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劍邪

我只是寫一些小短文和散文的的菜鳥作家,請各位前輩及讀者指教和讚賞、及打賞,拜託了🙏。

醒悟吧!別再墮落了

(edited)


某年某月某日,天欲晚。散步的貓踩著 月光古老城堡傾斜搖晃,時鐘準時停在午夜報響。夜晚星空 你只看見最亮的那顆散場後 落幕後 誰關心你想甚麼 誰在乎你做什麼。黑夜靜默如迷,再一次提起筆。心裡的嘆息,變成雨。把悲傷寫成詩默讀。回憶如歌,生命如歌,蜿蜒曲折,沸騰清澈,一字一句。都是我的捨不得,最後一刻我們能留下什麼。虛空的配合腐蝕著,心在控著愛摔在黑洞,卻變成裂縫美好在崩落。我坐在搖椅上,看著天上的星星和皎潔的月亮,嘆了一口氣,突然覺得好累,想放開一切,想讓腦子靜一靜。時間滴答滴答地作響,古老鐘已響起。


回憶的跑馬燈開始轉起,痛苦的記憶開始浮現。我又再被拉到黑暗旋渦裡,在這裡我無法呼吸,非常痛苦。痛苦地昏了過去,再次醒來,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為何又會在這裡,再仔細一看這裡,原來這裡是又黑、又冷、又暗深海的海牢裡。腳上鏈著一條鐵鍊,我掙扎著想擺脫,但最後我還是放棄了!漸漸地我累了慢慢地睡著了。醒來又再次掙扎,時間一天一天過去,我放棄掙扎了,我躺在地上想著與其掙扎,還不如放棄任何希望,因為我也逃不出去了。這幾天我想著有時候多麽希望永遠別長大,多麽希望自己還是個孩子,沒有破碎的心,也沒有痛苦的眼淚。長大後就會隱藏自己口是心非,傷心的時候能夠騙過自己。夢已破碎,我的眼淚和後悔。原來我們的心中都藏著一個魔鬼,他會影響我們的意志,讓自己一蹶不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魔鬼,常常在夜闌人靜的時候跑出來,讓我們的情緒變得脆弱敏感,難過不安。你是惡魔,而我為你傾倒,成為你虔誠的使者,從此你就是我的信仰,而我化身惡魔。我試著看清黑暗裡的東西,因為我怕黑暗會將我吞噬。不過再這段期間裡,我早已被黑暗侵蝕我的內心深處了,我放棄回到殘酷現實生活中了。突然有種聲音傳到我耳邊說:「墨月,你想要去我打造美好世界裡生活嗎?我說:「你是誰,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還說要把我帶到你的打造美好世界裡,有何目的。」,他說:「不要管我是是誰,我再問你一次想不想去我打造美好的世界裡,還是繼續待在這裡,永永遠遠地關在這裡,永不見天日。」我思考很久,我還是答應了,因為我不想待在這裡永不見天日!突然之間,就換了新的地方。我看了四周,心想著,這裡好美啊!是我理想住地方,後有山,前有河右邊梅花樹以及左邊有大片百合花,而中間是我喜歡兩層式的木屋,這裡是充滿芬多精地方,我現在狀態是放鬆的狀態,跟之前的地方是天壤之別。讓驚訝的是逝去已久的父親出現在我面前,我眼眶泛著淚,說出了平常叫我爸的習慣,那就是臭老爸,在抱怨中的我說:「臭老爸,我好想您啊!為什麼那麼早拋下我們,自己提早先走一步呢?你走之後,叔叔、阿姨們都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苛刻對待我們。我真的真的很討厭他們,邊說邊流淚。」爸爸走向我身邊,安慰我,也說聲抱歉,也說了從今天起再也不離開我們了。這時我抱住了爸爸,向他撒嬌了好久好久。在這時媽媽叫了我們,媽媽説:「趕快回來吃飯」,我看到眼前的媽媽是完全身體健康的,好像沒出過車禍一樣,在我眼裡完全不敢相信,這是夢嗎?還是假象,我真的搞糊塗了!我開始害怕起來了!再這時候,熟悉的聲音傳到我耳邊,說:「墨月,這不是你想要幸福的世界嗎?那我就實現你的願望了,讓時間停止在幸福時刻不好嗎?為什麼要害怕呢?你好好享受幸福時光吧!」我聽到他說的話被說服了,是啊!我想那麽多幹嘛呢!我好享受幸福時光吧!他說:「你能怎麼想就好了!再見。」我說:「等等我還沒問你是誰啊!別走啊!」,還有他為什麼知道我害怕呢?算了,別想了,我回到家裡吃飯去。


