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週期性發作的暴躁中女

對流氓政權的包容,我不懂

我不懂,在我們的政府一次次辜負我們的情況下,大家為什麼對這個政權可以做到無限的包容和寬容。

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你覺得跟你沒有關係,因為你可以買國外進口奶粉;

紅十字會貪污善款,大家的血汗錢變成了郭美美手上的名牌包,生過氣罵過之後你也覺得無所謂,反正你只捐了十塊二十塊,一杯奶茶錢而已;

農民工被欠薪,出來維權卻被維穩,你覺得反正欠的不是你的薪水,反倒是那些維權的人影響了你的正常生活;

天津塘沽大爆炸,消防人員無故送死,事後內地媒體卻被禁聲,你也依然可以容忍這個政府;

就連過期疫苗事件,你也可以安然地置身事外,反正你還可以帶孩子去香港打,可以去國外打,所以你再一次保持沉默,冷眼旁觀那些傷痛欲絕的家長維權無果;


然後呢,然後你的容忍退讓和視而不見換來了什麼呢?換來的是更多的文字獄,維權律師相繼被消失,性小眾的聲音繼續被打壓,幼兒園虐待小孩子,給小孩子餵餿食,家長上街維權卻被污衊造謠,被辣椒水驅散被當局帶走,佳士工人維權學生被學校施壓,家人被威脅,樂伽公寓爆雷租客維權卻被當做反動勢力….所以這就是你理想中的社會嗎?你不要說這些不關你的事,你無限的寬容和一次次的沉默讓你成為劊子手的幫兇。我不懂,大家的底線到底在哪裡呢。


是的,針沒扎在自己身上不知道疼, 但是如果你繼續視而不見,繼續寬容這個政府,總有一天會有一根針是向你扎來的,到時候你再想出聲,‘顛覆國家政權’和‘外國勢力煽動’ 兩頂高帽扣下來,你就會發現自己永遠也出不了聲了。

5
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