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宁做我@SelfwithSelf
181追蹤者13追蹤中
創作了 16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2758 
毋宁做我

标记

在一些黑人眼里 梦露也是黑人 这是一种赞美因为 她的成长背景以及她 需要时刻证明自己 的理性和智慧 很黑人 这不是认同因为 认同促使你模仿 对象而这是你让对象 属于你 你在标记 黑人标记梦露 梦露标记黑人 我和朋友经常互相分享

1
毋宁做我

致俄耳甫斯

Guillaume Amat, "Open Fields" 当萨福说爱 是苦甜 她说的不是时间 先后不是 属性 变化 她说的是坠入 的每个瞬间是 磁场和空间是 他们说的网或者 河流 爱没有给你 任何新的 经验 它只是创造新的

毋宁做我

蓝色印象

贡布里希说 甘斯布年轻的时候 英国绘画界流行一个 不成文的传统 画家不能用 蓝色 画前景 蓝色只能加强背景的纵深 甘斯布索性 在前景大面积使用蓝色 画了个身着蓝衣蓝裤的贵族少年 蓝色可以 挑衅 专家说 大部分男性吃了

毋宁做我

挚爱的你

1. 军事语汇不是日常语言,它是对日常语言的入侵。它会扭曲我们对人的认知,改变我们和他人的关系。当我们使用日常语言的时候,我们大多把对方当作人来对话,即你相信她能够理解你传达的信息,并期待她的回应。因此,日常语言可以承载我们私人的念头,感触,和情绪,传递私人的注视,依赖,和关切。

10
毋宁做我

消失的母亲

1. 《路加福音》里耶稣和众人分享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The Prodigal Son)。说一个老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生性乖戾,爱发脾气,而二儿子成天惦记着他的财产。一天,老人在小儿子的要求下把财产全部给了他。小儿子然后就带着财产离家出走了。

6
毋宁做我

表演与恶行

1. 在特殊时期,我们常常会惊异于一些人的 “摇身一变”:平日里温和老实的人为什么在戴上袖章之后就立刻换了副面孔,变得无比冷酷残暴?2. 用 “平庸的恶” 来解释这些人的变异虽然盛行但其实是不够的,因为它预设一类平庸的恶人之所以投身恶行,源自于他们对自我的行为缺乏必要的醒思。

毋宁做我

路线

1. 你的人生被线规定。当你想起方向的时候,你想起的就是一条直线,连接着你当下的位置和目的地。方向本身和 “直的属性” 密切相关,这本身合乎词源学的解释(比如“direction ” 和 “direct”),更代表了一种社会期待。寻找方向并不是你的个人发明,而是你从习俗经验中继承的特定的行为方式。

3
毋宁做我

看不见的东西

1.《冥王星时刻》,按照章明导演本人的意思,试图表现的是人生中那些或明将暗,进退失据的时刻。这种对暧昧本身的关注必定在一些人那里失效,而在另一些人那里正中靶心。我看了进去,甘心跌入导演布设的迷阵,幸运地成为后一种观众。2. 如果说贾樟柯的《江湖儿女》是工整的章回体小说,那么《冥王星时刻》就是缥缈的意识流小品。

1
毋宁做我

粉色

1. 我曾经读到新闻说,一个人非常爱粉红色,所以家里的一切她都尽量保证和粉色相关。如果她相信天堂,我想她的天堂一定也是粉色。这让我不免意识到,她在这个世界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痛苦。毕竟,屋外的世界里绝大多数的事物都不是她爱的颜色,它们注定让她感到无聊,留不下太多印象;她只能退回自己粉...

5
毋宁做我

自己的桌子

1. 你虽然早有耳闻伍尓芙的号召,但是你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和一个空间有什么关联。如果一个人是诗人,那么即使她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也依然是诗人。你认为自己并不需要感到自己 “在家” 才能创作;创作对你来说更像是某种天性必然。你必须得写,否则毋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