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小王子的危机

Credit: TheEconomist.com

I thought I was rich, with a flower that was unique in the world; and all I had was a common rose... /Antoine de Saint-Exupery, “The Little Prince”


小王子一觉醒来,却发现向他致意的是成千上万的玫瑰,每一朵都和他的玫瑰长得一模一样。他感到沮丧,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珍爱的玫瑰不再是独一无二的玫瑰,而他自己因为没有了独一无二的玫瑰而变得不再富有。这是一次典型的爱的危机。

爱有个难以被忽视的特质,即任何人都“感到”她爱的对象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这种独特性体现在爱的对象不但享有无可替代的地位,而且这种地位无法被还原成具体的特质。换句话说,如果一对夫妇被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将他们的女儿换成另一个女孩,而且后者的各种特质都和他们的女儿一模一样,我想他们绝对不愿意做这样的交换。虽然这对夫妇并不能明确地说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女儿如此独特,但是他们的选择和处境能够足以引起我们的共鸣。

小王子爱他的玫瑰,所以在他的眼里后者也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他的感受很快遭到现实的挑战:当成千上万一样形态,一样颜色,一样香气的玫瑰出现在小王子眼前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先前对他的玫瑰的爱失去了根据,因为他痛苦地意识到后者原来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显然,小王子之所以会遭遇爱的危机,是因为他最初把玫瑰的独特性归结于它的形态,颜色,香气等可感知的特质上。无奈的是,同样的特质可以展现在其他的玫瑰上,从而消解了小王子的玫瑰的独特性。

正在他苦恼的时候,狐狸的一番关于“驯服”的言论让小王子重新看到了希望。狐狸说,它原本过着单调且无聊的捕猎生活,但如果小王子尝试驯服它的话,它就变成了小王子的狐狸,成为独一无二的狐狸。狐狸的这番话其实揭示了小王子之前忽略的一个事实:所谓独一无二的特质的根据,也许不在全在玫瑰身上,而存在于小王子和玫瑰的“驯服关系”中。

小王子对玫瑰的爱不仅仅是内心的欲望,早已外化成行动表现在他和玫瑰相处的点点滴滴之中。在世间万千的玫瑰中,小王子唯独给这一朵施肥灌溉,遮风挡雨;他只聆听这一朵玫瑰的抱怨和吹嘘;更多的时候,他和这朵玫瑰只是静静地呆在一起就很安心。这不仅是他驯服玫瑰的过程,也是被玫瑰驯服的过程。如果小王子试图解释他爱的玫瑰为什么是独一无二的,他似乎应该从二者彼此驯服的“共享历史”中寻找蛛丝马迹。于是,在狐狸的启发下,小王子终于意识到,别的玫瑰虽然美,但是由于没有别的人驯服,它们的美是空洞的。而他的玫瑰的美是独一无二的,这是玫瑰和他共同的成就。因此,小王子得以安然度过爱的危机。

书读到这里,读者除了感叹小王子对于爱的领悟,欣羨小王子和玫瑰之间独一无二的亲密关系之外,最大的收获恐怕是意识到”可感知的特质“无法支撑我们对一个对象的爱,我们应该诉诸我们与对象之间互动的历史。然而对最后这一点,我并不完全信服。既然我们的聚焦成为了”互动的历史“,我们与可感知的特质遭遇的历史理应在其中占有不小的分量。因此,一种更为包容的理解是,小王子克服爱的危机的过程并不是告诉人们,我们爱的对象可感知的特质与它的独特性毫无瓜葛,而是说单单诉诸对象可感知的特质,或者是它的任何特质,充其量只抓住了一半的事实。所谓“互相驯服”和“共享的历史”说明,我们的参与是让我们爱的对象变得独一无二的重要一环。

独一无二的倾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