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无法承受的拯救

把自己托付给他人是向他人寻求拯救的终极形式。我们经常感叹某人在亲密关系中有 “救世主情结”。仿佛她有不竭的能量可以散发,任何人在她眼里都是在生活的边缘徘徊的幽魂。在亲密关系中轻易地将自己托付出去的人恰好与救世主们形成对应关系:她惯于设想自己处在被困,下沉,恶化的境地,因此容易把任何出现在生命中的人看作潜在的援助。


这两类人的人生脚本虽然彼此迥异,然而它们似乎都来自共同的根源,即对自我的迷恋。这表现为把自己作为理解和认同他人的蓝本,以及把自我的利益作为行动的终极关切。救世主们拯救他人的理由是 “我认为她需要被拯救” ,而不是 “她需要被拯救”。类似的,渴望被拯救的人求救的依据是 “我认为我需要被拯救”,而不是 “我需要被拯救”。因此,救世主的援助表面上出于利他的冲动,实际上却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求;而渴望被拯救的人求救信号也可能从 ”展露脆弱的真诚” 变成 “自怨自艾的矫情”。


其实,我们日常所说 “无法承受的爱” 可以表现为这两个极端:要么出于拯救的欲求而贬低对方的独立人格,要么耽溺于附庸的状态而拖累对方的福祉和自由。这两种爱之所以让人无法承受,是因为它们本质上是一厢情愿的宣泄,而不在乎对方作为个体的人的幸福与尊严。无论我们对理想的亲密关系的想象有多么不同,可以确证的是我们都渴望真实的自己作为整体在爱中被接纳,而这在无法承受的爱中恐怕都难以兑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