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utong

「衣食當須紀,力耕不吾欺。」

暴大之路 12.11.2019

發布於

暴大之路


上午,一條斜坡路上。

「同學仔,小心啊!」她抱著一箱東西迎面走來。

我只是碰巧穿了黑色衫,戴了口罩。

傍晚,這條斜坡附近的電梯。

「唔該,請問宜家下面係咩情況?」

我愣了一下,忙說:「Sorry,我唔知啊……」

還好戴著口罩,我的臉一定紅了。

夜間,同一條路的幾乎另一頭。

「有無人有CU Link?我哋啲舊生無啊!」

「有無地方可以避一避?如果水炮車入來點算啊!」

她西裝、高跟鞋,向附近的大樓疾行。

我跟在後面,不知所措,只有想:

「圖書館不知能不能開放?」


一段時間後,我加入人鏈。心砰砰地跳。

人鏈在路兩側,黑衣人不斷在路中間或上或下。

走路的,騎車的;年輕的,白髮的。

有記者,有私家車、救護車。

車過的時候,人鏈高呼「睇車!」

一輛車無車牌,有人持傘飛速追去。

送來的物資由上至下傳,伴隨說明或叮囑:

“Ice pack”;「小心,好重」。

需要的物資由下至上大叫著傳聲。

有時聽不懂,只好沉默。還好旁邊的人會接上。

隔壁的男仔粵語好像也有口音。


「手足,唔該你睇住個位。」

第一次被人叫「手足」,那時我已不著黑衫。

人鏈中當然有黑衫,也絕不止黑衫。

有人走過,拿著食物。

「有無人要食?」

「唔使」、「唔使」、「唔使」……

傳到滑稽的物品,笑就隨它一起傳過去。

東西會緊接著來,身邊人不及把手上的傳出,

機智的手足就隔開一兩個人傳。

緊鑼密鼓、應接不暇一陣後,我們都笑了。

救護車駛過,擴音裡說:

「終有一日,我哋會喺煲底相見。」

我們鼓掌、歡呼。


一條蜈蚣從道旁草叢爬出,

路過的黑衣手足用傘頭刺斷它。

分成兩截的蜈蚣還在動。

「燒咗佢。萬一有手足喺度睏。」

於是他們點燃一小片紙皮,燒了那蜈蚣。

路過的車里人側著頭看,笑了,

「原來喺度玩。」


人鏈從路這側過到那側,再從那側過到這側。

向上移幾步,向下移幾步。指令也都是傳過去的。

夜漸深,來往的人和物資少了。

沒東西的時候,可以在路旁或校巴站坐下休息。

當發現要小跑幾步才能傳至下一位,才知人鏈漸疏。

走上來的記者遞過好幾瓶水來,有人說:

「你自己留多啲啊!」

半條蜈蚣還在掙扎。雪白的月亮自東移到西。


後來,上來的人多了,下去的人少了。

人鏈已不成型,隔好幾米才得一人坐在路旁。

我和朋友自嘲:像鬼,有被私了的危險。

走回圖書館,門已敞開著。

我故意由出口進入,不用拍卡。

分散各處的沙發墊上零星睡著幾個手足,

我儘量不在走路時發出聲音。

本欲繼續寫作業,轉念一想,

要保存體力,明天還可以幫手。

將幾個沙發凳拼在一起,安然睡去,

和手足一起。


六點多醒了,

打開FB,知暫時無事,決定回宿歇歇。

走出圖書館,遠處

晨曦在馬鞍山上升起。

「黎明來到」。


17.11.2019


後記:我是一個號稱同情運動,而此前從未參與過的人。偶然在人鏈中幫手,改變了我的態度。雖向來對運動有一定距離感,而那日事關中大,實在無法抽離,近日發覺,不免一驚。這次「戰事」、「守城」和「自治」,值得反思的很多,固不可一味沉溺於共同體的幻想。然當時的感動卻是真真切切,故而寫下這篇四不像,以求對得起山城的月色和黎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