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欣赏的风险

当我们欣赏/崇拜一个对象的时候,意味着我们的身心处在“开放”的状态,因为我们欣赏的对象在我们眼里是令人惊叹的存在,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更像她,变得更出色,更独特,更富创造力。无怪乎克尔凯郭尔认为欣赏是自我臣服的过程,因为臣服是快乐的所以它也是心悦诚服。

但是自我臣服还有曝露脆弱的一面,至少潜伏着两重风险。

一重是“匹配问题”。

如果我们欣赏的对象并不值得我们沉甸甸的欣赏,或者压根不值得欣赏呢?陷入欣赏的漩涡的我们就如同跌入爱里一样,对欣赏的对象总是报以孩童式的热情和信赖。因此偶尔的错误和经常性的偏颇在所难免;我们要么高估欣赏的对象的价值,要么彻底错估。到头来,我们在欣赏关系中传达的孩童式的天真就会变质,成为孩子气的愚蠢和无知。所谓快乐的自我臣服也有了盲目的风险。

另一重是“接受问题”。

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世俗化的世界,一切的奇迹,偶像,楷模都要经受犬儒主义者一遍又一遍的质疑和鞭挞。在这种祛魅的风潮的影响下,任何欣赏活动都有可能不被理解,遑论接纳。人们倾向于用负面的词汇去形容那些快乐的臣服者:他们要么幼稚浅薄,要么丧失自我,要么灵魂空洞,要么不可理喻。“快乐的自我臣服”也许会让我们误以为欣赏是个轻松的话题;但扛着外在的压力执着于欣赏一个对象,其实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