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打藍

曾擔任三年媒體業記者,一年新創公司前端工程師。 現為自由工作者,專職網站架設,採訪寫作。 同時經營部落格與粉專「西打藍 Siddharam」,每週寫一篇離職週記,並分享自由接案後的生活、工作與學習。 粉專:「西打藍 Siddharam」 部落格:https://siddharam.com.tw/

朋友失意時,別去打擾他。年輕賭博欠千萬

很難想像,以前老爸的生活有多精彩。

晚飯時,老爸跟我聊起一位老朋友,年輕時一起賺進百萬,後來因賭博欠人幾千萬的故事。

這故事要從老爸朋友黃律師說起。

「你知道有人把爸爸的重機 PO 上網欸,說什麼我們跟管委會勾結!」老爸氣憤地對我說。

「傳給我看看是誰。」我有點漫不經心地回應。

「傳過去了,那天是在土地公廟遇到黃律師,他跟我講有人亂 PO 時,我才知道。」爸爸說。

後來搞清楚才知道,是有人以為我爸跟社區管委會勾結,才可以把重機停在機車格,但其實我們是有經過全體住戶同意才停放的。而黃律師是常常協助我們處理法律事件的老友。

黃律師還對老爸說,如果要告對方毀謗,隨時跟我說,我不跟你收錢。

「你怎麼認識黃律師的啊?為何感情這麼好。」我隨口一問。

「因為他呀...欠我人情啊。」老爸順了順喉嚨,準備娓娓道來。


▎陳阿姨

「你還記得以前欠爸爸錢的陳阿姨吧?她當年欠爸爸五百萬,後來利息滾了三年,變成欠一千兩百萬,後來是她拜託黃律師來找我,希望能少還些。黃律師對爸爸說:『按照欠條,的確是要還一千兩百萬沒錯,但能不能交個朋友,算少一點?』」老爸喝了一口麥香紅。

「然後呢?你答應了嗎?」我來了精神,抬頭問。

「有啊,後來看在黃律師面子下,就算個整數,只要還一千萬就好。」我猜不到老爸的心情,突然間,我電話響了。

我走到門口講了通電話,原來是有位親戚問我,老爸是不是有間套房出售?我說應該沒有吧,他還想跟我要老爸電話,我婉拒後,就回頭跟老爸確認賣房的事。

「咦爸,你在大武崙那邊有房子要賣哦?」我走進屋裡疑問。

「沒有啊怎麼可能。你是說『楊國』嗎?」爸爸皺眉回。

後來才發現是搞錯了,親戚發來的地址一模一樣沒錯,但是還是有「之一」、「之二」的區別,親戚問的是隔壁間。


▎阿洋

「你知道那間『楊國』怎麼來的嗎?」老爸神秘笑。我聳肩表示不知。

「那時爸爸的好朋友阿洋不是開房屋仲介嗎?阿洋當年就找爸爸、陳阿姨,一起合資買下『楊國』一百棟房子。」老爸說。

什麼?一百棟房子?

「那時候建商對外賣一坪七萬,但因為我們是大戶,所以算我們便宜,一坪只要四萬就好。」當年一間套房好便宜。老爸點了口菸,接著說:

「我們後來馬上轉手,賣給投資客一坪五萬五,他們覺得有賺頭,就買光光了。再賣了九十九間後,我趕緊阻擋阿洋給我留下一間。所以那間才留到現在,現在租給朋友老爺,一個月八千。所以我怎麼可能沒事把它賣掉!」老爸笑說著。

「咦對了,那後來阿洋怎麼樣了?」我話裡的意思,老爸懂。我指的「怎麼樣」,是因為後來阿洋跑路了。


▎黑粒仔

「現在他在某地方做小生意。」老爸回。

我突然興起一股好奇,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搞得阿洋跑路了。所以請老爸從頭說起。

「有一次阿洋帶我去萬里玩『黑粒仔』,我看不懂、沒興趣,所以只去過一次而已。但,阿洋迷上了。」老爸語氣有些沉重。

「他第一次去時,贏了二十萬。後來又去了幾次,每次都贏十幾萬、二十幾萬的,很快就贏了一兩百萬。索性連公司都不去了,成天去賭。」老爸話裡帶有一絲責備。

「後來呢?」我接著問。

「我當時就有勸阿洋,他們一定是在框你,但阿洋反駁說,『裡面的人我都認識啊,還有人跟我買房子,怎麼可能騙我!』」老爸無奈地吸了口菸,繼續說:

「對方開始慢慢讓阿洋輸個五十萬、贏個幾十萬、輸個一百萬、贏個四十萬,搞到最後,總共欠人一千多萬。」老爸嘆氣。

「那時,他手頭上的房子全都賣光還不夠賠,爸爸還陸續借了他二十萬、三十萬、二十萬,總共七十萬,我當時跟他說『這些就不用還了』,想幫他度過難關。但是,這實在是個無底洞啊。」老爸搖了搖頭。


▎跑路

「後來實在還不了錢,阿洋只好跑路,當時跑到老婆親戚家,澎湖一帶躲著,聽說在一間小吃店的內場洗碗,但還是被聽到風聲,又換了不少地方躲。」老爸回憶。

「那你有去看他嗎?」我問。

「我跟你說,」老爸認真對著我:「朋友失意時,你這樣去看人家,人家心裡會怎麼想?只會讓人家覺得沒面子而已。而且以前一起過生活、飄撇的兄弟,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你去了要說什麼,安慰他嗎?」老爸深呼吸後,繼續說:

「所以,只要透過朋友,知道他人平安就好。」菸抽完了。我們話題就到這裡結束。


▎風光

聊到這裡,心裡很感概。

阿洋叔叔從小看著我長大,我也常去他們公司泡茶,跟他兩個小孩玩在一起。

而就因為一時鬼迷心竅,阿洋叔叔把大好人生賠了出去,一輩子只能躲躲藏藏,沒了朋友,失了妻小,成日只能活在恐懼底下生活,連基隆的老家都回不去。

當年老爸那一輩的朋友,每個都很會賺錢。但錢來得快,去得也快,畢竟年輕氣盛,想要過得風光點、神氣些,自然花錢如流水,雖然造就當年錢淹腳目的榮景,但後來多數的結局都不太好過。

「幸好那時你沒跟著去賭齁!」我後來玩笑問了老爸一句。

「我怎麼可能去,自己就在開這種店了。而且如果我去的話,你大伯絕對把我打死。」當年大伯是在地的大流氓,後來有一次在遊輪放高利貸時,跟人起爭執後就在公海失蹤,這件事在當時還鬧上新聞。而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附註:人名、地址皆為虛構,故事是不是虛構的?你覺得呢。

朋友失意時,別去打擾他。

更多閱讀:
部落格
粉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