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颜彧Showy

It’s time to get drunk.

20201203写给XZY

一封再也没能寄出的信。

Hi XZY,

先说说文学节,

两天的时间,在这个主题下达到了高密度的输入和思想快感,认识了两个异常有趣的人:一个呆头呆脑学哲学并高度热爱哲学的可爱的古板书生;一个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学术编辑小姐姐,极具知性的内涵和毫无保留的真诚,在多个契机下的相互交谈对我产生极大的触动和启发。这两天认识的这帮人真好,甚至那一刻在回京的大巴车上,身后还可以听到关于人生、哲学、文学、电影艺术等等话题的激烈讨论,整个大巴车在那一刻成了行走的公共空间,对话的精神从阿那亚驶出并将在整个四小时路程中继续延续!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你还说单向不重要,单向太重要了!作为一个成功的思想殖民者,他不能就这样殖民成功就撒手不管了!


疑问01:

怎么看待人为了看似宏大的目标吸引而放弃当前的美好?

阿那亚之行见到贾科长的时候就已察觉科长的疲累,从平遥马不停蹄的赶来文学节,科长太辛苦了。山河故人,江湖儿女的连映,身旁陌生人哭成了泪人,老许觉得斌哥是爱巧巧的吗?我原本觉得是爱的,只是这种爱被斌哥自己深藏了,他被更大的诱惑所吸引,被证明自己的诱惑所吸引,被自己所处的大哥的位置所困,更急于证明自己,对巧巧爱的深沉又无情,或许他对他们的爱太笃信了,所以后面他又回来找巧巧,但是最后的不告而别,还是让我有点怀疑…所以想讨论一下怎么看待人为了看似宏大的目标吸引而放弃当前的美好?托尔斯泰式的,高更式的,永远理想为首位的人生追求。那亲密关系对写作者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比如你看来任何亲密关系都可能导致安逸和自我的减损,处于作家的您,写不出更好的作品、生产不出新东西的焦虑远远要大于对温暖的渴望,对孤独的恐惧等等一切。


疑问02:

我个人觉得不管是读小说还是写小说都需要高度的自我剖析能力和感知力,但对自我的深度挖掘又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需要不断的和自我对话,质疑,推翻,再确认。对于年轻写作者,比如我,有时自我剖析是放射状没有联系的一片混沌,在写作过程中卡壳,因为我可以写出无数个完全不同的结果,每个声音都在打架,从而陷入焦灼,不知道您年轻时写作有没有遇到这样那样的困境无法疏解?

还有就是突然有一种担忧,对我小命的担忧,作家、诗人这个圈子感觉很多极度优秀写作一流的人的结局都是自杀… 梵高、海明威、王国维、太宰治、茨维格、海子、三毛等等等等,实在是太多了,他们能这么优秀有一个品质是至关重要的—高度自我,但是我又觉得高度自我的人太容易想不开了,如果他没有达到对自己高度负责的期盼,就会很容易质疑世界,而作家诗人质疑的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自己都无法承受,所以最终的结果也只能自我了结,然而作为一个在高中自杀过的人表示自杀的滋味可真不好受...虽然我一个菜菜鸡担心的太早了,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如果按这个逻辑,随着在这个圈子的不断攀升,就大概率证明命不久已喽?我本就作息紊乱,吃饭也不规律,还嗜甜嗜酒如命。今天还刚约了全身检查呢,上了年纪就对自己的健康完全是没自信啊,想到这突然就…怂了…


节目邀请北野武应该是很多人的期盼了吧,但今年夏天还不是属于菊次郎的,想谏言,五条人有没有的聊?

1,那些忧伤的年轻人里许不是详细阐述了他对拖鞋的眷恋,拖鞋所蕴含的气质和大学精神的相通之处;相比许老师黑色人字拖的深沉,五条人的红色人字拖更显俏皮,那种高调宣示自由的潇洒。我脑子里一直有一个画面是:许老师穿着黑色人字拖,五条人穿着红色人字拖,他们并行走在大马路上,那种碰撞又相融的充满戏剧色彩的画面使我浮想联翩。(可能天冷了再自由的脚丫子也扛不住winter is coming hhhhh)

2,五条人表达的就是中国最真实的底色,他们的作品就像贾樟柯和毕赣的电影一样,是真实沧桑潦倒的浪漫,是纪实文学歌曲。歌词世俗真实,曲子也别致入耳,具有高度的纯粹生命力。

记得央视在去年拍摄了关于五条人的纪录片《踏歌行》,短短十四多分钟,视频尝试描述五条人一路走来的成长轨迹,描述海丰这个县城对他们音乐风格的塑造,最终都浓缩为五条人的那句戏谑“立足世界,放眼海丰”。

小人物,小城市,小故事;平凡,质朴,多情,忧郁……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可以为此而动容呢?


还有就是从一个广告狗子的角度,或许老许可以接一个Whiskey的代言,让我们这些爱酒人士也寻得一个和许老师气质趋同的酒精挥发之地。

文案都帮您想好了,出自一首诗:


要像蜘蛛一样

有耐性—

时间是每个人都背负的十字架

此外还有

流亡

失败

背叛

诸如此类的烂事

但还是要喝酒

酒是源源不断的血

它永远爱你。


还有我一个巨大的难以纾解之事,帮忙带给他,虽然他很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知心大叔,人生导师,但是他应该担起知识分子对我们这些祖国花骨朵儿的某种教育和传道授业的责任!他自己说很关心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以下懊恼希望得到答疑解惑:

我前两天凌晨和一帮歪果仁吵起来了!故事的始末是:


裸辞不久,突然想去腐国玩一圈,但碍于疫情入境得隔离14天,自己的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到了swap house的省钱好方法,就在一些渠道发了想要交换游的帖子,包括facebook,然后,我特么人生第一次受到了肿足骑士,仅仅因为我是中果仁就被网暴了。(微笑)评论下全部是对我的一片谩骂(当然,也有一些理智的人选择支持我,但是那些刺眼的文字还是占很大一部分,我也知道facebook的社交环境,只是想多个渠道试一下,没想到造成这样失控的局面)我和他们对骂半天,最终寡不敌众,败下阵来,气急败坏的溜了。


自从去年到今年中美交恶加上今年的疫情,很多国家对中果和中果仁的印象大变,英国还不是最严重的,根据最近的调查,日本、澳大利亚、瑞典这三国高居榜首,我认识一个阿姨远嫁腐国,她那个一向对中果印象不错的英国老公都说他开始讨厌中果了。国际局势动荡,反倒我们成了疫情里的炮灰,在那帮外国人的舆论炮轰下,不管我再怎么不认可现在的某些政治环境,也只能高举民族责任感的大旗和他们battle,无关爱不爱国,就是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被冒犯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暂时脱离了疫情的影响,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但是西方疫情严重,他们很多人要么丢了工作,要么不能出门旅行,要么家里有人感染,加上政治家都怪中果,很多人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宣泄,华人在外经常遇到被骑士的情况,无奈的同时又很为自己的亲朋好友担心,最后也只能让他们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实在不行走在路上就装装空尼叽哇装一装阿尼哈塞呦……

一直很喜欢的腐国,本来想做一个曼彻斯特女孩儿,就这样被疫情和政治家浇灭了憧憬...

以上。

Best Regards,

Showy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