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長篇小說《沒來書》7. 紅磚大學

上集提要:原來白衣人到處巡邏,是要抓捕沒有孤獨抗疫的人。智琪和阿添躲過了白衣人和瘋婦人的追擊,一直來到海底隧道。他們走進隧道,竟見到兩個白衣人脫下了面罩在抽煙,靈機一觸的智琪用詭計騙過了他們,並要求他們脫下裝備……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兩個白衣人面露不滿意的表情,但還是默默地脫下了所有裝備。

他們二人慢慢離開稍為陰暗的隧道,走向外面的世界。

我不曉得他們為甚麼會成為巡邏隊,而巡邏隊是自願的,還是被徵召的?隊員本來是甚麼人?他們的背景是如何的?

我們一直瞪到確定他們已完全離開,才鬆了一口氣。

阿添抓抓頭髮道:「智琪,想不到你這樣聰明,而且演技一流,這麼幾句說話就把白衣人嚇走了。」

我回答:「我是大人,人長大了就算不是立壞心腸,卻也總會耍一點詭計。」我邊說邊彎身拾起地上的裝備遞給阿添:「快穿上吧!」

我們快快穿上裝備,在這個時勢,穿上白色保護衣,假裝加入那些跟我抱持相反觀點的人,內心反而覺得安心,真是莫大的諷刺。

我們在稍為陰暗的隧道中前進,這兒總比外面的大街大巷安全,而且剛才兩個白衣人擠在這裡吸煙,隧道裡應該是巡邏隊不會來到的地方吧。

不知是內心納悶還是裹在保護衣中太侷促,又或是太過安靜的空氣和半夜到現在發生的事,都令我覺得太不現實,在這幾年間,我以為我已經明白了甚麼是荒謬,但原來荒謬比我以為的還要難以想像。

也許阿添也覺得太納悶,他先開口道:「你的媽媽會去了哪裡呢?」

我搖了搖頭:「我沒有頭緒,之前通話時她也不告訴我,她一個人可以去甚麼地方呢?」

「或者她知道一些本來就沒人住的地方?例如親戚朋友多出的物業之類?」阿添問。

我再次搖了搖頭:「我沒有這麼富有的親戚。」我嘆了一口氣,想換個話題,便問:「對了,你是獨生子?父母一直都在外地?」

他點頭道:「是,我沒有兄弟姐妹,爸爸媽媽都是做生意的,他們間中就要去其他國家。」他嘆了一口氣:「不知他們在外地怎樣?他們的電話也沒法接通。」

「外地應該好點吧?我想他們也正在擔心你。」我說。

「所以……我真的要努力活下去。」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一定可以平安活下去的。」

「對,我還沒有交女朋友呢!」

「哈哈,」我笑了起來:「我也是到三十多歲才第一次交女朋友。」

「我應不會等到三十多歲吧!比你英俊多了!」他也笑了起來。

「戴著口罩也看到嗎?」我瞪了他一眼,卻想起在裝備下,他根本看不到我的眼神。

他沒有回答我,卻換了個話題問:「智琪,你有甚麼夢想?」

「我?」我被他的問題嚇了一跳,過了良久才說:「這問題有點難說。」

「怎麼會?不是人人都有夢想嗎?」

即使我看不見他的表情,也可以感覺到他的天真。

我抿了抿嘴唇道:「在辛辛苦苦置業後,我的夢想大概是結婚吧!可是跟女朋友阿純又好像未走到那一步,我是愛她的,我知道她也愛我。」

「那為甚麼不結婚?」

「我有跟阿純聊過,她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很遷就我,可是她似乎不太想跟我媽媽住。」我淡淡地說。

