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14. 愛情 VS 麵包

上集提要:智琪殺死了白衣人隊長,心理上承受了很大的衝擊,在阿添和阿琳的幫助下稍為回復過來。他們終於來到智琪女友阿純的家,原來阿純因為表哥在相關機構工作,所以只要阿純到表哥家做家務,就可以分到食物……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阿純離開了家門去她表哥處做家務,我禁不住嘀咕著:「阿純真是世上難得的好女人,不只聰明,而且又不像阿琳那樣吃飽就睡。」

阿添停下了他拉筋的動作,輕聲說道:「但是阿琳長得很可愛。」

我大聲笑了起來:「哈哈,所以你承認你對阿琳……」

我話未說完,卻聽到阿琳大叫的聲音:「甚麼?」繼而看到她從房間跑了出來。

阿添慌張地說:「我們才没有說甚麼?你聽錯了!」

阿琳一臉疑惑看著我們說:「甚麼聽錯?你們在說話嗎?」

我跟阿添面面相覷,我便問:「那你為何大叫?」

阿琳揚了揚手道:「對了!我剛醒來發現原來已經六時多,我不是答應了阿純要幫她表哥做家務的嗎?」

「是,不過你睡得像豬一樣,她剛說不用你了,她自己去就可以。」我道。

「甚麼豬?」阿琳抗議著,然後又說:「那我現在過去,阿純說過她的表哥住在一樓。」

「還以為你不想去呢?」我說。

「也不是很想,不過……」阿琳頓了一頓再說:「你們兩個救了我,阿純又分我食物,我總不能甚麼都不付出。雖然我覺得阿純的表哥這樣把本應分給市民的食物私藏是十分不對,但我只是想幫阿純。」

「嗯。」我點點頭。

阿琳呼了一口氣,道:「那我去一樓吧!」

阿添凝望著阿琳道:「辛苦你了。」

阿琳離開後,阿添說:「不只生得可愛,性格也不錯。」

我斜睨著他:「如果我們都能生存下去,我最希望你和阿琳結婚時會請我吃大餐。」

阿添白了我一眼:「等你先結婚再說吧!」

我瞪了他一眼,没有再鬥嘴下去。

我看了看阿純家中四周,提議道:「反正閒著,不如我們幫阿純家打掃吧!」

阿添點點頭:「好,我也想做個好男人。」

我轉身去洗手間拿出打掃用的抹布和清潔液,這時門鈴竟然響起。

我跟阿添對看了一眼,一時間內心湧現出很大的恐懼感。

我殺死了白衣人隊長,會被人知道後上來抓我嗎?我和阿添二人同在這裡,會因為没有孤獨抗疫而被人捉走嗎?門外的人到底是誰?

我們兩個屏息靜氣地靠近大門,這時門鈴又再快速地響了幾下,似乎門外的人非常著急要進來。

阿添做了個手勢讓我停住,他把臉靠向防盜眼看出去,然後說:「唓!原來是阿琳!」

說罷他便打開門,只見阿琳氣急敗壞地衝到我面前,道:「智琪,不好了!不好了!」

「甚麼事?」我問。

「阿純她……」她欲言又止。

聽見她說起阿純,我立即緊張起來問:「甚麼事?阿純發生了甚麼事?她在哪兒?」

「她……在一樓。」阿琳說。

我立即衝了出去,快速按著電梯的按鈕,但阿琳卻跟著衝出來拉住了我。

「你……你還是不要去。」阿琳說。

阿添也跑了出來,追問著阿琳:「到底甚麼事?你快說吧!」

阿琳卻低下頭紅了臉,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時電梯門打開,我也懶得顧阿琳了,直接就跑進了電梯,他們兩個也走了進來。

