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維爾漁夫

觀天地,觀歷史。

區議會投票日:香港歷史上最長的一天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泛民主派順應民意,横扫建制派。
而我,一個半年多來一直關注香港人血淚抗爭的「局外人」,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 11月24日,不僅是香港當下之大變局,而且將會成為香港歷史的重要分水嶺。
事情雖然已經過了20天,但我還是想將這漫長一天裡的種種跌宕記錄下來,望世人銘記。


2019年11月24日,0點。港島軒尼詩道交通燈忽明忽暗,人行道的交通燈「噠-噠-噠」地響着,從大陸吹來的東北季候風為港島帶來微涼的天氣,人們拉緊身上的衣服,行藏匆忙。

 此時的街道十分平靜,這是香港5個月來難得的平靜。唯有空氣中的瓦斯氣味仍然揮之不散,提醒每一个行人,這座城市經歷過不平凡的日子。

夜晚的軒尼詩道。(圖片來源:tw.hotels.com)

一個小時前,北京人民日報官方帳號發出了23日最後一條微信——「人民日報評論員:利用香港遏制中國發展是白日做夢。 」

該評論員聲稱,當前香港面臨的根本不是所謂人權和民主問題,而是儘快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維護法治的問題。人民日報將矛頭指向美國,為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大發雷霆。

0點剛過,多產的香港黃絲KOL,人稱「燈神」的蕭若元發出睡前最後一條片,為即將展開的區議會選舉推波助瀾。

他再三強調選舉日必須注意的事項,同時對選舉結果做了預測:第一,民主派一定贏;第二,不會有大規模作弊,第三,起碼贏一百二三十席,目標是要過210席,控制所有區議會就可以形成一個在野政府。

同一時間,本屆區議會選舉唯一被DQ參選資格的黄之锋也睡不著,他落樓再看了看海怡西的投票站,黃之鋒向支持者大聲疾呼:「雖然自己無法成為候選人,但都非常希望可以送到自己身邊嘅戰友入區議會,踢走保皇黨。」

視察票站的黃之鋒(圖片來源:黃之鋒臉書)

此時離香港區議會選舉只剩下7個小時,香港享受著難得的平靜,路面車輛漸稀,市民上床睡覺。

昨日已經結束,但香港歷史上最長的一天剛剛開始。

 

天亮——選前

4點,天還沒亮,香港的印刷廠工人將新鮮滾熱辣的報紙搬上車,車輛將報紙四面八方散向全港,在一個新媒體的時代,報紙仍然是打開香港早晨的鎖匙。

親北京的報紙,字墨中滲透著強烈的焦躁不安。大公報頭條是:「建設力量告急 啞忍無出路 今日一票止暴」。

文匯報的頭條標題,顯得更為迫切:「建制全線告急 靠你一票救港 ——縱然黑色恐怖猖獗 服務社區初心更堅」。

頭版列出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鄭泳舜、麥美娟、何啟明、顏汶羽、陳學鋒、陳家珮的照片,照片上一致打上鮮明的「告急」紅戳。

另一家親中報紙星島日報就冇嗮火氣,他們的頭條是:「風波裏的區選 各派未言樂觀。完全看不到態度。」

黃絲陣營根本唔同你客氣,目標明確,態度堅決。蘋果日報氣勢洶洶,打出「奪回政治實權重要一步」的大標題。

蘋果日報採訪了「6·12」運動中眼睛受傷的老師楊子俊Raymond。他對區投的想法,基本代表了整個民主派的想法:民主派如果能在區議會選舉取得勝利,長遠有助贏取立法會六個區議會功能界別議席,以及特首選舉委員會內117個區議會選委議席,以在制度內爭取民間訴求。

一直以來,區議會不過是香港級別最低的選舉,通常情況下投票率較低,選情波瀾不驚,關注點都是社區問題。

但这一次,全世界媒體都把焦點集中在這個南海之濱的城市裡。過去五個月,香港發生的一切都可能濃縮在這一天之中表達。

《華爾街日報》稱,2019年是香港首次對所有452個民選議席進行選舉。BBC指出,11月24日的選舉被視為選民對特首林鄭月娥政府的一次考核,也是對一直支持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建制派的一次挑戰。

