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

I read about the good, the beautiful, the self and love. *The better part of my heart is open.

为她好

發布於

针对功利主义者比较犀利的批评是,“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功利,福祉,人只是装这些东西的篮子”。为了纠正功利主义者对“人”的价值的忽视,康德主义者会说,“我们应该把每一个人当作目的,而不仅仅是手段”。所谓对人的尊重,在康德主义者看来,就是尊重每一个理性人为自己确立目标的能力。针对康德主义者,我们能够给予的警告是,“他们把人看成理性的机器。”

设想你的妻子是全国著名的古建筑学家,为了保护国内的古建筑而东奔西走,风餐露宿。在事业面前,你知道她总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二位,因此虽然落下了许多慢性病,但是她甘之如饴。因为她把保护古建筑看做自己人生的首要目标;为了这样一份伟大的事业而奉献自己的青春和健康,她不但觉得值当,而且自豪。

如果你是康德主义者,你应该尊重妻子确立的人生目标,尤其是各个目标的“优先秩序”,所以你对她说,“你已经为古建筑保护事业做了很多,但是我担心你做的还不够。千万不要动摇你的决心。听说河北又发现了一座唐代木塔,我已经给你买好机票,你赶紧去吧!”

从这段话里,我们能够感受到你对康德主义的彻底践行,甚至能够感受到你对古建筑保护事业的关心,就是唯独感受不到你对妻子的爱。你或许会感到委屈,“尊重妻子的人生目标难道不是对她的爱吗?”。值得澄清的是,你的叮嘱不仅是尊重妻子的人生目标,更是确保妻子投入到她的人生目标之上,而这非但不是爱的表达方式,还有可能冒犯对方。虽然你的出发点是“为她好”,但是她依然无法让自己欣然接受你表现出来的“冷酷的尊重”。

如果你真的关心妻子,而且你不信奉康德主义,那么你多半会对她说,“你已经为古建筑保护事业做了很多,但是我担心你对自己的健康还不够重视。千万不要过度操劳。既然回家了,就多休息,尽量把工作上的事放一边。”

这说明我们爱的对象的福祉不是普通的人生目标,它对于我们提出了额外的要求,即把它当作爱的对象的首要目标,无论她本人在优先秩序上把它放在什么位置。所以,如果我们爱一个人,我们的关切不是随着她的目标而变化,而是随着她的福祉而变化,其他的目标都没有这一特殊待遇。因此,有时我们可能比爱的对象更加关心她的福祉。一般来说,这并不会令对方感到冒犯,因为她知道你是善意的“为她好”。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