阿添不停問阿琳發生何事,她卻一直不回答,我的雙眼則一直盯著電梯上方的樓層顯示,直至顯示著「1 」字,我立即衝了出去。

大廈每層有三個單位,本來我也不確定阿純表哥住在哪一間,但是我一走出電梯,就聽到阿純的聲音。

「啊……」那是阿純嬌喘著的叫聲。

「我愛你,阿純!」是一把男人的聲音。

我即時臉色也綠了,他們歡愉的叫聲大得響遍了一樓得電梯大堂。

我緊握著拳頭,衝上去想要拍門,阿添卻一把拉住了我。

他壓低聲線說:「你真的要親眼看嗎?」

我没有猶豫,而是直接甩開了他的手,大力拍著門。

「開門!開門!」我大叫。

過了一會,門開了,一個奇醜無比、裸著上身、下身只圍了毛巾的老男人出現在我面前。

「你們這麼多人在做甚麼?」他怒叱。

這時,阿純衣衫不整地從後走來,驚訝地看著我。

當阿純真實地在我面前,我竟說不出一句話,我的嘴唇在抖顫,拳頭緊握著卻動彈不得。

「搞甚麼這麼多人?不用孤獨抗疫嗎?」醜男兇神惡煞地說。

「你也没有孤獨抗疫!」阿添反駁。

醜男還未回應,阿純竟衝了上前,搭著醜男的肩膀說:「傑哥,他們是我的哥哥和弟妹,可能我太久没有聽電話,他們擔心我才來看我的。」

「哥哥和弟妹?」醜男疑惑地看著我們。

「對,」阿純看著我的雙眼,揚了揚眉道:「你們在家等我,我一會回來。」

「一會?你現在不跟我們走嗎?」阿添說:「再說,我們甚麼時候變成了你的……唔唔唔……」

阿琳突然用手指捏住了阿添的上下唇,令他没法說話。

阿琳說:「姐姐,那我們先回去。」

「嘖!」醜男怒氣未消地說:「真掃興!」

說罷他大力關上門,我旋即聽到他在門後說:「阿純,我們繼續吧!」

我呆若木雞地站在他門前,眼淚慢慢地流了下來。

我憤怒,我不解,我想起阿純剛才凝視我的眼神,她明明想向我表達甚麼,但我不懂。

屋內再次傳出那令我難受的叫聲,我低下頭掩著耳,跑進了電梯。

我們回到阿純的家,阿添問阿琳:「怎麼了?剛才為何捏著我的嘴唇?」

阿琳再大力又捏了他一下道:「你真蠢!」

阿添不解地道:「甚麼?」

「我看到阿純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願意!她一定有苦衷!」阿琳說。

「甚麼苦衷?」阿添問。

「我怎麼知道?但女生的眼神只有女生懂!」

「甚麼?那根本没有理據!你……唔唔唔……」阿添嚷著。

阿琳又捏住了他的嘴唇,再柔聲地說:「不要再吵了!讓智琪靜一靜。」

我一直沉默地坐在一邊,怎樣想也没法把事情想得通。

過了半小時,阿純終於回來。

她在門邊的櫃子放下了一袋東西,然後低下頭紅著眼走到我面前,阿添和阿琳也識趣地躲到了房間去。

我想質問她,但她先開了口:「對不起,那個不是我表哥。」

我怨恨看著她,她再說:「他只是我的街坊,但他一直都愛我,只是我以前總是拒絕他。」

我終於開口:「那為甚麼你現在不拒絕他呢?你們歡愉的聲音我都聽得一清二楚。」

「智琪,」她嘆了一口氣,轉身拿起剛才放下的那袋東西,遞到我面前說:「這些和餐桌上的,你都帶走去找伯母吧!」

我瞄了瞄袋中的東西,那全是食物。

原來阿琳說阿純有的苦衷,就是食物。

我的怒氣突然全消,變成了哀傷和憐惜的情緒,一把擁住了阿純。

我嗚咽著說:「你為何要這樣?」

「是他跑來告訴我不會再有補給品的,這是他讓我活下去的方法。」她淡淡地說,眼角流下了豆大的眼淚:「對不起,我也不想這樣。」

「你不要再這樣做了!我會為你找來食物的!」我緊緊抱著她。

她卻慢慢拉開我的雙手,說:「你過來找我,我真的很開心,但是你一點食物都没有找到過來,還要吃我的食物不是嗎?」

「阿純,我只是未找到食物!你跟我一起找媽媽,到時我們會找到食物,會生活得很好的!」我著急地再抱緊了她。

她卻說:「我怕未找到伯母我已餓壞了,對不起,我真的一點也不想捱餓。」

她把那袋食物塞給我:「我們分手吧!你已經不是可以給我幸福的男人。」

的確,我是一個没用的男人,我没有找到食物給阿純,還帶多兩個人來一起吃掉了她跟醜男做愛而得來的食物。

阿琳這時從房間走了出來,拉著阿純道:「阿純,你根本不愛那個男人,你愛的明明是智琪!我們一起走吧!」

阿純冷冷地說:「少女才會選愛情,我選麵包。」

阿琳搖搖頭:「你不是這種人,我看眼神就知道。」

「是嗎?你不記得本來我想你跟我去一樓的嗎?我是想讓你跟我一起犧牲,反正傑哥說過有機會想試點刺激的,那就會給我更多食物!」阿純說:「可惜你剛才睡了,我便打算明天才帶你去,怎知道你們會發現了呢?」

阿添聽罷緊張地跑出來:「你太過份了!竟然想帶阿琳做那種事?我可不會放過你的!」

阿琳又捏住他的嘴,說:「阿純不是這種人。」

阿純没有再理他們,而是看著我道:「我在他身邊會活得好好的,你不用擔心,也不用再掛念。」

我點點頭,一個没法給另一半幸福的男人,還有資格說甚麼呢?

我把她塞給我的食物放回餐桌上,然後默默地打開大門離去。


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13. 權利

長篇小說《沒來書》11. 餐蛋飯

長篇小說《沒來書》10. 被捕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