三日前,英國《衛報》一篇文章認為,近六個月的抗議活動打破了人們的日常生活,週日舉行的區議會選舉,將會成為對於反修例運動與爭取更多民主權利的民意測驗。

準備在區選中繼續硬撼八鄉南的朱凱迪早早醒來,6點22分他在Facebook上發出戰前動員:「投票前先看看《紐約時報》這輯運動人照/提醒自己的來路/為何還要參選和投票/贏了或輸了後要幹什麼——繼續戰鬥」。

6點40分,香港的太陽照常升起。天文台預測當天氣溫24度,全天晴朗,難得的好天氣。

這是一個獨特的清晨。港九新界的街頭陸續出現一些防暴警員,難得的是,警員不再如過去五個月以來那般殺氣騰騰。8000多名警員分赴全港600多個投票站維護秩序,顯示出港府對區議會選舉能否順利進行的擔心。市民亦有憂慮,假如票站發生衝突,不知警員能否保持中立、秉公執法。

票站外的POPO(圖片來源:路透)

今年選舉季局勢格外緊張,雙方都有多名候選人遭遇襲擊。《紐約時報》報道稱,「人們普遍擔心,由於騷亂,市政當局可能會推遲投票。」

未夠7點的休息日,大街小巷上已經出現了大量市民。平日睡到日上三竿的他們早早拿著身份證出門,奔向各自所屬的投票站。7點30分,十八區600多個投票站準時開門,工作人員發現,門口早有大量市民排隊。

3分鐘後,人民日報官微發出人民銳評 :「行動起來,不讓香港再受傷——今天你不站出來說話,明天你就沒有機會說話」,鼓勵港人出來投票。

與此同時,一大群记者等到了黃之鋒,他一大早來到海怡西投票站,站在人龍中排隊。黄之锋接受採訪話:「香港人這麼早起床出來,是不知道下次選舉會不會被取消。希望這次選舉讓世界看到香港人的堅持。」

8點,特首林鄭月娥來到羅便臣道高主教書院票站投票,她表示:「今年區議會選舉經過幾個月的社會動亂,面臨挑戰很大,但我很高興經過各方的努力,全港600多個票站已順利開始投票,只有兩個票站有數分鐘延誤。」

林鄭在票站。(圖片來源:大紀元)

林鄭月娥稱,多人出來投票是好現象,並指過去數日社會相對安穩平靜,這不只是為這場區議會選舉投票,而是市民對香港走出困局、重新出發的希望。

前任特首董建華投票完之後非常激動地表態:「我知道部分市民對暴力亂港敢怒不敢言,今日是最好的機會,希望選民用手中一票,換取香港更好的未來。」

另一位前任689就非常低調,投票完之後靜靜雞離開,冇同記者講嘢。

可能,「沉默的大多數」到底有冇,到底站在哪一邊,兩位前任特首心中並沒有數。

至此,所有擔心的人,貌似可以略為放放心。無論建制還是泛民,無論香港還是北京,都在積極呼籲市民投票。雙方都把區議會選舉當成了全民公投,希望民眾對香港過去5個多月的亂局表態。

這個早晨萬人空巷,香港市民都集中到了投票站。

天恆邨的年輕人Leo,一周以來每天都在屋邨之內喊口號,呼籲大家參與投票。早上7點半,當他和夥伴來到投票站的時候,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找到了龍尾。对于如此高的投票率,他深受鼓舞,「早上年輕人比中老年人還多,我覺得這次有很大希望。 」

之前有黃絲KOL不斷放出消息稱,如果投票過程出現混亂局面,投票可能被終止並開始計票。所以,大批有投票意願的市民,都選擇一早出來,有市民話「怕晚一點可能發生事情」。

亦有另一位黃絲KOL認為,這是一種策略,希望大量市民排隊,讓來自親建制派的老人家望而卻步。

今次投票現場,市民的認真程度令人驚訝,畢竟,這座城市的人們半年前仍被看作政治冷感的代表。有年輕選民表示:「我較咗十幾個鬧鐘,今朝一定要起身投票,他們對著小朋友示威者開槍,這次一定要投票。」