「女人之間都會很煩嗎?那你搬去她家住吧。」他問。

「嗯,之前不可以,因為她家比較小,待疫情完了就可以了。」我垂下了頭。

「為甚麼?她要買更大的物業了嗎?」

我苦笑了一聲,說:「阿純本來跟她的爸爸媽媽一起住,可是就在疫情初期,他們都染上病毒過身了。」

阿添禁不住他的詫異,卻明顯地壓著聲線道:「節哀……這時勢我還在談夢想,你一定覺得我太天真了吧?」

「能有夢想,才有動力生存下去。」我說:「那你的夢想是甚麼?」

「我想當個中學教師。」他回答。

「這時代當教師也不容易,有很多不合理的限制。」

他聳聳肩:「不過這兩年都停課了,我真不知何時才能畢業呢!如果不做教師,或者我會再深造讀書,當一個生物學家。」

「生物學家?」我眨了眨眼道:「這職業真要去外國做才行。」

我們就這樣東聊西聊,也沒有為意走了多久,終於來到了海底隧道的出口。

之前進海底隧道時,天空還有一點陽光,可是現在卻是下著微雨。

穿著白色保護衣的我們雖然相對地安全,但是也不可以大意。

我指了指隧道出口旁的紅磚建築物道:「我以前在這裡讀書。」

阿添說:「真巧,我喜歡的女生也是,她在這裡讀設計。」

「她現在甚麼狀況?你想去找她嗎?」我問。

他搖搖頭:「我不知道,我連她電話、地址都沒有,她的社交網站頁面也很久沒有更新了。」

「怎麼你連她的電話都沒有?」我問。

「她是我的中學同學,但我根本不敢跟她說話。」阿添嘀咕著說。

「你條件好,又是運動健將,為何在喜歡的女生面前這麼膽小?」

阿添低下頭說:「她太完美了。」

「那麼,等疫情完了,你就在社交網站約她出來!要是你害羞,我可以為你獻計。」

「唓,你也才交過一個女朋友,有資格教我嗎?」

我握著拳頭作勢要揍他,然後禁不住自嘲了一下:「算了,我又打不過你。」

在緊張的氣氛中,我很慶幸有人跟我這樣東拉西扯,至少可以緩和一下氣氛。

隧道出口這邊是一堆商業大廈,大廈玻璃幕牆的塵埃被雨水洗擦掉,閃亮得讓我差點以為這個城市重拾了光輝。

我們不敢走天橋,怕太惹人注目,只好沿著天橋下的馬路及籃球場旁的行人路前進。

從前我在這大學上學時,間中就會去這個籃球場打球,也會去附近閒逛,所以這邊我十分熟悉。

這時候我們正向著一幢商業大廈走著,玻璃幕牆反射出對面大學校舍的樣子,突然,我察覺到鏡像中的紅磚建築有些異樣,建築物的頂部竟有煙硝冒出。

我立即回頭看看,卻没有看見煙硝,那一幢一幢建築物就只是死氣沉沉地待著。

但當我重新再看玻璃幕牆,卻看見更多濃煙從紅磚大樓頂冒出,多得像是火災一樣!

我還未及回頭看,卻看到鏡像中有幾個人影在校舍的頂樓,然後一躍而下!

「啊!」我驚叫了起來,同時轉身望向大學。

「怎麼了?」阿添問。

「那兒……那兒……」我指向大學那邊,卻說不出一句話,因為那兒甚麼異像都没有,没有煙硝,也没有人影。

「甚麼?.阿添一臉不明白。

我又回頭看回玻璃幕牆,卻只反映著一幢幢平常不過的紅磚建築。

「我……我可能累了,有點幻覺。」我瞇著眼。

阿添說:「喝點水吧!天氣雖然不算太熱,但是我們不停走路,說不定你有點中暑。」

我點點頭,從背包裡拿出水樽,正想大口大口地喝水之際,阿添卻把我叫停。

他翻開他的背包,拿出了一小瓶白色粉末,說:「加些鹽進水裡才喝吧,會感覺好些的。」

「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長篇小說《沒來書》 1. 孤獨抗疫

長篇小說《沒來書》4. 悲劇

長篇小說《沒來書》6. 白衣人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