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思哲

重度文字工作者 / 基督教牧者 / 簡約主義者 / 吃貨 / 跑者

私下用方言禱告能夠造就自己?

在一個月前,有姊妹問我關於方言禱告的問題,此文章的內容是我給她的回覆:

姊妹你好,關於方言方面的討論是比較複雜的,可能需要深入的查考聖經才能有一個全面的答案。我儘量簡單而有聖經支持地來回答你的問題。

請問,你說另外一位姊妹推薦用方言禱告,她認為好處在於哪裡呢?

我知道有一種普遍的看法認為,方言恩賜是為了改變我們的生命而賜下的,說方言的人更忠於基督,更火熱和自由地禱告,更渴望為主作見證。但在聖經裡面,我們很難找到支持這種說法的經文。這種說法,更多是一些人自己的「經驗分享」。如果我們細讀哥林多前書12-14章,我們會發現聖經的觀點與這種看法恰恰相反。

我們先來看「說方言」這件事的一些特點。

首先,方言是一種恩賜。

林前12:10 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繙方言。

其次,說方言的恩賜需要跟翻譯方言配搭在一起。不然的話,不能對造就教會(恩賜的目的就是造就教會)。

林前12:12-15 你們也是如此,既是切慕屬靈的恩賜,就當求多得造就教會的恩賜。 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繙出來。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

第三,恩賜聖靈隨己意賜給別人的,人不能靠「操練」而獲得某種恩賜。

如果能夠靠「操練」而獲得的,那可能只是一種胡言亂語。在耶穌基督的比喻中,曾經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才幹,人應該忠心地就自己的才幹去為神所用——這樣便能得主的稱讚,而不是羨慕為什麼其他人有某些才幹而我沒有。

林前12:4, 18 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 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第四,現代靈恩派所說的「方言」,往往是一種沒有人聽得明白的聲音。

但在聖經裡面(特別是使徒行傳),方言是當時通用的語言,是人們的鄉談(使徒行傳2:6、8、11)。人們根據林前14:23「豈不說你們癲狂了嗎?」就認為哥林多教會的方言不是人們已知的通用言語,但其實,這些描述跟使徒行傳非常相似:「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然而在使徒行傳,當時的人講的是已知的地方語言,因此,這節經文並不能證明方言是一種未知的「天堂語言」。今天,所謂的方言禱告是完全沒有人明白,也沒有人能翻譯,這種現象沒有任何經文根據。

五旬節的方言是一種鄉談

第五,聖經中的「方言」其實是一種需要翻譯的「預言」。

使徒行傳19:6「他們就說方言,又說預言」,將兩者放在一起。在五旬節講方言的事件中,使徒行傳2:17給出來的解釋是,這是要應驗先知約珥所說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所以,方言並不是一種只顧著自己用來禱告的語言。

第六,這也牽扯到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還有沒有說預言的事情。

我的看法可能會得罪一些相信有方言恩賜的弟兄姊妹,但我的目的只是解釋聖經,無意挑起紛爭。

我的立場是:現在已經沒有啟示了,因為啟示(記載下來就是聖經)總是伴隨著救贖之工而來的。當救贖之工完成了,先知和使徒作為聖殿根基的那一代過去了,啟示就終結了,直到主再來。既然沒有啟示,那意味著預言、方言這等啟示性的恩賜也終結了。保羅說自己是使徒中「最小的」,也是「末後的」,這都是暗示他是最後一位使徒。如果使徒的恩賜已經結束了,那就說明有些恩賜是有歷史階段的。救贖之工一次並永遠有效。神的聖言(啟示)也是一次並永遠有效地託付給我們。教會的根基(基督、先知和使徒)也是一次並永遠有效地建好。因此,不再需要方言(預言)的恩賜。

