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Attention 的意义

發布於

2003 年时年 70 岁的 Sontag 在 Vassar College 的毕业致辞上说:


Pay attention. It's all about paying attention. It's all about taking in as much of what's out there as you can, and not letting the excuses and the dreariness of some of the obligations you'll soon be incurring narrow your lives. Attention is vitality. It connects you with others. It makes you eager. Stay eager.


次年 Sontag 不幸离世,因此这份对大学毕业生的殷切祝愿也可以看做 Sontag 对自己毕生创作的经验进行的诚实总结。作为文化 icon,Sontag 并没有将文学与艺术的核心归功于灵感,创造力,或者想象力,而是归结于看似平凡的 attention,这本身就引人遐思。


让我想起20世纪中叶,纽约学派代表诗人 Frank O'hara 所推崇的 “attention equals life” 的美学。对 O'hara 而言,创作者通过 attention 记录了日常的人类经验,因此 attention 本身为人类存在提供了确证,所以我们可以好不夸张地说 attention,尤其是作为创作和生活方式的 attention,就是生活本身。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为什么 O'hara 在著名的诗歌 “Meditations In An Emergency” 中斩钉截铁地说道,“It is my duty to be attentive”。当我们对周遭的生活 paying attention 的时候,不只是我们的创造触角,就连我们整个人都为之变得清醒,变得鲜活。因此 attention 和 awakening 有着密切联系。这意味着我们在关注世界的同时,也在一层一层地唤醒自己。为了这份清醒和敏锐,我们务必 stay attentive。


可见,当 O'hara 看似言过其实地宣告,在危机来临的时候,他依然不愿放弃 attentive to the world,因为这是他的 duty,他不仅在试图界定一个新潮诗人对自己的职业身份的期许,更重要的是,他还希望这份审美的义务能够超越诗人身份,统摄自己全部的人生。换句话说,他渴望成为 attentive human being,而不仅仅是 attentive poet,这是他选择的在危机中生存下去的方式。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