另一位在投票現場的媽媽,她說的話令人動容:「我有兩個孩子,我覺得更加有責任,如果今天不出來投票,我怕兒子那一代,他們沒法投票了。」一位中年師奶進去投票之前,甚至親了選票一口說:「希望能做到自己心中想的事。」

票站旁邊有防暴警察,氣氛不免有些緊張。但有的市民表示並不害怕:「我來投票是正常權利,防暴警員來了也不能怎樣,除非他們有特別的私心。」

在眾所周知爭議很大的元朗地區,一位女士表示:「元朗是比较敏感的地区,我想看看和我一样的元朗人的心结会不会打开。」而另一個撕裂嚴重的地區黃大仙,則有一位阿姨站在建制一邊,佢話:「最緊要是不搞事的人,最怕黑衣人,亂來的。」

排隊投票。(來源:路透社)

民主派大嗌「五大訴求,一起公投」,建制派就話「拒絕沉淪,靠你一票」。

香港早晨,不論黃藍,香港人不約而同走向一個目的地,做相同的一件事。他們相信,自己手裡的選票可以成為這一天關鍵的一票。

對於這場選舉,所有候選人都極其重視。在此之前,建制派的候選人一直在抱怨選舉不公平,他們連做街站都會受到衝擊。因此,建制派一度希望推遲甚至取消選舉。

但最後,四面八方,三山五嶽,最終都以一場公投的名義,走進陽光之下,all in壓上全部。

在一眾保鏢簇擁下,屯門樂翠選區候選人何君堯一大早走上街頭拉票,之前遇刺受傷,似乎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英國人權組織觀察員Pulford落到屯門觀察區議會選舉,他和何君堯在街頭偶遇,Pulford對何生講:「你做壞事!你的榮譽學位被褫奪,我都有幫手。」

何議員唯有苦笑:「你好,good luck。」

灣仔大佛口選區,建制派的李均頤一早來到莊士敦道上拉票,人們發現她衣著平常,沒有穿上有民建聯標誌的競選服裝。李均頤解釋說:「今天要進入票站觀察情況,所以沒有穿戰衣。」對於選情,李均頤相信和對手非常接近。

李均頤的對手——灣仔區候選人梁柏堅沒有出現在投票站,他仍然在理工大學。

8点42分,梁柏堅在網上呼籲:「香港人今日為咗投票可以去得幾盡?唔緊要我陪你!我今日又清晨開始喺理大盡力行盡每一個角落。我哋香港人各自喺唔同嘅崗位盡做!晨早投完票都可以幫你心儀嘅候選人自發助選。記得我哋要贏就一齊贏!」

然後他在臉書上PO出了灑滿陽光的POLYU走廊……

投票日的POLY U。(來源:梁栢堅臉書)

海嘯——過程

8點46分,人民日報官微放出一條視頻「香港藝人,集體站出來」,包括成龍、惠英紅、陳小春等四十多名藝人,號召大家出來投票,重建香港。當然,這是代表建制的親中力量。

香港人沒有令北京失望,投票的人如同缺堤洪水淹沒了600多個投票站。剛過8点半,已经有15萬選民湧入票站,投票率是3.82%,比率是上一届1.28%的两倍多。

蓝田聖愛德華天主教學校,从路面排上人行天橋,過去興田商场,進入興田村才看到人龍末尾。

柴灣的人龍,從新翠花園排到柴灣港鐵站。沙田瀝源票站外排隊人龍打蛇餅,岑子杰在這區參選,有人高呼用蛇餅打敗蛇齋餅粽。大浦,更一度成為全港投票率最高的地區。

有人開始用海嘯來形容這一天的形勢。

排隊人龍。(來源:彭博社)

9点半,投票率高達10.41%,42萬人投票;

10点半,投票率達17.43%,共72萬人投票,人数比上屆增加了2.4倍;

11点,投票人数突破100万,2015年的同一時間,只有34万人投票……

在香港的選舉歷史上,高投票率歷來都是有利於泛民主派。中午1點剛過,蕭若元就在Youtube上,單方面宣告民主派獲勝。

繼凌晨的預測后,蕭若元進一步做出三個預測:第一,總投票人數超過300萬;第二,民主派一定獲得超過一半議席;第三,十八區裡面民主派可以控制十五六個區議會。他認為,最樂觀的估計,是橫掃400席。