第七,爭議經文一:林前14:14。

林前14:14 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

這一句話不能單獨抽離出來解讀,這樣會斷章取義,我們必須知道上下文:14:13-17。

林前14:13 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繙出來。 14 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 15 這卻怎麼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 16 不然,你用靈祝謝,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 17 你感謝的固然是好,無奈不能造就別人。

14節是在13-17的這一段落裡面,我們清楚地看到:方言禱告(16節的用靈祝謝也是差不多的意思),也是需要翻譯的,而不像靈恩派所認為的那樣,是一種不需要翻譯的、用在私下禱告的。方言禱告也是一個在公眾場合的禱告。其時,在場講那種方言的人會直接明白禱告的內容,但這個禱告依然需要翻譯才能讓整個教會都得著益處。我們並沒有從這段經文中看到靈恩派所說的:方言禱告是一種個人私底下跟神的禱告。

靈恩派的理解,有幾個跟聖經衝突的地方:

1.  如果方言禱告也需要翻譯,它怎會是個人私底下跟神的禱告?

2.  靈恩派認為,私下的方言禱告是為了個人的益處;但是聖經卻說恩賜是用來造就教會而不是個人的(林前12:7)。

3.  保羅說:「這樣看來,說方言不是為信的人作證據,乃是為不信的人」,如果方言禱告是私下的禱告,它如何能是a sign to unbelievers?

4.  林前12章講恩賜的時候,明確地說明方言的恩賜不是每個人都有。靈恩派卻認為每一個信徒都應該操練方言禱告。

第八,爭議經文二:林前14:4。

林前14:4 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

靈恩派會說,看,方言禱告是可以造就自己的。

首先,這句經文本身並沒有說方言禱告是私下個人的禱告。既然保羅說,恩賜是造就教會的,為什麼在這裡又說,說方言是造就自己的呢?根據15節,保羅這裡說的是「沒有翻譯出來的方言」。

這段經文,保羅是在比較「說方言」與「說預言」(和合本翻譯為先知講道)的兩種恩賜。其實「說方言」也是「說預言」的一種,在功能上是類似的,不過是需要翻譯出來的。所有的恩賜都是造就教會,而「說預言」比「說方言」略勝之處,是後者必須同時有人翻譯,若沒有人翻譯,它就對教會沒有用處。

雖然保羅說,它只能「造就」自己(這不是恩賜本身的目的),他卻沒有解釋具體有什麼造就。比較合理的理解是:講的人能夠明白自己說話的內容,自己能明白,自己就得造就。說方言的人,是可以明白他自己要說什麼的,只不過聖靈以奇妙的方式,讓他嘴巴出來的是別人家鄉的鄉談。今天的靈恩派的方言是說一堆自己都不明白的話語,何來造就?

最後,在我們思考林前12-14章的時候,不要忘記了中間有13章,也就是有名的愛篇。

愛篇

信徒必須具備的特質,不是說方言,而是愛。就算人們相信現在還有說方言的恩賜也好,既然方言是聖靈隨己意所賜的,我們應該花時間在追求「愛神」與「愛人」,而不是某種恩賜。相比起追求聖靈恩賜,我們更應該追求「聖靈所結的果子」。聖靈的果子之所以能夠在我們身上結出來,那是因為聖靈如水般澆灌我們,充滿我們。

乃要被聖靈充滿

那麼,到底什麼是聖靈充滿呢?靈恩派的人認為,聖靈充滿的表現就是說方言。但是,聖經卻將「被聖靈充滿」等同於「把基督的道理存在心裡。」請比較以下兩段經文,你發現兩者是可以替換的:

以弗所書5章18-21 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乃要被聖靈充滿。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的讚美主。凡事要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常常感謝父神。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

歌羅西書 3:16-17 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裡,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無論做甚麼,或說話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穌的名,藉著他感謝父神。

總的來說,被聖靈充滿,不一定會說方言,但一定會傾聽並順從基督的道理,結出聖靈的果子,有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溫柔、節制等特質。也像保羅所說的,當追求最妙的道——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