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反向逻辑

我们处理与自己的关系时,似乎存在着一种违背意愿的反向的逻辑。我们让自己不悲伤,其实就是悲伤的表现;我们让自己快乐,其实就是不快乐的表现;我们让自己坦诚,说明我们有所隐瞒;我们让自己勇敢,说明我们有所忌惮;我们让自己不再乎,却爱得更要紧;我们让自己随性而为,却处处是自我控制。


密尔在讨论个体自由的时候,非常看重 self-authorship,仿佛每个人是自己人生篇章的唯一作者,拥有至高无上的主宰权。初读或许令人振奋不已,但反向逻辑的存在表明了,所谓“自我主宰”也不过是哲学家们口中的又一个海市蜃楼而已。很有可能,当我们试图主宰自己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奴隶。


积极心理学,成功学,减肥学,以及防止拖延学都不约而同地强调“自我管理”的作用,言语间仿佛自我是一桩生意,一个生产线,一笔遗产。它们不会 fight back,就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被安排,被规划,被利用。自我管理不承认反向逻辑的存在,因为它预设的自我是静态的,被动的,沉默的。


反向逻辑的存在说明人性中有一部分的运作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再热忱的自我主宰和自我管理也是枉然。与它相处的最好方式不是控制,而是沟通;不是主宰,而是引导;不是管理,而是合作。这或许是 self-respect 一种注脚。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