我回想過去的痛苦,在夜裡常常驚醒,看到日出日落,夕陽西下,夕陽已染紅了大地。這種場景我看無數次,在別人的眼裡,這種場景是美的,而在我眼裡是黑白的,好像人生失去了色彩,彷彿我的人生是黑暗的,看不見眼前的光明。從此我跟世界與世隔絕,也在心裡築一道牆以及在心裡上了一道鎖,不讓任何人進入我的內心深處世界裡,而且我把真正的自己關進一個黑暗又寒冷的籠子裡面,而我戴上面具來附和這個醜陋的世界以及與人的相處,就是讓人捉摸不定和讓人知道內心有個懦弱的我,但有些面具戴的太久就摘不下了。所以我強顏歡笑來面對任何人,這是因為我對任何人都產生警戒狀態,除非是我熟識、親密的人才會卸下心防,讓他們走進我的內心深處,了解真正的我。


從小到大的我總是很壓抑自己的心情,把所有不開心事情都往肚裡吞,也從來沒有把煩惱說出來,也不想讓人知道,所以常常在夜裡偷偷的哭泣,有時候看著外面下著雨的天氣就會默默的流淚,連聽音樂也是。


在人生成長的階段中,我過得並不是很快樂。小時候常看到父母跟爺爺奶奶吵架,看到他們吵架我就會躲回房間避難,不想聽到那些聲音。到了國中的時候,我看到爸媽吵架了,那時他們就開始冷戰了,每天晚上我都很擔心媽媽會做傻事,所以我容易淺眠及對聲音很敏感。國一到國二,因為身材而被嘲笑及霸凌,那時的我感到很無助也很難過,到最後我崩潰了,父母才知道我在學校被欺負了,這件事老師也知道,但處理都造成反效果。到了國三我爆發了、憤怒了,也開始反擊了,他們才停止對我的霸凌,渡過國中那段時間,曾經有輕生念頭,但我一想到我親人會難過就打消念頭了。


在人生成長的階段中,只有高中時期是最快樂的,因為我人生中最要好的摯友,那時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快樂,心情也很愉快,也卸下所有我的心防,讓她們走入我內心深處,我真的感謝我摯友陪伴我到現在。到了大學時代,才是夢魘的開始,從以前到現在為止我很討厭分組,因為我總是剩下的。到了大三要實習,剛開始常常會被主管罵,不過剛開始會很沒自信而感到自卑,但到最後熟悉之後,就很少挨罵了,也交到了朋友,很開心。不過到了大四就不一樣了,是因為專題事情,我們這組常常意見分歧,為了一點小事而吵架,也開始互相推卸責任,在我的眼裡,我們這組就像一盤散沙一樣,做到最後才慢慢地團結起來,但還是達不到指導老師的要求,常常被挨罵,所以又開始互相推卸責任,到最後矛頭指向我,開始責怪我,把我之前所努力的一切化為烏有,我很受傷也很難過,這時我很無助,開始哭了起來,哭了很久,因為我真的被傷到了。到最後我開始冷戰,不想理她們,之後她們找我談清楚還講開化解彼此的誤會,不過我的心又再痛一次,我真的很委屈,我的付出一切努力妳們真得沒看到嗎?雖然誤會解開,從此在心裡留下了心結,也渡過我的痛苦大學生涯。


畢業之後的兩年有試著找工作,不過不是很順利。我想從事警察行業,不過被父母反對。但這兩年都會被問找到工作了沒?導致這兩年心情很低落,也常強顏歡笑渡過這兩年。


在生命中最難過的事是父親過世,而且在他生前還通過電話,沒想到是最後一通電話。在父親生病期間,我媽沒日沒夜地照顧我爸,但我叔叔姑姑都說我媽沒有照顧好我爸,我的內心很火大及憤怒,有一度想衝上去打他們,憑什麼這樣說呢?但我忍下來了。原因他們是長輩。我開始對他們仇視到父親喪禮也還沒結束。


