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独一无二的倾心

东:你说,独一无二的倾心是爱的必要条件吗?


我:爱要求无可取代。你爱一个人,是倾心于他这个特殊的个体,他身上的一切特质都是他所独有的。差之分毫,就不是他了,你也不再倾心。


东:你这要求未免太高。假如你总是格外倾心温柔的人,因此你喜欢甲身上温柔的特质, 同时也被乙身上温柔的特质吸引。你认为你对甲或乙的倾心是独一无二的吗?


我:我希望如此。虽然甲和乙都是温柔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对他们的倾心是笼统的,不加区分的。换句话说,因为甲的温柔和乙的温柔不同,所以我对他们各自的倾心都是独一无二的。


东:我看不出甲的温柔和乙的温柔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如果你喜欢吃草莓味冰淇淋,今天的这支和明天的那支有什么不同呢?同样的,你被人身上温柔的特质吸引,所有温柔的人都应该是你潜在的倾心对象。只要甲和乙都是温柔的人,担得起这个形容,那么他们在温柔这个特质上有什么差别呢?而且,这难道不是我们所有行动的基本模式吗?我们先有一个抽象而概括的概念,进而在概念的指引下,去世界中找寻符合条件的具体对象。


我:我觉得你所用的冰淇淋的类比并不成立,因为你暗地混淆了两种感情。对冰淇淋,我们可以说喜爱,但是很少用倾心;前者可以适用于所有吸引我们的事物,而后者只能适用于人。当你被一般的事物吸引的时候,一个点,一个面足以,因此今天的草莓味冰淇淋和明天的那支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你爱的不是现在手上的这个,而只是笼统的所有符合“草莓味冰淇淋”这个条件的东西而已。而当你真的倾心于某个人的时候,你爱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不是别的类似的人,甚至不是昨天的他和明天的他,就是此时此刻的他。


东:我可以理解你试图区分一种特殊的情感,留给人与人之间的倾心。但是我不太理解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我的观点可能有些偏激。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倾心,并不是某种状态,也不是某种情感,而是一个动作。它不是一种状态,是因为状态通常具有延续性,或者说惰性,而倾心不是。倾心要求我们每时每刻去关注我们倾心的对象,而不是一劳永逸地耽溺在某种迷醉中。它也不是一种情感,因为情感本身的被动属性与倾心不符。倾心是我们主动的动作,它我们心底最珍视的价值的外在体现。


东:那爱一个人也太难了。


我:为什么爱一个人应该很容易呢?


东:你可把我问住了,我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爱与参与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