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8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62061 
毋宁做我

读《疾病作为隐喻》后的两个问题

如何实现以感受约束感受?1975年,42岁的桑塔格为了治疗乳腺癌切除了双乳。在治疗过程中,她宣泄出来的过剩情感,比如恐惧,绝望,狂喜等,让自己都颇为惊讶。在此之前,她已经在著名的文集 《反对诠释》 中多处表达了自己对感受 (feeling),尤其是过少或过剩的感受的不信任。

毋宁做我

依然活着

桑塔格的短篇小说 The Way We Live Now 写的是八十年代艾滋泛滥初期一个小团体的心理群像。全文没有提及 AIDS,却始终笼罩着一层绝望的阴影:男主人公突然确诊住院,周围的朋友恐慌不已,现有的医疗手段近乎失效。作者也有意识地隐去了主人公的名字和他的主观视角,我们关...

11
毋宁做我

哈内克谈电影的伦理

谈及电影艺术的伦理,哈内克认为它应该是人道主义的,而不是政治性的。有政治企图的电影试图兜售意识形态,对着观众说,“这是我的想法,现在给我全吞下去”。而人道主义的电影并不兜售什么,也并不试图说服,它的目的是和观众建构对话,让他们思考。哈内克认为这是电影艺术所能做到的全部,任何超越对话的企图都是非分之想。

毋宁做我

我只希望你快乐

“我只希望你快乐。” 作为一个 speech act,上面这句话不仅是一些音节的集合,它有含义,传递着某种意图,更重要的是它像物理行为一样能让一些事情发生。它能刺激我们去做一些事,不去做另一些事,它可以塑型我们的世界。它切切实实可以让一个新的世界诞生。

1
毋宁做我

安静的自戕

哈内克的电影《钢琴教师》最后,女主从包里掏出匕首毫无预兆地捅了自己一刀,从而成为 “自毁的女性” 的标志影像。这让我想起英国文学传统中的一群 “unstable women”:她们行为乖张,情绪阴晴不定,而且常常因为她...

5
毋宁做我

五问二辑

Q 1 读 Jean Rhys 的 Wild Sargasso Sea 前的问题: 1. 男性角色如何看待自己性情中的 sensibility 与 self-image,尤其是男子气概的关系?对此,他们针对自己做了些什么?针对女性角色又做了些什么?

毋宁做我

五问一辑

Q 1: 什么样的书才能让我感到 glad to be alive again?Vivian Gornick 形容她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第一次接触到 Grace Paley 的小说的时候,无所适从的心不知觉感到安定,她感到 glad to be alive again。

毋宁做我

想象的友谊

《追忆似水年华》里有一个情节,主人公参加了一个舞会,碰见了旧时朋友,顿觉尴尬不已,因为他觉得这些人就像是“关于自己的糟糕的画像”。经人介绍,他终于和那些旧友攀谈上了,但他却感到更加不安:这些人的声音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是样貌却早已无法辨识。

7
毋宁做我

战斗姿态

东:我发现你在聚会的后半段明显有些愠愠不乐。为什么呢?我: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那人的态度。东:哦,你说他啊,他就那么个人,有些人来疯。我:其实不是人来疯的问题,而是言语神情中的傲慢。你难道没有看到被他挑衅的人满脸的尴尬和不快么?东:我以为他们闹着玩呢,没有太注意。

毋宁做我

无所适从

最近好些文学网站都列出了适合居家隔离时阅读的书单。一些书单希望给远离社交的人提供想象的人际温情,而另一些则希望读者珍惜与自己相处的机会,反思常态社交是如何遮蔽了我们内心真实的声音;一些书单希望梳理人类的灾难简史,从而沉淀一些个体在灾难时代如何存活的智慧,另一些书单却担心现实已经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