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吞舟

公众号“大鱼吞舟”的备份区

从武汉肺炎到美国病毒,人们为什么愿意相信阴谋论?


“冠状病毒是美国培育的吗?”这个问题目前似乎无法回答。天下乌鸦一般黑很好证伪;说“冠状病毒是美国培育的”这个命题并不科学,是因为ta无法被证伪。

目前关于病毒仍然有很多未解之谜,其中关键就在于该病毒究竟从何而来。

新冠肺炎的源头问题,不仅是一个科学方面的问题,也是一个事关话语权的问题,而在话语权背后又牵扯着国家利益。中美在这个问题上不约而同反应激烈,也都在情理之中。

近一段时间围绕着新型冠状病毒的反应双方都可谓“强硬”,这也是两国近年来国际话语权和国家利益之间的又一次延续。而赵立坚之所以成为舆论焦点,则在于他因为自己的推文被牵扯进了中美之间的这场争执。

 在赵立坚发表那几条引起巨大争议的推文之前,2020年2月美国《华尔街日报》还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激起我们强烈反应。

▲ 来源:《华盛顿邮报》网站截图

在这次疫情背景下,中美关系的恶化是一个环环相扣、连锁反应的过程,很难完全地归因于其中的某一方。

美军带来的病毒?

去年10月在武汉所举行的世界军运会结束之后半个月,在武汉开始出现了疑似病例,12月之后我们就开始慢慢爆发。

 军运会期间美国部分运动员没有住军运村而是住在东方酒店,而此酒店就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

 期间,美方有五个军人因疟疾反应前往金银潭医院就诊,疟疾在热带来讲是常见疾病,在美国并不是,在武汉也不常见。

 屠哟哟指出新冠肺炎的病人的初期的反应跟疟疾非常像,而治疗疟疾的奎宁是现在效果最显著的治疗肺炎的临床药。

 疟疾、武汉、肺炎、美军这几个关键词能组成一个合理的故事,我们可以选择合理的怀疑,但是在没有确定的科学证据面前,一切都只是怀疑。

 所以我们希望美国公布去年 10 月 18 号到 10 月 27 号到武汉参加世界军运会的美国的军人包括随团的所有人员,他们的健康报告。

如果我们需要阴谋论,可以梳理下疫情时间线:

 2019.7月

美国疾控中心关闭疑似发生病毒泄露的位于马里兰州的生化武器实验室;参加武汉军运会的运动员在马里兰州训练;

 2019.8月

电子烟病患者肺部症状与新冠肺炎症状相似;

 2019.9月

美国宣布境内爆发“流感”;

 2019.10月

盖茨基金会在纽约举办流行病演习,模拟一种冠状病毒肆虐地球的情况;

 2019.10.18~27

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

 2019.11月

新冠病毒悄然传播,华南海鲜市场成为重灾区;

 2019.12

月底武汉政府正式通报“不明肺炎”;

 2020.1月

中国正式向世界通报,1.23 武汉封城;

 2020.2.4

冠状病毒研究的权威--加拿大科学家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开会期间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2020.3.13

CDC主任Robert承认部分新冠患者被误诊为流感。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月陷入舆论风暴

再来看看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深陷阴谋论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非典之后,国家为了加大对新发传染病病原研究,在武汉成立的生物安全最高等级P4级别实验室。

▲ 深陷舆论风暴的研究所

当时随着武汉疫情的极速升级,武汉病毒所遭受到连串质疑:如“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病毒是从P4泄露的”“军方接管P4”“某研究人员因病毒泄露死亡”“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某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领导”等,引发了各界的持续关注。

深挖出80后所长以及她的丈夫,再扯出饶毅、施一公未能入选院士的陈年旧事。

拿出石正丽团队15年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该项实验用中华菊头蝠分离出的spike蛋白加小鼠中的SARS-CoV病毒骨架,嵌合成了一种新的病毒,该病毒在小鼠体内产生很高的病毒载量与致病的症状。

与之相对应,石正丽的学生,同样来自武汉病毒所的研究员周鹏,曾在2018年发现过一种可致猪腹泻的冠状病毒。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当然它们还都属于冠状病毒,而且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发现在同一只菊头蝠中同时携带了SARS样冠状病毒和这次猪病的病毒。而冠状病毒重组很厉害,就像搭积木一样,我的模块放在你那里,你的模块放在我这里,说不定将来重组成什么。”

综合这些信息而言,当时的阴谋论指向新冠肺炎病毒有可能来自人工编辑,以及武汉病毒所掌握了编辑病毒且编辑出动物传人的病毒的技术。

阴谋论者恰恰在这个地方犯下了逻辑错误——在疫情已成事实之后,他们很轻易地从资料中找出了与相关的那一小部分,然后就推论得出了“疫情是人为”的结论。


 阴谋论致力于提供一种简单的答案

新冠病毒正在越来越多的国家肆虐,可以想见未来造成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将会十分惊人。届时很有可能形成集体性的愤怒、怨恨、追责的舆论与情绪,而病毒源起国将沦为发泄对象,被孤立、排斥,甚至是遭遇难以承受的伤害。

 如果新冠病毒源头是发展不尽人意的小国,或许尚能获得一些同情,但是对于深度嵌入全球利益格局的大国,将有可能遭受巨大的反弹,必然会有人借机大做文章。

 3月1日,《南美洲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报告》发表在病毒学国际交流平台,该报告指出一株巴西“Brazil/SPBR1/2020”病毒的基因组跟中国此前公布的“Hu-1参考菌株”有3处不同,其中有2处跟德国慕尼黑群聚传染事件中提取的病毒“德国/BavPat1/2020菌株”非常接近。

 这是否意味着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出现了突变,还是说本来就有多个源头?

 从这一角度来说,将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归因于某一个国家是不适当的。新冠病毒源自中国、源自美国,又或者源自中美之外的其他国家,皆有可能。

也可能会有另外一种结果,也就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源起最终将会是一个未知之谜。因为即使某个国家早已知晓或是得出研究结果,也有可能不会将之公之于众。如果想到最终结果,则不得不要求各个国家展开大规模检测、多国共同研究,以及公开本国数据。

世界非常大而且非常复杂,其实绝大多数事情之间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

所有的阴谋论,都在致力于为它的受众提供一种最为简单的答案,使他们可以用自己极有限的知识,去快捷地解释那些复杂现象。

相信阴谋论是人的一个思维本能,人们总是希望能给复杂而混乱的世界找个简单的解释。在以“我愿意相信”为心理基础上,不承认巧合,不承认一些事情是自然发生的,认为一起的背后都有联系、有目的。

事后看迹象总是清楚的,我们能看出它当时预示著什么样的灾难,但在事发之时迹象总是模糊不清,有各种互相矛盾的理解……

END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