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5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那些細思極恐的短篇故事:鄰居的狗

發布於

拍拖半年,Herman便跟我求婚,身邊的家人、朋友都怕我一時衝動結婚,怕我不夠了解他,不過我還是堅持己見。這半年間,我跟Herman過得十分快樂,我深信他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一個。

我們結婚後不久,便搬到了自置的物業。雖然新居不算大,但總算是我們用血汗錢換來的安樂窩,我們都十分珍惜。

一切看來是那麼美好,除了鄰居養的那隻狗。

每次Herman經過鄰居家門時,那隻狗就吠得特別厲害,甚至可以聽到牠發瘋撞向木門的聲音。

有一次,我遇上鄰居,她看來十分和善,我便趁機向她反映她的狗隻問題,想不到她竟然十分不負責任,說她的狗一向都很乖,反怪Herman影響了牠。

我回家跟Herman說,他卻不以為然地說:「我不喜歡狗,想不到原來狗都不喜歡我。」

就這樣過了一段日子,有一天我跟Herman回家時,正好鄰居要外出,在她打開門時,那隻狗竟衝了出來,想要咬Herman,幸好鄰居及時把狗拉住。

我氣沖沖地指責鄰居,要她一定要監管好她的狗,不知為何,那隻狗一直盯著Herman,眼裡充滿仇恨。

Herman把我推了入屋,要我冷靜下來,還說只是狗隻不聽話,這樣會令鄰居很難做。

Herman真是太善良,這情況下,竟然還照顧鄰居的感受,他剛才可是差點受傷了呢!

既然Herman這樣說,我也不好再說甚麼,只是著他以後出入小心點。

過了幾個月,有一晚我加班後回家,見到鄰居氣急敗壞地跟保安員說話,原來她在下午放狗時,狗突然走失了,找了大半天都找不回。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內心還是有點高興,反正牠的狗那麼兇殘,走失了對Herman可能是好事。

我暗自慶幸著,回到家時,卻看到Herman一個人在房間正看著一盒東西。

「Herman,我回來了。」我說,但他沒有反應。

我疑惑地走近他,看到他面前的盒子內有數百顆白色的粒狀物。

「Herman?」我忍不住拍了拍他。

他回頭看我,面上掛著微笑。

「Herman,這些是甚麼來的?」我問。

「是狗隻的牙齒,我從十多歲就開始儲了,今天又添了新的,真高興!」他興奮地笑說:「還有,你不用擔心,鄰居的狗不會再出現了。」

這一刻,我好像知道,為甚麼鄰居的狗之前會吠他了,我好像真的嫁錯了。

在香港做創作很難,但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希望大家可以在下方為我按讚,這將成為我的動力和經濟上的支持。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