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our

我看见他闪亮的眼睛,看见他的双翼,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它穿过田野、 横跨城市、毁灭桥梁、烧干河流,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梦是眼皮里的壁画

發布於
祝看到我这篇絮絮叨叨的小文章的人新年快乐吧~

这是今天偶然在长毛象上看到的一句话,发布者叫“弱智吧”,它每天就是转嘟各种“弱智”的一句话,但这一句话,我丝毫不觉得“弱智”,反而像一首诗的片段,这就是为什么我用这句话作为标题的原因。

今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年,也就是我们生命中年复一年都会有的跨年的日子,每到这一天,在社交网络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盘点过去的一年,有的人回顾一年来做了什么,有的人回顾去过哪些地方,有的人开始感怀这一年的人和事。然后所有人都开始展望下一年,希望新的一年能对自己好一点,或者期盼自己的生活总归是能够往上走的。

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反而看到转发最多的是一条这样的话,“没有看到任何人在社交媒体上展望2022,也没有看到多少人在回首2021,基本上是一个不约而同破罐子破摔的概念”

但即使是2020年,大家的生活被瘟疫击得粉碎,往常按部就班的日子无法再继续下去,大家也并没有丧气,那就是希望吧。

回想起过去,在我小的时候,是没有跨年这个概念的,小地方的人,对公历年向来是不看重的,元旦也只是一个慢慢冬日里普通的放假的日子。第一次感受到跨年的气氛的时候,已经是我在外面独自生活之后的事情了,虽然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在不同城市都有的标志性倒数活动,但是节日的氛围是不难感受到的,在我的理解中,这大抵是大城市才有的,专属于年轻人的仪式感。

过去的十年中的大部分时候,我有着每年元旦假期外出旅行的习惯,因而跨年的时刻总是在夜间行驶的火车上,又或者是独自在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一起庆祝,最近几年元旦留在广州或者广州周边的情况多了起来,我还有印象的,比如2016年在南宁朝阳广场的青年旅社和着弹吉他的小伙伴吃着烧烤,2017年和奇遇的小伙伴们在树德生活馆看通宵电影,0点的时刻正是放映的间隙,大家一起聚在阶梯大厅里倒数着欢庆,还有2018年跨年夜在电影院不怎么愉快的去看《地球最后的夜晚》,以及2019年在苏州一群人聚在一起夜谈。

这一切在2020年就戛然而止了,我也不想再重复说什么两年来自己的生活面貌发生了什么什么样的变化,这没多大意义,事实上地球上所有人都在共享着这样命运的转折,就我个人而言,虽然这期间总是各种各样的坏消息充斥周身和期望一次次破灭带来的悲观情绪让人郁闷,但是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共情”,产生和他人共享同一个“故事背景”的想法。

最后,不论这个世界还会坏到什么样子,下一年到底还会发生什么,我还是按照惯例,祝看到我这篇絮絮叨叨的小文章的人新年快乐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