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9 篇作品累積創作 184039 
毋宁做我

看重

Value,当它用作动词的时候,与 evaluate 存在关键性的差异。一个基本事实:当我们给予某个对象正面评价(evaluate positively)的时候并不必然表示我们看重(value)这个对象。最简单来说,评估一个对象可能不是从个人内心的好恶出发,而看重一个对象则必然意味着它是个人内心好恶的表达。

2
毋宁做我

不彻底的悔

当我们说 “我真后悔如何如何” 的时候,多数情况下我们的情绪状态并不是完全的悔恨,而是处在一种矛盾,混乱,分裂的状态。我们可能一方面后悔自己过去的行为造成自己所关切的对象的伤害(我后悔没有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他一把),或者没有实现自己所在意的理想和憧憬(我后悔年轻时太轻狂,没有坚持...

13
毋宁做我

占有焦虑

东:我最近老做噩梦。我:什么梦?东:我老是梦见自己在超市里抢卫生纸,可是无论我怎么抢,卫生纸放到购物车里就咻地消失了,把我急出一身汗。我:你在现实里囤了那么多卫生纸,到梦里还不消停。(笑) 东:这说明我总是想要更多,无论是前意识还是潜意识。

5
毋宁做我

彷徨的安提戈涅

几年前,震惊全美的弗格森事件发生后,Claudia Rankine 来到密苏里州的弗格森小镇吊唁被警察枪杀的非洲裔青年 Michael Brown。在八月热浪的侵袭下,Rankine 拨开人群,来到为 Brown 设立的纪念堂。她一时间不知该做些什么,只好四处随便看看,拍拍照片。

15
毋宁做我

童年终结

Unheimlich,形容词,作为一种心灵体验它标志着童年的终结。弗洛伊德最初提出 unheimlich (unhomely/uncanny)这个概念,是为了描述人们在亲密联系中的独特遭遇,即原本熟稔的人,物,和环境突然间变得奇怪,令人产生异样的心理感受。

毋宁做我

Impersonal

Impersonal,形容词,客观,非个人,不近人情。Simone Weil 曾说 perfection is impersonal,斩钉截铁的同时令人费解。她的例证是,如果一个小孩做加法时出错,这个错误本身就承载着他个性的痕迹;而如果他做对了,他的个性根本没有进入这个正确里。

毋宁做我

灵魂

线上和人谈论 LGBTQ 群体对亲密关系的认知,我说建立亲密关系的前提是双方都要爱对方的灵魂,引发了一轮质疑。有人说灵魂这个概念太陈旧,有人则质疑它太模糊,还有的表示完全无法理解我在说什么。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反馈,因为我是如此习惯于这样的表述以至于它完全塑造了我对人的理解。

6
毋宁做我

我手写他心

一个白人女性写了一部围绕拉丁裔移民苦难的小说,是否算文化盗用(appropriation)?这是最近围绕畅销书 American Dirt 的核心争议之一。一些人认为 lived experience 是艺术创作保持 authenticity 的必要条件,由于一个白人女性并不能...

5
毋宁做我

Must

Must,情态动词,非如此不可,如果不这样,我们就会分裂,会失控,会无力继续人生。We tell stories because we must. 我们讲述关于某人的故事,并不必然因为我们了解她,针对她做过深入的研究,而可能仅仅因为我们在情感上认同她在世间的遭遇。

毋宁做我

在一起

With,介词,可以是爱的一种表达。你做任何事情,凡是加上了 with 另一个人,你和另一个人就联结成了 shared agency,意味着在形而上的意义上你们成为了行动的共同体。你和他每周见一次,和他一块儿在家里吃一顿大餐。今天是他下厨,你在一旁看书看得入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