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our

我看见他闪亮的眼睛,看见他的双翼,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它穿过田野、 横跨城市、毁灭桥梁、烧干河流,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少年、照相机与铁道

却再也没有曾经的那种向往,曾经那种期盼着坐上火车去遥远的地方,曾经那种拿着照相机小心翼翼的记录下周围的事物,曾经想要看到无边的海洋。

我曾经拥有过两部胶片照相机,第一部是小学时参加作文杂志的邮购活动获得的,手动卷轴日光相机,每拍一张要手动把胶卷转到下一张,拍完再手动把胶卷卷回去。

这个相机我只拍了一卷,后来冲洗出来的“作品”中,所有的背景都是正常的,而照片中的人脸部全都是一堆气泡。我至今无从得知是我那时候的摄影技术使然,还是照相机本身在对焦/感光方面的结构缺陷,又或者是我曾擅自打开过后盖造成了曝光所致,总之,对于那时候的我,拍一卷胶卷的费用太贵了。

高中时得到了一部亲戚淘汰的理光相机,要高级很多,但是电池盖是坏的,我自己用尼龙线缠紧,最终那部相机我也只拍了一卷,因为最终冲洗出来的只有十张。

我曾经拥有过两部胶片照相机,第一部是小学时参加作文杂志的邮购活动获得的,手动卷轴日光相机,每拍一张要手动把胶卷转到下一张,拍完再手动把胶卷卷回去。

这个相机我只拍了一卷,后来冲洗出来的“作品”中,所有的背景都是正常的,而照片中的人脸部全都是一堆气泡。我至今无从得知是我那时候的摄影技术使然,还是照相机本身在对焦/感光方面的结构缺陷,又或者是我曾擅自打开过后盖造成了曝光所致,总之,对于那时候的我,拍一卷胶卷的费用太贵了。

高中时得到了一部亲戚淘汰的理光相机,要高级很多,但是电池盖是坏的,我自己用尼龙线缠紧,最终那部相机我也只拍了一卷,因为最终冲洗出来的只有十张。

(高二在美术班时的临摹作品,原图被老师拿走,幸而还有照片留下,摄于2007年)

2017年初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花了几百块钱把当初拍摄的照片拿去照相馆扫描成了电子版,这些照片也成为我所能找回来的最早的由我自己拍摄的作品了。这些照片中出现最多的场景是离外婆家不远的铁道,我小时候常去那铁道边玩耍。

记得很小的时候,约莫是2岁的时候,亲戚带我坐过一次火车,是去市里,那时候的火车在经过隧道的时候一片漆黑,2岁的我在每一次突如其来的黑暗时都会非常害怕,对当时来说,这个钢铁的怪物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它能带着人们去往遥远的地方。

(外婆家附近的铁道,俞家沟车站附近,摄于2007年)

小学时放假总爱去外婆家,有一次小姨带我穿过铁道去看露天电影,跟我说,你知道怎样才能走到大海边吗?我说不知道,她告诉我,只要一直顺着铁道走,就一定能走到海边。

我时常在想,海是什么样子的呢?一定比小河宽很多的吧?真正的海的形状,我只能从书或者电视上才能得知一二,这实在是超越了我的想象力。

多少年来,我一直都困在高山河谷的小城,从未去过远方,也从未再坐过火车,所以,顺着铁道走到底是不是真的能走到海边,实在不是那个身无分文的少年所能够验证的事情。

(外婆家附近的铁道,俞家沟车站附近,摄于2007年)

后来上了大学,所在的城市就在海岸,对于大海,也再没有任何新奇的感受。我坐过跨海轮渡,感受到过自己所处的周围都是茫茫无际的海水;也在火车上透过车窗看到过大海,感受火车沿着海岸线快速前进的壮观;也经历过火车上船再穿越海峡去向那孤立的岛屿;甚至也拥有了新的数码相机和能拍照的手机。

(火车在海南岛西海岸沿海岸线前进,摄于2012年)

但是照片越拍越多,大海越看越多,火车越坐越多。却再也没有曾经的那种向往,曾经那种期盼着坐上火车去遥远的地方,曾经那种拿着照相机小心翼翼的记录下周围的事物,曾经想要看到无边的海洋。

再也没有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