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7 篇作品累積創作 277258 

风格研究

毋宁做我

1. 评论者的视角一旦形成风格,有时也会自觉不自觉地反噬评论者自身。比如 James Wood 的人本视角让他能够敏锐地体察小说家对更真实更自由的人性,更有机的人类生活的向往(他对契诃夫和奥斯汀的青睐),同时也让他难以在自己的价值世界中解释另一些小说家对温暖的人性,和可资信赖的...

奥登的尴尬

毋宁做我

奥登给 Rae Dalen 英译版《卡瓦菲斯诗全集》 写引言时,承认自己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不通希腊文。所以当他真挚地致敬卡瓦菲斯对他个人诗艺之路的改变,甚至要推心置腹地向更广大的读者强烈推荐后者的时候,他免不了要质问自己,自己接触到的到底有多少属于卡瓦菲斯本人。

恶的面具

毋宁做我

读完《道林格雷的画像》,我一直在琢磨一个形容词和恶的关系,仿佛它有难以言说的魔力:languid。从词源上说,languid 源自于拉丁语,指的是一种缺乏力量和热情,显得慵懒而疲惫的状态。Languid 和它的副词变形在小说中一共出现了八次,分别是: 1.

错过

毋宁做我

人是观念的动物,说明人依赖观念生存,同时亦被观念束缚。接受一个观念意味着接受一种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少量的可能性穿过观念的过滤,多数的可能性却因此被屏蔽。吊诡的是,只要我们尚不能摆脱观念,我们就只能通过想象抵达观念外的世界,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

空间

毋宁做我

* 一个诗节就是一个 stanza,是诗歌最显而易见的形式。Stanza 源自于意大利语,本意是空间和房间。写诗就是建构房间;赠予诗就是赠予房间。这些房间或是笑脸相迎的客厅,或是静谧沉思的书房,或是惺惺相惜的卧室,或是三缄其口的阁楼。* 房间意味着一块被圈出来的空间,有着和别处不同的规范,逻辑和磁场。

爱与真实

毋宁做我

关于爱与真实的关系,《道林格雷的画像》里有精彩呈现。刚和 Sybil 陷入爱河的 Dorian Gray 邀请好友 Henry 和 Basil 到剧场来欣赏 Sybil 的表演。他却惊讶的发现 Sybil 的表演非但没有往日的神采,而且显得僵硬无趣。

中级趣味

毋宁做我

1. 中级趣味处在高级趣味和低级趣味的夹层。在不同的语境里,它可以是中产趣味,排行榜趣味,诉诸情感的趣味,也可以是女性化的趣味,self-help 趣味,以及暖心趣味。2. 在伍尔夫眼里,高级趣味是 “in pursuit of an idea",低级趣味是 “in pursu...

1

Whitman Studies (1)

毋宁做我

* 1855 年初版印刷的 Leaves of Grass 的封面和扉页都没有 Whitman 的名字。这不是印刷错误,而是 Whitman 的有意安排。读者需要翻到第 29 页才在诗中找到这么一行: Walt Whitman, an American, one of the roughs, a kosmos.

肖像画

毋宁做我

如果你雇一个人来给你画像,你会让画师把你画得(1)更年轻,更美,还是(2)更衰老,更丑,或者是(3)尽量反映当下的真实?想要在肖像中变得更年轻,更美似乎是人之常情。比起纪念当下的自己(如果当下不是什么尤其重要的时刻的话),我们似乎更倾向于纪念最好的自己,甚至是理想化的自己。

消沉者与春天

毋宁做我

MATINS /Luise Glück * 选自格丽克的 1992 年的诗集 The Wild Iris。Matins,晨祷。The sun shines; by the mailbox, leaves/ of the divided birch tree folded,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