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动活泼

声动活泼专注于「声音」这种表达方式和「商业」这个知识领域,围绕商业、科技、文化、时尚等话题,为新生代提供源源不断的思考养料。 📮 [email protected]

假期特别节目:疫情中的西藏游

播客:反潮流俱乐部

今天的话题和西藏有关,我们的王牌后期迪卡普里鑫,在今年五一前后顶着疫情完成了一次西藏自驾游。

他们走的是滇藏新公路:从大理出发经过贡山、丙中洛、察隅、波密,最后联通川藏318国道,抵达拉萨。其中这条线路的越野核心路段丙察察路(丙中洛-察瓦龙-察隅),这条路曾号称中国最后的进藏越野线路,虽然已经被多次修缮,依然拥有着漫长的无护栏土路和随时会塌方的陡坡大流沙,加上缺氧和高反,拥有较高的危险系数。

● 丙察察路段的大流沙

但路途有多危险,路上的景色就有多美:你会翻越5000米的雪山、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淌过土地丰饶的河谷,进入人烟稀少的村落,植被和地貌在你身边瞬息万变。正所谓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

本期节目,我们将尽力用一路的现场录音,来还原这次滇藏之旅中经历的风景,发生过的事情,并陪伴你度过这个魔幻之年的端午小长假。


主播:迪卡普里鑫 
嘉宾:Eric,迪卡普里鑫的高中同学、深圳某高校教师


*声动活泼专注于声音这种表达方式。如果可以,我们强烈推荐您收听音频,通过声音感受音效和对话氛围。

在 Apple Podcasts丨喜马拉雅丨Spotify丨网易云音乐丨蜻蜓FM 丨小宇宙APP丨微信公众号 等平台上搜索「反潮流俱乐部」即可订阅收听。


*注:以下的叙述者“我”就是迪卡普里鑫


01 为什么越野,什么是丙察察?


4月21日,我从北京出发,与深圳出发的高中同学Eric在昆明汇合。

在疫情中出发

那时候,全国依然有本土新增病例,北京朝阳区更是成为了成全国唯一疫情高风险区。

老实说选择这个日期出发我们都有点担忧,不知道一路会遇见什么状况,而且回京后还要隔离。预定住宿时,藏区老板提醒我们得做好新冠检测报告,因为进藏的关卡会进行严格查岗。于是我们又分别做了检测报告,戴上了1大包口罩匆忙出发。

不久后的8天,北京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从一级调整至二级,这也意味着我回京后不会再被隔离14天,可算是一个好消息。

● 新冠检测报告

对于Eric来说,这趟越野路线已经策划了快五年,他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西藏的梦,那是一个纯净的净土,如果你在社会上工作中非常的繁忙非常累,会想找一个空间能够摆脱到这一切”。

滇藏新通道

自驾进入西藏,有几条经典的线路,从四川出发的318川藏线,从云南出发的滇藏线,从新疆出发的新藏线,从青海出发的青藏线,还有一条从尼泊尔出发的国际公路。如果说走318川藏线可以向别人吹嘘一个月,走丙察察可以吹一辈子。

我们这次行走的就是丙察察,它属于是滇藏新通道的一部分,虽然号称最难越野线路,但是这条路目前大部分已经修缮的非常好了,只要开得慢是没有危险的。

● 滇藏新通道地图(位于图下方的线路)

Day 1~3 690 KM 昆明-大理-泸水-贡山

我们从昆明出发,抵达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后,就沿着怒江一路向北前行。

● 怒江周边山上统一修缮的安置房

那其实这是一条路况非常好的国道,精髓在于你两边交替出现的怒江风景,你能看到被茂盛植被驻满的高山和深谷下奔流不息的江水,并且在泸水到贡山的路上遇见世界第三大峡谷怒江大峡谷 。

但这条路也不是完美的,由于修筑在山峦之间,塌方和落石会时不时出现,我们就在贡山的路上因为落石塌方等待了2个多小时。

● 贡山到丙中洛路上的塌方

Day 4 200 KM 贡山-丙中洛-四川饭店老陈驿站

贡山的下一站就是丙中洛了,之前平坦的公路将在丙中洛变为270公里的简易道路,这270公里长度连接了丙中洛、察瓦龙、察隅这3个乡镇,大家用三地名字的开头将之简称为「丙察察」线路,其中,仅察瓦龙到察隅195公里的察察线,就需要翻越三个4500~4900米的垭口,你会还要穿越原始森林、高山草场、乱石区。

● 丙察察路

丙察察于09年才贯通,典型无维护的乡村土石路。但这毕竟是能正常通路了,甚至之前还有人开着奇瑞QQ汽车通过,那这样的路况对于十几年前跑这条线的人来说,简直想都不敢想。

比如我们在去拉萨机场路上遇见的四川司机,他以前曾经当过汽车兵,跑过很多次川藏线。

据他讲述,早些年间进藏道路错车的地方都很少,有时候会车时候,倒车一两公里都有可能。如果遇见塌方,甚至会等半年。86年的时候,他们在波密遇见了30多公里的大塌方,整座山都塌方了前后都被堵住,他们的车队在原地等了半年,为了填饱肚子,把当地的野狗、野菜、树皮都快吃完了。