在人生成長的階段中,內心受過無數的傷痛,內心深處傷口不斷反覆的癒合及裂開,其實我真正想要的事,被人受到肯定及關懷和陪伴而已,在別人面前的我很堅強、正向、開朗以及善於傾聽,也給很多人提供意見解決問題,其實我不是,我真正的思想是很負面的,我也想找人吐苦水啊!,但我又怕再次受到傷害,原因是怕他們說出去,受到別人指指點點的,為了抒發自己負面情緒,我開始寫散文來舒壓,或是玩手遊及看書沈溺在虛幻的世界,不想走出來。所以我把不愉快的事情封印在內心深層裡的箱子裡面,藉由這樣子短暫忘記不開心的事。這樣子就沒有人知道我脆弱的一面了。


我曾經毀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遠地離開,我曾經墮入無邊黑暗 想掙扎無法自拔,哪怕我選擇無聲無息地離開,故事也不可能被推倒重來,那些受過的傷 被奪走的色彩,有誰能明白。


在這裡就像待在世外桃源一樣,住在這裡的人,待人親和和溫暖,很久沒有這麼強烈的感受到了!突然有人說:「你還要待在夢境裡多久!」我說:「是誰。」,從遠方走過來到我面前的人是影,我說:「影,好久不見,對了,你說這裡夢境,你是開玩笑吧?」,影說:「我像是會開玩笑的人嗎?,你快給給我清醒過來,回到現實世界裡!你被路西法給迷惑了!,他是墮落的天使,是撒旦的身邊的人,就是要把你困住在這裡,走!我帶你出去。」,我說:「你說把我困住這裡幸福世界幻境是神秘人就是路西法,你想太多了吧?我待在世外桃源裡很自在,很幸福啊!」影說:「夢越是漫長越破碎,在深夜裡崩潰,醒來是月色乏味,帶一身疲憊負累,努力扮演著誰,

別等後悔時才清醒,別等夢碎時才回頭,所以我拜託你回到現實世界吧!」這時候,路西法說:「我實現他的願望和理想不是很好嗎?他也說了待在這裡很自由,很幸福,不是嗎?為什麼說我迷惑了他呢?還把他困在這夢境裡呢?」影說「掩飾真相 ,不會讓已發生的事情消失 ,唯有真正的面對 ,真心的懺悔,你才能自黑暗深淵中解脫。」,我突然大笑說:「你真的了解我的痛苦的感受嗎?大家都快樂,我卻流眼淚。昨天的風景 今天的回憶 明天的夢境,眼眶無法泛淚 因為早已流盡。淚光閃閃,眼眶泛紅,心裡痛苦,有誰要聽。用淚水把回憶包裹,淚水無情拍打著海浪,不要為過去的悲傷,浪費新的眼淚,刪除淚只剩笑容,每個人都可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傷痛,影你是否知道呢?」影說:「我知道,你認為的絕境也許是另一個開始,人總是這樣 愈是清醒的時候愈昏亂 愈昏亂的時候愈清醒。醒悟吧!別再墮落了。」我說:「夠了!是不是人只要有足夠的時間 就能彌補失去的疼痛,身傷易好,心傷難復,放下,不代表不曾提起。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心也痛,淚會流,會快樂,會感動,會追求,會固執,我是人,不是神,不是所有一切我都能承受,所以我不想回去那個殘酷無情的現實世界了!」,路西法說:「聽到了吧!別再勸了,記憶也許會被遺忘,但曾經,存在過的事物,總會留下痕跡,事過境遷之後,隱藏其中的真意,便會浮現,不是嗎?照片上的影像不過是幻像,即使是幻像,也想要將其留下,這就是人可悲的夢想吧。我想除了你,全世界都可以忘記,黑夜和白天是我們距離,你只會出現在我的心裡,寂寞躲不及,只會無可奈何的嘆息,劇情是單方方面的主題。影你還是回去吧!」影說:「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把他帶出去的!」,影慢慢地消失在我面前。我說:「我還可以待在這裡嗎?」路西法說:「當然可以,我也該回去了。」,路西法也慢慢消失在我面前,我也累了,該回家了。


