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敌的敌人

大的要来了,别睡太死。

原来上海从来没有封过城

也许这些都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2300万乃至14亿人集体做的梦。一场很长很长的可能有两个月那么长的梦。一旦梦醒了。我们可能就再也回忆不起梦里发生的事情了。而类似的梦,我们可能已经做过无数遍了……

据说上海已经解封了。

但我又听说不能用“解封”一词来形容6月1号的新政策。

因为上海过去两个月只是按下了暂停键。

处于“全域静态管理”的状态。

从来没有封过城

所以不能叫“解封”而只能说“恢复”。

然后我看到了有些小区在放烟花庆祝。

看到很多上海人都在畅想要去哪里吃喝玩乐。

其实我还是有点困惑……

因为我并没有看到任何的

关于上海将恢复堂食、开放娱乐场所、允许上海人去外省旅游的官方通知。

但似乎很多人都愿意去相信

我们已经胜利了。

一切都即将恢复正常。

想到这,我突然之间觉得记忆有些恍惚……

仿佛这两个多月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其实都不是真实的。

因为感觉大家对这些事情都不再关心了。

如果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那应该总有人关心的吧。

所以我也开始渐渐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错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

全上海人

甚至全中国人

过去两个月来

都处于一种错误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呢?

也就是所谓的“曼德拉效应”。

其实上海确实从来没有封过城。

这座城市一直有在正常运转。

其实六院根本没有发生过院内感染,医生护士根本没有爆发过肢体冲突。

其实从来没有哪家媒体用咖啡、红酒、丁丁保卫战来宣传上海防疫。

所以也没有外地人因此网暴上海市民。

其实那位罗森便利店的店长并没有独自一人在便利店住了23天。

其实微博上的“王铁梅女士”也没有因为替被小区业主驱赶的租房阿姨说话而被业主网暴。

其实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健康云不准确要等疾控中心人员亲自打电话告知的事情。

也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有哪对阴性的夫妻被迫转运去方舱的事。

也许其实我们一开始用的就是核酸码而不是健康云。

其实南汇方舱根本没有发生过疯抢物资、暴雨天漏水的乱象。

其实从来没有一只柯基犬被棍棒打死。

也没有任何一对婴儿和父母被分开隔离。

其实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因为给外卖员发的红包被网友嫌弃太小气,遭网暴后跳楼。

也从来没有一个透析患者看不上病、罕见病患者配不上药的情况发生。

其实根本没有哪个街道不发物资但能确保每人至少拿到两盒连花清瘟。

其实东方卫视根本没有打算办过什么抗疫特别晚会。

其实根本没有哪个小区会用无人机在你家窗台告诉你要“控制灵魂对自由的渴望”。

也从来没有谁操控无人机跨越黄浦江飞行20公里给一名老年癌症晚期患者送药。

其实上海的物资一直非常充足,居民根本不会挨饿,也不必早起抢菜,参加团购。

其实没有哪个小区会限制居民团购“非必要物资”。

也没有哪个街道会安装路障铁丝网,对封控居民采取“硬隔离”措施。

其实从来没有哪个外省的捐赠物资被倒卖。

也从来没有一个街道会给小区居民发猪奶头、发霉酱鸭、龙金花……

其实没有哪个居委会囤积物资不发。

也没有哪个居委会给居民发泡面自己吃瑞士卷。

其实没有一个孕妇被隔离在汽车里6天。

其实根本没有人因为封控而无家可归,只能做一个睡在地上的流浪汉。

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电话亭里住了一个月。

其实根本没有工人因为建造方舱而感染病毒。

其实下楼排队做核酸根本不会传染病毒。

也没有哪个瘫痪老人被连同轮椅一起抬下楼做核酸。

其实没有一个12岁小孩出舱后因无人接送徒步54公里回家。

也没有哪个大学不允许洗澡,上厕所要预约,上完厕所不能洗手。

其实没有哪个94岁的老人早就转阴了还是被强制转运到方舱。

也从来没有哪个德国人说过:“你们的系统就是一个笑话,我女儿幼儿园的组织能力都比你们强。”

也许那个唱国际歌被传唤的人是真的别有用心。

也许那些敲盆要物资的业主真的是被境外势力煽动。

也许整楼转运、入室消杀、在下水道投放过量消毒片、在大街上四处喷洒消毒剂都是非常科学的防疫措施。

也许上海发布所有的辟谣都是真的。

也许上海发布下面的评论也都是真人。

也许……

那个被自己工作的东方医院拒绝接诊的护士。

那个拒绝向病危哮喘患者出借ADE的120急救医生。

那个最后一句话是“妈妈你去问问医生,我的核酸报告出来了吗?”的癌症患者。

那个经济学家的母亲。

那个红歌作曲家的夫人。

那个上海大众交响乐团71岁的小提琴手。

那个上海虹口区卫健委信息中心主任。

那个复旦大学外文学院的老教授。

……

他们都不一定是因为防疫措施而去世的。

也许我们从来没有转发过《上海逝者》、《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也从来没有接力过那两个视频。

也许网友们从来没有拿“在疫情期间生活在中国,你们就偷着乐吧“玩梗。

也从来没有人对着防疫人员喊过“我们是最后一代”。

……

也许这些都只不过是一场梦。

一场2300万乃至14亿人集体做的梦。

一场很长很长的

可能有两个月那么长的梦。

一旦梦醒了。

我们可能就再也回忆不起梦里发生的事情了。

而类似的梦,我们可能已经做过无数遍了……


——2022年6月1日

(转自vx公众号:世界之敌的敌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大的要来了,别睡太死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