● 丙察察以前的塌方|图片来源于网络

可能就是因为这条路太艰难了,听说云南与西藏已经将金厂岭至察隅县659公里公路纳入改建规划,不久的将来,这条越野公路可能也会变成柏油路。

但在改建之前,就是这条集险、奇、美于一身的丙察察线,组成滇藏西线越野路线的核心。


02 途中 滇藏奇闻异志录


从丙中洛通过检查站,进入西藏境内后,能看见两边的藏式建筑越来越多,但路依然是无尽的无护栏土路,车子开始剧烈的颠簸起来,我们把四个轮胎给放了气,让它的行驶起来更适应这种路况。

我们的车是日本丰田的普拉多, 原价60多万,但是这辆5手车最后只花了10万。在此之前,它的越野生涯一共跑了50多万公里。所以,在抵达西藏的那一天,这辆车也出现了很多故障,可见这一路有多难走,不过这是后话。

● 我们的普拉多车

在从丙中洛到察瓦龙的路上,我们遇见了著名的鸡爪洞隧道,这个隧道在丙察察路上特别有名,进入后完全一片漆黑,车辆四周墙壁上全是机器开凿后留下的粗犷痕迹,像极了鸡的爪子,在这样的仅容一辆车通行的简易隧道,你会觉得自己置身于未来世界,根本不知道出口在哪里⋯⋯

● 鸡爪洞隧道

之后在经历了更多的关卡和检查站后,终于抵达了位于察瓦龙当天的休息客栈——四川饭店老陈驿站。

老陈,四川巴中人,丙察察线上最有名的四川人,2006年冬自驾进入察瓦龙,被沿途的风景吸引,后来索性开了家饭店,为沿途穿越的驴友提供路况、天气等安全信息,丙察察绝大多数最新路况都是从他的朋友圈或微信群里发布。

他的四川饭店里贴着多年来自驾、骑行、徒步的驴友大名和豪言壮语、还有来自五湖四海的组织旗帜,各路大咖穿梭其中,好比是滇藏线上的新龙门客栈,本来想和老陈做一次深度采访,但可能是采访的人太多了,他礼貌性的谢绝了。

● 老陈驿站里的各路旗帜图

Day 4 100 KM 四川饭店-甲应村-四川饭店

在老陈的引导下,我们决定去看一个网红村,甲应村,当地人叫甲兴村。

● 甲应村


● 甲应村的雪山

在西藏林芝地区、察瓦龙乡、梅里雪山的背面,卡瓦格博峰的西北壁冰川脚下,这是一个只有4户人家的村子,绝美的遗世独立的隐秘之地。但是这一路上没有标志,没有引导牌,你会在4个小时时间不断地盘山和爬坡,最高海报超过了5000米,在山顶远远望去,整个梅里雪山一览无遗。

● 梅里雪山

返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我们走着夜路,头疼欲裂的我一边吸着氧,一边听着郭德纲的相声消除黑夜的恐惧,而恶心的感觉一直停留在胸口。

11点多的时候我们在路上碰见了一群睡着的牛,它们眼神恐惧,被车灯照的无所适从,而我们也被吓得半死。就这样终于返回了四川饭店,我吃了一片头疼药,高反缓和了不少。

● 甲应村返回遇见牦牛

Day 5 377 KM 察瓦龙-察隅-然乌

第二天,我们7点多就出发了,这一天又会是艰难的一天。

当中午我们抵达了丙察察的最后一站察隅县时候,在这里遇见了个河南老乡,这个老乡是当地的饭店老板,驻马店人,60多对岁的老夫妻,从家里出来新疆打工后,决定停留来这里做生意,我们各自吃了一碗地道的河南烩面,这碗面是高压锅煮的,因为2000多米的高原煮不熟。

● 河南烩面

接下来过了察隅县城到波密县然乌乡的路上,地势会巨大升高,要从2,000米爬到5,000米的德姆拉雪山,四周全是雪,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你可能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幅水墨画,虽然路况还不错,但是在这种路况行走不能马虎大意,我们就因为没有专注差点开到沟里,还好及时刹车。

● 穿越雪山

等到了然乌湖已经是下午6点,这个湖面积22平方公里,为藏东第一大湖。

● 然乌湖

然乌湖周围高山危耸峻峭, 在碧蓝的湖水的照影下,如诗如画,但是然乌湖海拔3850米,加上因为一天的车马劳顿,我们在这里过夜的时候,又一次遇见了高反,于是我们9点就睡觉,终于熬了过去。

● 在然乌湖大厅吸氧

Day 6 360 KM 然乌-林芝

从波密然乌镇出发,就联通了著名的川藏318国道,这段路,没有了土路的颠簸,只有看不完的美丽风景:冰川雪山,桃花烂漫,云雾缭绕,继续向前行驶,这段路上如果你幸运的话,可能会看到南迦巴瓦峰,山峰脚下,隐约可见山脚下雅鲁藏布江弯弯绕过,从峰顶到江边6000多米的高差令人窒息。

