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塔

藝文雜工,影視學徒

旅行

發布於
原來我最擅長做夢。

旅行


同程車上 荔枝灣到東城 黃昏


和A聊了一下午,煙也抽幹之後。到了A要去赴約的時候,B要赴約的心情略減。因為被女伴臨時爽約,更是突覺無趣。而跟A的話題聊到某某個位置,即便可以隨時停下,但兩人卻意猶未盡。


B:往這邊走,我送你上車吧。


A繼續走反方向:我想先去買包煙。


A:你通常都走這麼慢?我沒有別的意思。

只是想知道你會留意自己走路的步速嗎?


B驚訝但也尷尬地說:不同情況不同吧。想快就快,想慢就慢。現在就是現在的節奏吧。


走到OK的門口,A:這裡有去屯門的巴士。


B:我未必會去了。你不用管我。我把你送走再自己想想。


B心裡掙紮著太多跟A後來的話語中是否拒絕了她的好意。


電梯裡


A:我開車送你去車站吧。

B:順路嗎?會不會太麻煩?


A:順路的。


B:我坐車去也就一個站,很快的。


A:那你自己去吧。


OK便利店門口


A:你還沒想好要不要去嗎?


B:嗯,不知道要不要回家。


A:你要不要跟我去東城,然後你自己坐纜車,探索一下。


B不假思索:好啊,反正沒去過。


A的車上


黃昏的時分是B的最愛,她也好久沒有坐上別人的私家車,這讓她在最感性的思鄉時刻聯想到非常多。而美好光線下窗外的景色接踵而至,視覺審美的量杯也滿溢。此時頭腦和眼球的滿足導致多巴胺飆升,刺激而總還未滿。


A播放兩人共同喜歡的盧凱彤的歌曲。恰巧是《卡帶》的尾聲


外面的世界一直加快,而我卻卡在機器裡一直倒帶


B蹦得越來越緊和敏感的神經出現裂縫。偷偷流淚。


A自顧自地說著,B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


A:為什麼我對你來說是旅行的感覺?是一程飛機隔壁的乘客,一下飛機就不見的那種嗎?


B:不是,我想說的只是你給我的感覺是。青年旅館門口小板凳,一起抽煙聊天的住客。抽完煙會吃宵夜。


A:然後第二天會繼續吃個早餐,再一個午餐。一直在吃。


B:可能把。


車開到葵芳,黃昏的光線斜打在建築上,格外耀眼。車開始慢慢進入隧道。


B:我覺得不一起合作寫劇本也挺合適的。


A:為什麼?


B:因為在去旅行啊。我跟你交換過一些東西不再見面。


A:你在我身上交換到什麼?


B:我可以拒絕回答嗎?


A:我先說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強的感受力。我自己非常痛苦,到一個盡頭的時候會什麼都感受不到。


B: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有時候你給我的感覺讓我覺得用語言描述很蒼白。反而限制了我真實的想像。


車上播放到《留一秒》


A:就是這首歌,留一秒給疑惑。


車繼續走。過了青馬大橋,天空很開闊,看到了海。A打開兩邊車窗,開始抽煙:你也脫口罩吧。


B脫下口罩。左轉看著窗外,心情也開始舒展。窗外的一幕一幕都是她太久沒看到的美麗風景,應接不暇,這時她感覺身邊跟她分享這個景色的人也格外美好,應該也情有可原。可是她不想太清晰認識到這點。


夕陽直射A的雙眼,她右手丟開煙頭,左手擋著眼前。


B:我幫你把擋板拉下來吧。

最後一字下口,便想到她想保留更開闊的天空。手又不自主縮回。


A:不用了,我不想遮住天空。


B:我就猜到。


A:又猜到了?


B:這有多難。


A:啊,我怎麼走了這條路。你幫我看看是不是走錯了。好像要沿路返回。


B慌亂一陣,看了看手機地圖,手機顯示時間606,說:對,你走錯了,google讓你去迪士尼掉頭再重複這條路。他說還有20分鐘。


A 抓起B手機要放到導航位置


B:我把你看吧,現在直走。


A拿起自己電話錄了語音訊息:對不起,我要遲到了,大概7點到吧。


沿路天色漸暗。《良夜》響起。 窗外的天空變得不那麼開闊,兩邊多了更多植被。車在迪士尼樂園迴旋路口繞了一大圈。在到東城的路上,兩人的話如陽光一樣暗淡下來。


A哼起背景歌曲,A不熟悉的地方,B也斷續的哼著旋律。兩人的曲調都一斷一續。


車漸漸駛入市中心。《良夜》即將結束,螢幕顯示下一首《早班列車》。


B:我喜歡呢首歌!


玻璃窗把妳反應 讓眼睛可一再纏綿妳

無奈妳那會知我在 凝望這萬千傳奇


願永不分散

祈求路軌當中永沒有終站

盼永不分散

仍然幻想一天我是妳終站 你輕倚我臂彎


A看了看她。B感覺到她的動搖。尷尬地拿出地圖,指了指正確的方向:是這裡。


A粲然一笑:我知道。


B看她的眼神變得溫柔。躲開了看車隔壁公車廂的乘客。


A望她的視線看了一眼。車轉入最後停車場最後的彎道。


A:要喝杯咖啡嗎?


B想儘快晃過神來:這附近有咖啡?


B下車後往車後徑直走去。A在車頭填停車表。


B:你不是應該要上去了嗎?我想在附近走走。


A:我跟他們說了7點,還有時間。


AB 走出停車場


A:這是咖啡店。這裡有吃的也很好,不然住村屋不知道去哪裡吃飯。


B:你陪我到處走走吧。


A:好啊。


B:可是我不知道方向,隨便亂走可以嗎?


A:我也不知道,當然可以。


B:這邊?


A:我也想走這邊。


走沒幾步,A看到河邊的一條通往村屋的路。拉拉B的手:我們走這邊。


走進去一條僅容納兩人通過的窄路,右邊是河道,左邊是牽牛花的花圃。活像村莊孩子最喜歡的秘密通道。


A:這裡真漂亮。


B:對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