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七章完短篇:【命】- 3. 通靈

發布於

媽媽死後的每一晚,我都做同一個奇怪的夢。我總覺得那些符號一定蘊含深意,是媽媽託夢給我的訊息,可是每次的符號都不同,我記不住也看不懂。

我在互聯網搜尋僅餘記憶中的符號,又登入討論區問其他網友,可是都找不到答案。不過,當中有個網友提出了一個有意思的建議:「你的媽媽似乎有話要說,不如找通靈人士幫幫忙,你需要的話我可以介紹。」

我立即發了個訊息過去:「你好,是不是有相熟的通靈人士可以介紹?」

「也不是相熟,只是之前家父過世,我也老是夢見他,便找了個通靈人士,很快便把問題解決。」那個網友很快便回覆了我。

我問:「那個……通靈過程是如何的?」

「那位通靈人士會讓先人的靈魂附在他的身上,然後你就可以直接跟先人說話。像我爸爸那樣,我夢見他時他老是在哭,在叫我的名字,問他甚麼也不回答,直到透過通靈人士的嘴巴,他才跟我說他很冷,要我多燒些衣服給他。」

「看來這位通靈人士真有點辦法的。」我說。

「對,而且收費也不昂貴。我還問那通靈人士為甚麼爸爸在夢中不跟我說清楚,他耐心地解釋,原來先人不可以直接向在世的子孫提出要求,不然會犯上貪婪的罪名,要接受懲罰,但透過通靈人士的嘴巴提出就沒有問題。」

我立即問了他那位通靈人士的聯絡,而且很快致電過去預約了。

那個通靈人士叫四山大師,過了兩天,我來到約好的地點,那是一幢舊式住宅,我沿著破舊又昏暗的樓梯走到三樓,敲了敲一扇黑色的大門。

一個阿姨打開大門,我說:「我約了四山大師。」

「請進來。」

她領著我穿過室內一道長走廊,來到盡頭的房間前。

房間的門沒有關上,裡面透出了紅色的燈光。

我緊張地走進去,房的正中間坐著一個身穿黃袍的中年男人,他的唇上留著一撮小鬍子,神情看來十分莊嚴。

「進來吧。」他對我說,我進去之後,阿姨就關上了房門。

在預約的時候,我已把媽媽的資料給了四山大師,所以現在甫坐下,他也沒有跟我說甚麼,只是邊低吟著邊點起了桌上的兩枝香燭,然後拿著符晃了晃,再把符在香燭上燒掉。

房內的燈光不知為何時明時暗,四山大師有規律地低吟著,可是我卻聽不到他在說甚麼。

突然,他大力地拍打了桌子,房內的電燈瞬間完全熄滅,只餘下微弱的燭光。

我不禁問:「四山大師?」

電燈忽然又亮起,面前的四山大師正用無比慈愛的眼神看我。

我抖顫著嘴唇問:「媽媽?」

「兒子啊!」四山大師的聲音竟然變成了像媽媽的聲音。

我抿了抿嘴唇:「我好想你,你為何託夢給我,卻又不跟我好好聊聊呢?」

「傻孩子,我才過世不久,沒能力託夢太久。」媽媽說。

「你生活得好嗎?」我問。

「很好,但就是想告訴你,要給我燒多些衣服。」

「衣服嗎?」我莫名地覺得有點不妥,媽媽生前十分節儉,一件衣服可以穿多年,平時我想買衣服給她,她也是一千萬個不願意,但現在卻跟那個網友的爸爸一樣,要求多燒衣服。

「那……夢中的符號是甚麼意思?」我問。

媽媽皺了皺眉道:「符號?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你是有甚麼要跟我傳達嗎?」

「傻孩子,媽媽的心意,你總有一天會懂,不用著急。」她說。

「可是……」我本來還想說甚麼,但房內的燈光又突然暗了下來,四山大師「啪」的一聲伏了在桌上。

「媽媽?」我好奇地試探著。

燈光亮起,四山大師像是剛睡完覺一樣,慢慢張開雙眼,莊嚴地看著我說:「完結了。」

「可是,我也沒有問出甚麼來。」我道。

「你的媽媽不想說也沒有法子,她想你自己去領悟。」四山大師理所當然地說:「請到房間外找阿姨付款吧。」

這時,阿姨也打開了房門說:「四山大師,下一位客人要進來了。」

在香港做創作很難,但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希望大家可以在下方為我按5次讚,這將成為我的動力和經濟上的支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七章完短篇:【命】- 1. 媽媽

七章完短篇:【命】- 2. 夢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