● 南迦巴瓦峰 雅鲁藏布江

林芝地区四季温暖湿润,被誉为西藏小江南,所以在这里路上的藏民逐渐多了起来,我们还搭载了一对半路搭车的藏族母女。同样,在路上你也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徒步者和骑行者,他们驮着包袱的独自或者三两前行,令人敬佩。

但是沿路磕长头的人们,我们一个也没遇见,我当时想,可能到了拉萨就会遇见了吧。

● 徒步者


03 拉萨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Day 7~8 610 KM 林芝-拉萨-羊卓雍措

1、高速入口的隐喻

抵达林芝后,就离拉萨不远了,而且从林芝到拉萨,竟是全程高速。

这条高速公路全长409.2公里,紧邻318国道,是中国唯一一条不收费的“高速公路”,用100的速度行驶在这条路上,沿途经过雪山、森林、河流、湿地、村落、农田,风景被迅速的压缩,抛向后方,虽然整体耗时减少了,但是兴奋感和前几天完全不同,两边的高速导视牌让你感觉和其他大城市没什么区别,行程结束后我回过头想,才发觉这条高速似乎是一个隐喻,预示着一个新的现代社会正在通过这条传输带,源源不断的输入拉萨。


2、城市的同质化

因为疫情原因,布达拉宫没有对外开放,所以我们只能进入了对面的布达拉宫的广场。

这座广场的布局很像天安门广场,正面正对布达拉宫,北面是国旗,南面矗立着西藏和平解放纪念碑, 向四周眺望,你会发现在周围的建筑中布达拉宫是最高的,因为没有人敢修过高过于它,会因为风水原因卖不出去。

那和很多地方的标志性建筑一样,游客们大多席地而坐,在广场中间长时间的拍摄小视频,而且还有许多孩子源源不断过来兜售手链,而且这种情况在拉萨经常出现,你走着走着就有人来像你兜售商品,甚至旁边茶馆喝茶的时候,也会有小朋友来向我们要钱,加之周围的各种商铺,商业似乎入侵了拉萨的每一个角落。

 3、传统在消失

除了因为疫情关闭的布达拉宫,同样关闭的还有大昭寺,所以我们只能绕着寺的周围走了一圈,本以为在这里会看见磕长头的,结果还是一个也没有遇见。朝拜的信徒似乎都改成了转经,绕着大昭寺行走,所以这是为什么?我很纳闷。

● 大昭寺转经的藏民

2018年我去骑行青海湖的时候,在湖边和塔尔寺都看到了很多磕长头的信徒,而且那位送我们的四川司机师傅同样说,他以前跑川藏线的时候,磕长头的多的不得了,那时候可能是中老年人在做这项神圣的仪式,而现在同样想做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我知道自己的内心很可笑,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游客,千里迢迢过来想看一些称之为文化的东西,但是在这里我们也的确体会到了一些文化差异,比如建筑、语言、服饰,还有当地的食物。比如我们在一家肉包子店吃“包子”的时候,上来的是饺子, 又比如连西藏最有名的糌粑,在原料都具备的情况下,当地酒店的服务员研究了半天才会做。

● 包子店(其实是饺子店)

其实我们的行程中,本来是包含四零冰川和珠峰大本营的,这两个地方的海拔更高,路况更不好,但是由于疫情原因,边防证没有办下来,所以最后遗憾没有去成。

在拉萨的最后一天,这辆5手普拉多突然出了问题,后来车寄送回了家中,发现6个气缸中的3个都不工作了,这么一想其实还挺后怕,车不仅没有坏在半路上,还能把我们完好送到拉萨,简直太神奇了。另外,之后我们也在持续关注四川饭店的老板老陈发布的其他路况信息,发现丙察察路一路经常塌方和下雪不断,我们似乎已经非常幸运...

● 察隅到然乌路上的雪山

04 归途 在路上的意义


到这里为止,我们的西藏之旅基本就快结束了。

回看这几天,拉萨反而是这段行程中最逊色的,它给我们带来的惊喜远远小于前几天沿途带来的,可能这就是在路上的意义。Eric说:“在这里感觉,不管到一个再小的地方,发现是都有人在生活,就是生活有很多很多种”。的确,丈量这个土地的方式有很多种,自驾可能是最轻松的一种,还有更多骑摩托车、自行车、徒步进入的人们,他们更值得尊敬。

● Eric和迪卡普里鑫在羊卓雍错

雪山青草

美丽的喇嘛庙

没完没了的姑娘她没完没了的笑

没完没了的唱我们没完没了的跳


在归途的路上,我满脑子里都是郑钧的那首《回到拉萨》。也许不久的将来,滇藏线将全线升级为高级公路,越野路线将越来越少,进藏的方式也越来越简单,但是世界屋脊西藏,将依旧矗立在那里,不会改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