「這是和理非抗爭的巔峰,如果不是北京政府,香港政府已經瓦解了,這件事就結束了。」選情勝利在望,蕭若元唯一擔心的是最後會被暴力衝擊,導致選舉結果有問題。

中午1點半,投票率達到36.89%,152萬人投票,總投票人數已經超過上一屆區議會選舉。

下午,因擔心香港仔選區投票率不夠,何韻詩和葉德嫻來到香港仔選區,為泛民候選人黃銳熺站台,大喊選情告急,香港眾志的兩位核心人物黃之鋒和周庭也來到一起站台。

左起何韻詩、黃銳熺、葉德嫻、周庭。(來源:AM730)

黃銳熺話:「這是一場民主黨和保皇黨的對壘。」長達數月的反修例運動,讓原本事關政見的選舉,變成了事關正義的抉擇。葉德嫻在助選中說的話,頗為感慨:「我這麼大年紀,人之將乜,其言也善,要相信我。 還有五成的人沒出來投票,百思不得其解,經歷了這麼多怎麼還不出來投票。」

周庭三年前有過競選經驗,利用語言優勢接受日本媒體採訪。她以警方亂射催淚彈作為助選的理據,希望大家以選票支援民主派。催淚彈某種程度上成為了這場選戰的重要助力,它的威力逐漸在選舉結果中展現。

到了3點,人們便發現,警方在哪裡射的催淚彈多,哪裡的投票率就高。

沙田的投票率非常強勁,截至3點半,沙田投票率已經有49.66%。

下午,早前遇襲未愈的岑子杰,插住拐杖來到沙田動員,「我相信今日就系給所有想出來、未出過來的人,一起為香港的未來投票,我哋唔能夠只關注政治,不顧民生;更不能只關注民生,而放棄政治不去表態。 」

沙田城市廣場曾經發生多次警民衝突,因而帶來高投票率,市民希望用選票表達意見。同一時間,灣仔區投票率達47.8%,荃灣區投票率為49.81%,油尖旺投票率是48.21%,這些警民衝突頻繁區域的投票率,通通高於全港大盤的47.26%。

海嘯一般的投票人群讓建制派感到極大壓力,4點時的投票率已經達到五成,大大超出了建制派的預計。

焦慮的氣氛,在建制派中蔓延。下午5點,長毛梁國雄與民建聯主席李慧瓊在海心公園發生衝突。

在海心公園拉票的李慧瓊大呼告急:「民建聯現在選情是全線極之告急,懇請所有支援我們的朋友出來投票,我也呼籲所有市民,想香港重新出發的,想停止暴力的,都出來投票支援我們。這次選舉在這麼大的騷亂當中進行,非常艱難,所以我們一早就告急。」

同場競票的對手梁國雄唱起對台戲:「她是撐警暴告急,任何一個暴力她都反對,就是不反對警察暴力。 」

梁國雄大戰李慧瓊。(來源:香港01)

在李慧瓊離開的時候,長毛及其支援者圍困李慧瓊的車,李慧瓊支援者和長毛髮生肢體衝突。

另一邊,「嗰個囡仔」——工聯會副理事長麥美娟早在下午3點就坐不住了,她在網上PO貼大聲告急:「現時我嘅選情非常嚴峻,衷心希望你與你嘅家人出來投票,支持1號麥美娟。」

她對於上午人流過多造成長者投票不利作出回應,「過去幾個月來,我哋面對一個前所未有不公平的選舉環境作競爭,今早就人重覆排隊,阻礙他人投票。現時票站輪候時間已經縮短,我希望大家可以行出來,以手上嘅一票搵返我哋之前嘅香港。」

眾人關注的焦點,樂翠選情非常膠著,何君堯和盧俊宇兩人均在下午打出告急牌。何君尧實事求是地告急:「今天这情况非常急,從來未試過投票率如此高及踴躍,我告急的原因實事求是,因为選舉非同凡響。我不会覺得自己系‘行铁橋,奀過先,包保掂’。」

