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七章完短篇:【命】- 2. 夢

(edited)

媽媽正在漢堡包店門前向我揮手,我高興地向她跑去。

不,媽媽已經死了,所以,眼前的人不可能是她。

我煞停了自己的步伐,遠看著那正在揮手的女人。

她長得真的很像媽媽。

「來啊!來這邊!」她叫喚著,我看看四周,街上的路人行色匆匆,但卻好像都沒有聽到她的叫聲,沒有任何人回應她。

我好奇地觀察著,她向著我這邊叫喚,但過了半晌,依然沒有人回應她。

她突然提起了右手,剛才我沒有留意,原來她手上拿著一個漢堡包店的紙袋。

「我買了漢堡包,快來吃吧!明傑,快來吃吧!」她大叫。

明傑?她在叫我?

我瞇著眼想看真點她的容貌,她真的長得很像媽媽。

「明傑!為何還不過來?我們不是每個星期都吃漢堡包嗎?兒子啊,快過來!」

那個女人……真的是媽媽!也許,她沒有死?

想到這裡,我懷著期待穿過路上擁擠的人群,直向媽媽跑去。

「媽媽!」我想再抱媽媽一次,一次也好,我很想對她說我好想她。

我快步跑到她面前,她慈愛地看著我,那個熟悉的神態,看一眼都令我覺得內心溫暖不已。

「傻孩子,為甚麼定睛看著媽媽?我們快些回家吃漢堡包吧。」她笑說。

「媽媽,你真的沒有事了嗎?」我激動地說。

「媽媽會有甚麼事呢?」她說。

我想起媽媽喪禮的情形,眼淚不禁流了下來,我嗚咽著:「我好想你!」

我俯身向前想抱她一下,但就在這一瞬間,媽媽的臉突然扭曲起來,她的五官正向外化開。

「媽媽!媽媽!」我伸手想去撫她的臉,但我的手指穿過了她的皮膚和頭髮,我這才意識到,她根本不是一個實體。

媽媽的頭部、雙手、胸口、肚子、雙腳……就連手上那盛著漢堡包的紙袋都化成了一束束綠光,每束光都快速地向上飛,仔細一看,綠光是由發亮著的字母和符號組成的。

「v、a、r、i、{、f……」我細唸著逐個飛走的符號,可是一直到媽媽消失在我眼前,我都沒有參透出這些符號的意思。

媽媽在我眼前消失,我跌坐在地上發呆,啜泣,大哭。

我像個小孩子一樣放聲哭著,路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我,我緊緊閉上眼睛想止住眼淚,卻止不了哭聲,我的哭聲突然失控地變得極大聲和刺耳,我嚇得霍地睜開眼睛,卻驚見街道、路人、店舖、汽車全都不見了。

四周只有漆黑,寂靜的環境中只有我自己的哭泣聲。

我在自己的房間內,剛才的一切只是夢。

在香港做創作很難,但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希望大家可以在下方為我讚,這將成為我的動力和經濟上的支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七章完短篇:【命】- 1. 媽媽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