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模仿和欣赏

Zagzebski 认为欣赏和模仿有密切联系。比如,模仿是欣赏一个对象的核心组成部分,这也是区别于妒忌的重要标志。Sontag 却认为即使停留在“惊叹”的层面,也可能是完整的欣赏,正如我们惊叹于 Simone Weil 的奉献精神,却鲜少想要模仿她。


当 Zagzebski 谈及模仿的时候,她指的是特定的对象,即可模仿的特质。我们欣赏阿姆斯特朗的坚韧并想要模仿他,是因为坚韧是通过主观努力可以企及的特质,是可模仿的特质。为什么我们欣赏皮娜·鲍什的艺术天分却并不想要模仿她?因为艺术天分是天赋,并不是通过主观努力可以企及的特质,因此不是可模仿的特质。


Zagzebski 的判断似乎与现实情况并不完全吻合。按照她的区分,健美的身型应该是可模仿的特质,因为它主要靠刻苦的训练而非天资;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我们可能非常欣赏一个健身博主,却依然躺在沙发上,并没有想变得和他一样的冲动。此外,摇滚明星式的酷劲是偶得的个人魅力,不属于可模仿的特质;但是歌唱比赛和才艺秀场从来不缺乏狂热的模仿者。


就算我们只考虑 Zagzebski 着重讨论的道德偶像,认为苏格拉底体现的美德是可模仿的特质,我们依然有所顾虑。如果身边有人宣称他要模仿孔子,我们并不会觉得他的行为值得赞许;相反,我们更可能认为他的模仿行为本身就充满了鲁莽和自负。这说明,某些道德偶像虽然可模仿,但是并不值得模仿,因为模仿可能削减我们对他们的敬重。面对这些人,也许赞叹是表达欣赏和敬意的最好方式。


总之,模仿并不是欣赏的必要组成部分,Sontag 在这一点上的判断是对的。此外,“特质是否可模仿”并不必然决定我们是否模仿欣赏的对象, Zagzebki 的设想显得过于简单。

模仿的陷阱

欣赏的风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