而他的對手民主党盧俊宇,則擔心某些傳言導致街坊不出來投票,「本來我是審慎樂觀的,但不知道誰傳出來,話盧俊宇或民主派穩贏,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的數據,雖然高投票率對我們有幫助,但我們仍然非常謹慎,我們需要提醒街坊,未投票的一定要來投票。」

下午就打告急牌的何君堯。(來源:頭條日報)

到了日頭西斜的時分,何君尧告急、周浩鼎告急、麦美娟告急,陈家珮告急……一眾建制派大將全线告急。

民主派這邊反而比較淡定,王進洋不告急,林浩波不需要告急,就連與李慧瓊近身肉搏的長毛也不打告急牌。

6点半,全港投票率60.36%,超過240萬人投票,已經打破香港有史以來所有選舉的投票率記錄,海嘯依然沒有停下來。

傍晚7点,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蔡子強在接受有線電視採訪的時候,對選舉結果仍然非常審慎,他認為沙田、葵青、深水埗、中西區最有可能贏過半。

晚上8点,另一名香港著名才子陶傑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說:「畢竟幸運的是沒有暴力衝突,因為這兩天勇武派激烈分子不會有行動出來挑釁,對方也不敢用喬裝人士假裝黑衣人,這個情況跟這兩天國際形勢發展有關係。」

他認為這是一個機會,反送中運動告一段落,「鬧出這麼大的事,是林鄭月娥一手造成,要避免反送中這種悲劇,就要實現一人一票選特首和議會,實行雙普選。」

陶傑講笑咁講:「我不希望泛民赢,或赢得太多,親中的贏一些讓北京放心,不然會洪水爆發,泛民獲得管治權。中共最怕,就是真正的選票推翻。」

晚上9点半,灣仔大佛口的投票率有六成半,這一區的候選人梁栢堅仍然在兵荒馬亂的理大中接受採訪。戴耀廷,「風雲計劃」的發起人,悄然出現在街頭为梁栢堅拉起了票。

這次,戴耀廷推動「風雲計劃」,動員泛民及獨立全部人力,將過去沒人出選,令建制派自動當選的選區全部填上。被認為是泛民勝選的幕後軍師。(來源:商周)

梁伯堅的對手李均颐則坚持到最后,她始終认为高投票率不一定对建制派不利,「這幾個月很多人不敢表態,這次機會可以讓人們說出我們要穩定還是激進。」到了這時候,她依然真心相信,「沉默的大多數」必定是和她站在一起的。

7點半,263萬人投票,投票率升幅有所放緩。

老蕭又按捺不住,繼續在網上發聲,呼籲選民去投票。因為,他發現大陸媒體全部發功,在不同渠道鼓吹投票,北京動員了所有可以動員的人回港投票,建制派覺得以這兩年新增的選民,極限動員可以去到120萬票,是可以贏得選舉的。

不過,計數這件事,人算不如天算,建制派恐怕估計不到,香港市民的投票意願竟然如此高漲,極有可能超過他們預計的總數。蕭若元說:「如果投票率達到300萬票,你只有120萬票,將會面臨慘敗。」

燈神呼籲選民最後兩個小時努力出來投票,一定要打低對方幾個大頭,李慧瓊、何君堯、柯創勝之流……

晚上11點,港九新界600多個票站陸續關門,選委會正式宣布:這一天投票率71.2%,總共有294萬選民投票。

投票率超過任何一屆香港的選舉,這是一次民意海嘯。(來源:區議會選舉官網)

在投票結束的一刻,陶傑說:「今天,在這個歷史時刻,每個香港人投出的是人性的一票、良心的一票、常識的一票。」

投票海嘯席捲了南海之濱,「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築成了這個城市人心的分水嶺。


雪崩——開票

24號一整天,全世界屏住氣息盯著香港,一邊關心投票率,一邊為投票秩序擔驚受怕。

但這一天,出奇地平靜。全港票站和平海嘯,激烈的爭議和意外並未發生。全天最具爭議的事情,發生在港島堅尼地城。23点16分,坚摩选区發現有不知名票箱被防暴警察搬到票站,在場市民對此质疑。現場有幾十名市民聚集,人們鼓譟質問。