感情是上天給我們最大的禮物 悲傷的時候不能哭 高興的時候不能笑 那跟行屍走肉有什麼不同。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這段時間我真的沒睡好覺,一直被惡夢驚醒,在某日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強烈地感到陌生,一種疏離感讓你懷疑,鏡中的那張臉,真的是自己嗎?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連自己都覺到陌生。我不停的翻弄著回憶,卻再也找不回那時的自己。哀傷世界上沒有人懂自己,卻沒發現,其實自己也沒真正看清楚自己。從前的我 那個愛笑的我跑哪去了,回頭一看夢境已經被現實打破。其實,我很容易笑,也很容易哭。只是笑的時候沒心沒肺,而哭的時候卻是痛到窒息。迷茫就像行走在迷宮里,你永遠不可能知道出口在哪里。我大叫著:「影,你快給我出來,你不是要帶我出去嗎?」,影從我後面出現,我嚇了一跳,影說:「月,你不是想待在這裡一輩子嗎?為什麼突然要我帶你出去呢?」,我說:「最近不斷的重複做惡夢,臉色也太好,看著鏡子,也快認不出自己了!」,影說:「那時當然的,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幻境,要美好的日子,就要付出代價。,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帶你出去了吧!」,我說:「代價?!」,這時候路西法也出現了,他說:「沒錯,這就是你要付出代價!你現在發覺也太晚了吧!」,我說:「原來要美好幸福的日子,也要付出代價,我開始後悔了,我開始流淚了。哭了又笑了,哈哈大笑中眼眶泛淚。」路西法說:「你後悔了,想要出去了嗎?放棄這裡美好時光了嗎?這樣再也見不到疼愛你父親囉!,這樣也沒關係嗎?」,我開始猶豫了,影,別再誘惑月了,月要堅定你心裡想法,回到現實世界吧!在這裡妳會很痛苦的!」,我含著淚說:「沒關係,我已經很幸福了,路西法也實現我的夢想了,謝謝你,我想要面對現實世界了,我想回去了。」,路西法驚訝的說:「你居然謝謝我,我讓你付出代價那麼大,居然感謝我,我真的訝異!好吧,我放過你了,你跟影回去吧,影你贏了,我認輸了。」,我說:「我還以爲你會強留我留在這世界,沒想到你輕輕放過我了,我很驚訝!」,路西法說:「我內心還是有一絲良知的,快回去吧!不然我反悔了,你就回不去了!」,我說:「你還是有天使善良的,再見。」路西法笑一笑跟我會揮揮手,我就跟影回到現實世界了。


梅花,她就像寂寞中的使者,她漸漸地綻放,漸漸地凋謝,漸漸地死亡,她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美好的憧憬,也對這個世界並無多少留戀。就像是人遇到困難時,需要人幫助極度渴望的結果,反而招來不同結果,但,那時候有人願意停下腳步認真看待,當作一種活下去的希望可以繼續為這希望閃耀努力到現在,每個人都要學習照顧自己的心,不要讓那心破洞缺了一個口。生命中,有風,有雨,但別忘了也會有陽光人生到底是一場夢還是一局遊戲,亦或是屬於我們每個人自己的一個故事! 星星發亮是為了讓每一個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星星。人活著,之所以會覺得痛苦,只是因為自己的內心一直都在針扎,得不到解脫。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都要學會去解剖自己的內心,去了解內心深處的自己從而做到真正的認識自己,最後得以解脫。


大地已經沈睡了,除了微風輕輕地吹拂著,除了偶然一兩聲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靜無聲。我坐在搖椅上喝著咖啡,突然路西法出現,我把咖啡吐了出來,路西法躲過了,路西法說:「怎麼,月你看到我有那麼驚訝嗎?」,我說:「當然啊!,你該不會後悔了!」,路西法說:「我不像人類一樣出爾反爾的,我是來找你聊聊天的。」我說:「原來如此。」,在這個夜晚我跟路西法一起聊了一整晚。平靜度過這一晚。


看到這一篇文章讀者們,該醒了,別再墮落了,清醒吧!該面對現實世界,別再逃避了,勇敢走出來,迎接新的到來與光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