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那些細思極恐的短篇故事:謀害

發布於


自從搬來新居後,我就沒有好好睡過。

這個世上有很多奇怪的人,明明跟他/她從沒交集,他/她卻會無端憎恨你傷害你。

「咚!咚!咚!」我在床上輾轉反側,樓上住客的冷氣機已經滴水大半個月了,我有向管理處反映過,但係情況仍然沒有改善。

「轟!轟!轟!」我躺在床上,天花板上發出巨響,樓上住客不知在搬甚麼。

我用我最大的耐性忍受著,我很想好好睡去,但是人的容忍度是有限的,我憤怒地跳下床,打電話到管理處投訴,我嚷著要管理員來我家聽一聽有多吵。

過了一會,管理員來到我家,但是他一來,噪音就沒有了,我覺得非常納悶,但仍堅持要管理員到樓上去叫那個住客安靜點。

通常在我投訴後,樓上會安靜一段時間,但過了不久又會繼續。

我的精神很差,有一天我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我進電梯按下我所住的11樓按鈕,有一對夫婦也走了進來,他們按下了12樓的按鈕。

本來我也不以為然,但是卻奇怪地感到有人盯著我,我側頭一看,那個女人正仇視著我,她還做了個口型對我說了句髒話。

我有點害怕,一不小心手一抖,本來拿著的鑰匙掉了在地上。

那個女人彎身幫我拾回交給我,我盡力保持禮貌地說了一聲謝謝,但她卻在我耳邊低聲說:「今晚我不會讓你好好睡的。」

我怕得要命,幸好這時電梯來到11樓,我狂奔出電梯,幸好她沒有跟上來。

晚上,我把家門鎖好後躺在床上,樓上噪音又開始了,我不知道我有甚麼得罪了那個女人,我懷疑她是一個神經病。

過了幾天,我終於知道答案,因為我在公司遇到她,她竟然成為了我的新同事。她在茶水間靠近我說:「從今起,我日夜都在你身邊,你不要勾引我老公,不然我就不會只是讓你失眠這麼簡單。」

我驚慌地說:「我沒有!我對你老公沒有興趣,你這個神經病!」

她笑了笑:「還不承認?那就不要怪我了,我會令你一無所有的。」

我尖叫:「你這個瘋女人!」我捧起咖啡機轟向她的頭部。

其他同事跑過來拉住了我,那個瘋女人頭破血流地躺在地上。

幾天後,我在一間白色的房間內,有一個警察和一個醫生跟我在一起,他們說我的住所樓上根本沒有人居住,我說的那個女人是住在12樓另一個單位的,她不承認故意騷擾我和跟我說過那些恐嚇的說話。而且,我公司的新同事也根本不是她,新同事是住在另一區的。

原來,警察和醫生跟那個瘋女人是一伙的,他們困住了我,他們要謀害我。

過了一會,那個瘋女人穿著護士制服進來,她陰險地說:「吃藥吧,你逃不出去的了。」

在香港做創作很難,但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希望大家可以在下方為我按讚,這將成為我的動力和經濟上的支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