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 articlesIn total 12283 words

昨天又做梦

史三

昨天又做梦,领了一把枪,两个弹夹,一袋子弹,保卫我 昨天又做梦,闯进他们的生活, 昨天又做梦, 昨天又做梦 昨天又做梦 昨天,又做梦。

出塔记——1

史三

我只能逃出这一口可见的井,我无法逃出所有的井。

WAITTING SUNSET

史三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

史三

河流就是河流 我只沿河行走没有多余的话 祖父房后过高的河埂, 十八岁的父亲从桥背上跃下。流水,流水 两岸灰黄的茅草, 它头顶苍苍的芦茅从深秋开始飘动, 一直到清明以后,气温依旧寒冷。河里行走的沙船越来越少。我总琢磨不清流水向哪一边去, 这里是童年四处行踪的禁忌, 却吃尽河里的螺蛳、甲鱼及蚌。

四月属于青黄不接的日子

史三

父亲的烟头 被我踩灭 饥饿四月的儿子寻找一切可吃的东西 豌豆拔苗、油菜结荚、昨夜发现的笋长过头顶一米 拗下来树上初长的嫩芽,香椿 他们说的青黄不接的日子到底是什么时候 透过橱窗的面包看着我的眼睛在烤箱里逐渐膨大 我回忆起灶门边干瘪的小麦 和杂草一起被当作烧火的引物 从路边拔起...

我开始想你

史三

冬天的时候,我提着水壶下楼打水,我总爱把剩下半温的水倒在地上,看水汽升腾起来盖住水房的门和我的眼睛,每天早上它会结冰吗?打开一袋坚果拿出里面的干燥剂包,放进去空的铁皮茶叶罐 ,它像是马口铁的,铅灰色和散乱的银白色花纹,里面装着干花、干叶、干石榴、干果。

《CYCLE》

史三

鱼的鳞片闪光 干涸的地面旋转 风筝切实地变成一只鹰扑向 我平躺在床上呼吸。一手抚胸,一手遮腹。你脱离鱼群洄游, 归入熟悉的水 一生只有一次机会选择, 顺从这一条洋流进入陌生的海 远处鱼的鳞片闪光 干涸的地面旋转 风筝切实地变成一只鹰扑向我。

生日

史三

给海子的

你要复活一朵花吗

史三

花店不开了,花还继续开。我逐渐意识到认识渐渐在改变的,比如小时候我不喜欢春天,大家都喜欢春天,我就不喜欢,开花有什么意思,我就喜欢秋天,喜欢冬天!后来啊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会不喜欢春天呢?我的喜爱不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它是一个瞬间加一个瞬间加一个瞬间加一个瞬间。

稿1

史三

一到了天亮 24小时便利店就藏在天光里平淡无奇 大雨把我们周身 冲得干干净净 泥污、血迹 就像母牛舐犊, 我在回家之前向远方的四面分别放飞鸽子 然后闭门造车、耕读写作 等所有的明天醒来时的回信 可夜里众人休憩 众神睁眼不语 我想在一条河上 划着自己的船 睡在船上 吃在船上 ...

写诗从不写题目

史三

柚子太大 椰子太硬 橘子太简单 我在睡前剥开一个橙子 昏黄的三档调节灯 昨天开始的雷雨一直下到今夜 还会继续下下去 人类自从学会了控制雨 什么时候会学会控制风 洋流、地震、和奔跑的马 离开火车、离开铁轨,离开我 离开一个虚假的关于复活的梦 我剥开一个橙子塞进嘴里 皮肉的汁水四...

停止

史三

等待诗人分享诗 一向是愚蠢的 愚蠢到一些人提前而至, 一些人姗姗来迟 双方不曾谋面的空白是对时间的侮辱 或者说,是沉默的一种表现 大多数的时候, 沉默意味着默许、承认、不再抵抗 即另一种放纵。一部分人从中获得灵感 并引以为傲, 另一部分人则过矜持而克制的生活, 他们的交集往往为...

昨夜道路抓拍摄像头共耗电零点一二九度

史三

风从后面来 有人站在山坡后拍了一夜闪电 一般道路上抓拍测速LED闪光灯瞬时功率为200W,持续功率为30W,闪光灯闪亮时间为1/100-1/300s,取平均值为1/150s。每段闪光灯补光为4个。快速路车流量平均值为2687辆/h,全天平均64488辆/天,取晚上十点到次日早晨七点共十小时。

流体力学、防震减灾和巴黎圣母院

史三

没落是有迹可循的保留 此时此地人的痕迹与鸟兽一样无人关心 另一处发往时间是共存的静止 他说: 自电影、相片、文字、壁画同石刻 往前想象得以追溯到一万年。而我的塔顶也会同灰一样从高处塌落,烟尘向上 源于毫无考虑的防火设计 所以除去隔岸观火以外,人同木头必须长久地浸没在水里 到某时...

我从废纸堆里翻出一团白纸开始写诗

史三

到了春天, 人类想起天上的风筝, 也想起你。这是春天,麦子也躺在同一个春天的太阳上, 从山海关一个地方,另一个地方, 沿着铁路回家 生在南方的土地里。他说他醒来, 看见人类总是在出生或死亡的时候如期而至 纪念 是另一种意义的谋杀, 在春天谋杀春天,却忘记母亲。

史三

饮食是幸福 饮酒、不得, 不顾劝阻的人拒绝掺酒以水 在酒里掺酒 粮食的母亲。于是我不出意外地在第二天夜里 服下药片(碳酸氢钠,避免含铝) 按摩胃部 痛饮一升热水、红糖、姜汁 (来自父亲的人生经验) 悄悄在朋友圈, 屏蔽母亲。

梦三诹二

史三

我的手机不断出错, 打不开相机、关不了机、拍不了照片,贫血的废铁 我同她分道扬镳,被人流冲散后 一个走向图书馆, 一个走向教室。两栋楼之间有一棵桂花树 我在梦里看日落 也在梦里看烟火 谁去做诗的巨人?用最硬的骨头抵抗, 颅骨, 他们告诉我人的大腿骨硬度同于高强度混凝土 (C60...

传统的归传统,西洋的归西洋。

史三

这个标题命名的文档已经放在我的桌面一年了,我今天又点开他来,说明今天我遇到了和去年今天一模一样的状况。显然,扫一眼桌面右下角的日期、打开一个app又或者去街上走一走,都能知道我前面这段废话想表现的是什么日子。但是就像《哈利波特》里不能说出口的名字一样,圣诞节被当作了这块土地上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