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篤

香港創作人,已出版 16 本作品,擅長寫故事。 FB/IG :sisterduk ; 個人網站 :sisterduk.com ; Spotify/Podcast:篤公篤姐

七章完短篇:【命】- 6. 逃

發布於

雖然我不完全懂他們在說甚麼,但那老人明確說了要對我不利!

我的心砰砰狂跳,想用手掩住嘴巴,以免因太震驚而發出聲音。可是,就在這時,我一時著急,一直握在手中的手機就掉了在地上。

「啪!」是手機跟地面的碰撞聲。

「啊!」是老人和眼鏡男看到我後發出的叫聲。

「是陳明傑!」老人指著我。

「糟糕,看來他甚麼都聽到了。」眼鏡男壓低聲音說。

我嗅到危險的氣味,連手機也不顧,嚇得轉身就跑。

「別走!」「不可以放過他!」

午夜時份,街上連路人都沒有,他們二人在後面追著我,我害怕得在大街小巷街穿插,希望擺脫他們。

可是由於我過去太努力讀書,疏於運動的我被他們愈追愈近,眼見他們快要追上我,我實在膽怯得要命。

幸好,他們追趕著我來到我以前上學的校區,我對這裡的環境十分熟悉。

我先引他們在大街上追逐,經過一條小巷口時,便閃身轉了進去,在小巷間拐了很多個彎後,我打開了一扇門。

這扇門是一間小食店的後門,我曾聽學校的一些不良學生提過,這店的後門並不會上鎖,那些學生有時會躲進去抽煙,或是離家出走時作為晚上的去處。

這個晚上,門後沒有其他人,就只有我。

我屏息靜氣地坐在門後,打算就這樣等到天亮,畢竟現在外面一個路人都沒有,我沒法向其他人求救,而且這樣在空無一人的街上走,也很易會被發現。

外面寂靜無聲,我猜他們一定正迷失在不同的小巷間,但當我稍為放心之際,門外卻傳來了兩個人的腳步聲。

「這個校區是誰負責編程的呢?竟然弄得這麼複雜。」這是眼鏡男的聲音。

「我怎麼知道?這樣下去想找到陳明傑也難。」老人說。

「雖然不可以改動這裡的環境,但我們可以看看這校區的程式碼,或許有一些小巷我們剛才遺漏了未有檢查。」眼鏡男說。

「說得對,來看看吧。」

老人說完這句後,外面安靜了下來,可是我肯定他們仍在門外,因為我並沒有聽到腳步遠去的聲音。

我的內心滿是不安,過了良久,終於又傳來了眼鏡男的聲音:「依程式碼看,幾條小巷我們都確實查看過了,卻沒有見到陳明傑的蹤影。」

老人說:「那即是說,他已離開了這裡?」

「未必,你看!我剛發現了有趣的東西。」

就在他這樣說時,我的頭部突然劇痛起來,店內的桌子、椅子、雪櫃、牆壁、木門等都忽然像夢中的媽媽那樣,化成了綠色光束。

但是這一次,跟夢中的不一樣,因為我終於看得懂光束中的符號。

那些符號不再是雜亂無章,而是有意義地排列著,修讀計算機科學的我,赫然發現自己全都看得懂!

眼前的是一列又一列的程式,我定晴細看,程式所編製出來的是一條又一條縱橫交錯的狹窄通道,通道旁邊連接著一些空間,有些空間有可開關的門相隔著,有些則沒有。

我透過程式碼想像編製而成的具體環境,愈想像卻愈震驚,因為這個環境就是我所身處的校區!

我突然好像聽得懂所有眼鏡男和老人的說話,依他們所說,這個校區是由程式碼創建出來的虛擬空間,而我和媽媽也都只是用程式寫出來的!

我大力地搖搖頭,不對,這個說法太荒謬了!可是,我旋即又猶豫了,如果不是這個說法,還可以怎樣解釋他們的說話和我所遇到的一切?

這時,老人的聲音又傳了進來,我眼前的景物瞬間又變回正常。

他說:「啊!程式碼顯示,這小食店的後門是永不會上鎖的。」

「對,來碰碰運氣吧!」眼鏡男說。

在香港做創作很難,但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希望大家可以在下方為我按讚,這將成為我的動力和經濟上的支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七章完短篇:【命】- 1. 媽媽

七章完短篇:【命】- 2. 夢

七章完短篇:【命】- 3. 通靈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