坚摩选区的爭議票箱。(來源:星島日報)

該區选举主任Leo話:「這是AO701特别投票站,是轮椅不方便残障人士使用的特别投票點的票。」市民對解釋並不滿意,但最後並沒有阻止開票,經查,外來票箱中只有兩張選票。

晚上11點,選委會主席馮驊親自打開票箱,宣告點票開始,全港十八區452個民選區議會議席,陸續揭盅。

朱凱迪心情忐忑:雖然八鄉南有7294人投了票,投票率達72.2%,正常判斷高投票率應對民主派有利,但今天的香港並不正常,所有人都在票站屏息靜氣等點票。

時間已經跨過凌晨零時,但11月24日並未結束。

0:03,第一個結果開出,朱凱迪團隊的陳樹暉在元朗區洪福獲勝。這是最早宣佈結果的選取,民主派先拔頭籌。

陳樹暉先拔頭籌,建制派要等一個小時才贏得議席。(來源:網絡)

0:15,港島南區田灣選區袁嘉蔚胜出,她感謝4000多位田灣街坊支持。她認為,這些選票不是她一個人的,而是屬於所有田灣居民、香港市民的。「勝選代表要肩負更多責任,除了在地區服務、組織居民之外,在面對社會如此的時局,我們要扛起更多……不要忘記仍然有少數抗爭者還在理大之內,希望大家繼續聲援,關注被捕人士,未來面對漫長訴訟刑期,我必定會全力幫忙……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聽她的勝選感言,就知道她是屬於哪個陣營。

0:30,岑子杰獲勝,他表示這個結果是瀝源選民對手足的支持,並呼籲警方馬上解封理大,停止檢控手足,馬上落實五大訴求,回應市民聲音。

0:37,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助理、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辉在荃湾海濱獲勝,擊敗自1991年起當選、連任七屆的狂人鄒秉恬。

接著,同為佔中時候學生領袖的前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在元朗元龍選區以3177票擊敗經民聯的現任區議會副主席王威信。張秀賢表示,以往建制派當選,所做的事情都令選民失望,他上任後會用區議員的力量,盡快要求政府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0:40,海怡西傳來消息,黄之锋的手足林浩波以800多票戰勝了公開罵示威者「曱甴」的陳家珮。陳家珮落敗後,大批在場監票的市民高呼要求與她「自拍」,陳不發一言就即時離開了現場。

另一邊,油尖旺葉浩東落敗,深水埗鄭永舜落敗,黃埔東梁美芬落敗,青衣麥美娟落敗,甚至連做了28年議員的鄒秉恬也落敗……

1点前陸續開出的選區結果,竟然一個都沒有。有些重要人物連開票現場都沒到,譬如東涌南的周浩鼎。

建制派唯一的好消息,是土瓜灣北的長毛選情不利,而另一邊號稱獨立的謝偉俊領先。

直到凌晨1点,建制派才在櫻桃選區勝出,鐘澤輝為建制派開胡。曾經是建制派堅不可摧的政治堡壘——區議會,土崩瓦解了。

在開出的一個又一個選區中,人們最為關注的,顯然是元朗樂翠區。告了半日急的何君堯,終於迎來了選民的審判。

凌晨1點左右,樂翠點票完成,當選舉主任宣布盧俊宇以3839票戰勝何君堯的2626票當選該區區議員,成個票站掌聲如雷,票站外過百名選民奔走相告,人們在街头开香槟慶祝。有人戲言,不明狀況的,看場面還以為是香港贏了世界杯。

開香檳慶祝何已完。(來源:大紀元)

盧俊宇來到支持者當中,一起舉杯慶祝。他感謝每一位作出選擇的香港人,為香港人堅守良知、堅守公義而感動,「選舉是對於何君堯的政治取向、人品、行為清晰的否定,他真正煽動暴力的言語,是社區不願接受、不願見到的。我相信今天投票的街坊,不贊同何君堯背後做過的事。」

