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恒常孤独

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美国丽人》中著名的 “飞舞的塑料袋” 的情节,我想这是导演为了突出 Ricky 的特别,以及怪胎与怪胎之间惺惺相惜的重要。当时我还在高中,因为外在形象的平凡和内在性向的边缘,总感觉自己到哪里都是最尴尬的那一个。所以,看到电影里 Ricky 和 Jane 坦然接受自己的怪异,我仿佛看到了新的生活开始的可能。受此启发,我某天把一幅精心准备的画偷偷放在他的课桌抽屉里。没想到那幅画先被他的同桌发现了,拿出来开他的玩笑,说是有人悄咪咪给他塞情书。他夺过那幅画,只瞥了一眼,就退给了同桌。他笑着说,这画的什么东西,你想要你拿去。于是那幅画在两人的嬉笑间被推来搡去,最后落在地上,像一张废弃的草稿纸。


那张纸上,画的就是电影里的塑料袋。因为他和别人提过这部电影,所以我在画的时候会忍不住设想他收到礼物时因为恍然大悟而兴奋不已的神情。我还想,如果到时候他朝我投来问询的眼神的时候,我就云淡风轻地点头承认是我的杰作。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他看没看出我画的是电影里的塑料袋都不重要了,因为另一只塑料袋已经在我的心底黯然坠落。然后我才认知到,也许从飞舞的塑料袋里看到美并不难,难的是遇到能够一起观看美的人。在有幸遇到这类人之前,我们所有的审美经验,纵然愉悦,却恒常孤独。

流浪者与 UFO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