,统计规则就越是严密,而敏锐和高贵的人聚在一起时,这种规则马上就会去见鬼。在至高无上的伟大灵魂那里,你们的统计学便无计可施了,比如,你们能计算出伟大的艺术家是何时结婚的嘛!”

尖酸刻薄的尼采不是一个幸福的人。

统计学支持上述论点。

百度百科尼采,检索 “悲剧”,有 13 条结果。检索 “幸福”,有 2 条结果,分别是:“人们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幸福” 和 “指望它给人带来自由和幸福,然而结果恰恰相反”。

统计学掐指一算立刻知道尼采悲剧了,尼采还坚持认为统计学无法计算出艺术家何时结婚。可见尼采除了不懂统计,还不懂结婚,更不懂如何结合统计与结婚。

所以,尼采只写出了《悲剧的诞生》而非《喜剧的二胎》。《悲剧的诞生》全名其实是《悲剧从音乐精神中诞生》—— 可见悲剧是无性繁殖的,无性繁殖是悲剧的。

比尼采小几岁的弗洛伊德知道怎么治疗这种过度悲观的统计学白痴。弗洛伊德发明的谈话疗法经白云黑土字幕组汉化如下:

不打针,不吃药,坐这就是跟你唠,用谈话的方式治疗这叫化疗,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母猪的产后护理》,拿错书了。

改革春风吹满地·念诗之王

一首动听的歌曲送给尼采,希望尼采经过春风吹拂,能够弃文从理、埋头统计。如此既可以幸福起来,早日《二胎》,还能够防止西欧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尼采你也不用担心,弃文从理并不会荒废了文学,毕竟理科生也是长嘴的。

2018 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的嘴说:房价过快上涨势头得到有效抑制。

你一听就知道这个人理科很好,而且理科已经好到先富带动后富地让他语文都变得很好了,开口就是一句四阶导数(上涨 + 过快 + 势头 + 抑止),整个北大中文系抓破头皮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这种高级汉语修辞。

一查,这位部长果然是清华的。

建议清华改校训为 “统计学,高阶导,多学理科过得好”。对门北大就用 “不打针,不吃药,坐这就是跟你唠”。cp 磕到了!民政局搬来了!我国 Top 1 之争终于结束了,未来你二人的孩子一出生全是 Top 0!

Top 0 这一跨时代的统计方式不仅将直接推动银河系超一流大学的诞生,更会彻底颠覆 QS、泰晤士等大学排行榜单采取的落伍的、西方中心的、缺少特色的统计方式。

看一组先进的、非西方中心的、有特色的统计数字:

在《母猪的产后护理》登上春晚舞台 18 年后,2021 年春晚在新媒体端总体美誉度达 96.17%。

——3.83% 发微博回应:手滑,抱歉。

——98% 美国人:你们哪一部分是 the other %?

猫眼数据显示,2019 国庆档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上映 101 天后,尽管排片占比小于 0.1%,但上座率仍维持 100%。另一则报道:电影局 302 会议透露,在 2019 年国庆档,三大评分平台就已经被宏观调控;2021 年春节档开分也有一定调控。

—— 猫眼:求职需先考公。

—— 豆瓣:正经硬核理科网站,文青免入。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在他的门口,路过了三只大猫,一只是豹子,另一只也是豹子,还有一只还是豹子。

—— 请问枣树有几株?两株。

—— 请问豹子有几只?零只,不,诶,是三只,我是说,让我再重新说一次,是两只,是的,是两只,应该,嗯。

所以投身统计吧朋友们。

数数是东亚最后的尊严。我一直以为东亚的 slogan 应该是:我们爹,但我们数得清楚自己有几个爹。是时候站起来捍卫东亚的血脉!

卡内蒂说:统计学的本质是清点世界上的一切纸张。

数纸、数爹、数豹子。

番茄、tomato、西红柿。

不要高看了几亿几亿的数字,不要低看了 3、2、1。我们都知道微积分是容易学的,1 + 1 = 2 是难以证明的。三只豹子、两株枣树、一个孩子,更是需要好好统计、反复统计的。

如果《幸福生活指南》应该挂靠一个学科,那就应该是统计学。

统计学不光是高高在上的信仰,也应该成为一项日常爱好。把大数据、大调控、大手笔的经验复制进私人生活,烹小鲜如治大国:数日子 app 用起来,90% 网友都哭了的文章转起来,微博投票这一重要的民主表达渠道参与起来……

赞美数字,赞美百分号,赞美以 0 结尾,赞美再创新高,赞美平滑曲线,赞美四阶导数。

刻舟求剑,what a brilliant idea,时间的流水是虚幻的,唯度量衡不负有心人。

苏联笑话说:“未来是确定的,过去是不可预测的”—— 都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尼采说上帝死了。

我说统计学是新的上帝。

开篇第一卷:《创世纪》。

欢迎移步微信公众号 | 吐冷 Colum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幸福生活指南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