盧俊宇認為,這次選舉是一次公投,各區民主派的得票率正正反映了林鄭月娥的政府不得民心。

而向來以囂張著稱的何君堯,則以「翻天覆地」來形容選舉結果,「很遺憾!我在今次的區議會選舉中落敗,只得二千六百一十三票!雖然比上屆增加了五百多六百票,但仍輸給對手盧俊宇近一千二百票!今年非常,選舉非常,結果也異常!」

他的臉書之下罵聲如潮,何君堯倒是淡定,沒有在評論區發飆,哪怕人們為敗選的他冊封了新稱號——「何已完」。

上屆還有290多席的建制派,隨著這些大佬們的相繼倒下而崩盤,多米諾骨牌從新界到九龍,從九龍到港島。直到凌晨1點半,建制派贏得的議席還是個位數。

1點40分,「燈神」蕭若元發布了選舉日最後一條片,雖然只開出了不夠100個議席,但他推斷民主派最終會贏得400席,同時橫掃十八區區議會控制權。他贈送了三個字給建制派:「冚家鏟」,老蕭眉宇中盡是快意恩仇。

民主派這邊,比較知名的落敗者只有朱凱迪和梁國雄。

在鄉事勢力大本營的八鄉南落選,朱凱迪很有風度,立刻承認敗選:「我點都冇諗到,對手竟然可以動員多1000幾票出來,我很佩服這種動員能力。即使如此,我也願意以我立法會議員身份與區議員一起服務八鄉的居民。」

朱凱迪沒法擊破鄉事勢力,痛快認輸。(來源:壹周刊)

長毛與李慧瓊「糾纏」到最後,僅以300幾票惜敗。他出戰建制派大boss,逼得李慧瓊手忙腳亂,無法去其他區助選,間接支援了其他泛民戰友,可謂雖敗猶榮。

落敗的長毛情緒激動,他為香港人叫好:「香港人用七成投票率向全世界講,反對林鄭管制,反對警察暴力。今天香港人爬過了這座山,但小弟沒有爬到山頂,令大家失望。但今天我們可以為香港人創造了歷史大力鼓掌。」

勝選的議員們,不約而同把勝利送給香港人。

鄺神俊宇表示,「這是一次破天荒的投票,如果政府繼續當冇事發生,林鄭就是那個沒有睡醒的人。」

張秀賢話:「這次就是民意的力量,是民意海嘯。」

林浩波講:「這樣的結果,是市民給出了很清晰的信息,告訴香港政府,告訴中國政府,到目前為止,對他們的做法不滿意。」

鐘禮謙動情地說:「希望大家不要只是關注區議會,我們要的不是議事堂再見,是所有人煲底相見。」

這一天坚持在理大採訪的梁栢堅,是唯一全天沒有參與選舉活動的候選人。漫長的一天行將结束之際,已經勝選的梁栢堅結束在理大的採訪走了出來。

梁議員穿過警察防線,神情落寞,背後是戰場一般的理大校園。面對其他媒體的採訪時,梁栢堅潸然泪下:「一塊磚壞了,容易修復,但人心的修補,是要一代、兩代、三代,不是用盡全力可以修復的。」

很多人未必理解,對於香港人來說,這漫長的一天意味著什麼。

民主派獲得大勝後,《紐約時報》的報道與那一刻的港人感同身受:「在香港持續數月的街頭抗議的鼓舞下,親民主派候選人在週日的區議會選舉中取得了驚人的勝利,投票人數創下記錄,生動表達了這座城市的願望及對中國政府的憤怒。」

非建制派最終獲得388席,橫掃十七個區議會控制權,香港變天了。(來源:立場新聞)

這一天太長了,長到香港人要用5個多月的浴血奮戰去爭取;長到北京要用22年才發現他們已經與這裡的人民漸行漸遠;長到全世界華人要用兩百年時間才知道,什麽才是我們值得用生命去捍衛的共同價值。

香港人光復的,不僅僅是11月24日,也不僅僅是香港的區議會,而是所有人心里的正義與良知。

這漫長的一天,是香港人把抗爭昇華到為自由民主而戰的標誌性里程碑,他們眾志成城告訴金鐘,告訴北京,乃至告訴全世界,香港人肩負著捍衛自己未來的使命,這份使命感令他們堅不可摧。

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

(Nicky & Low)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