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bastian

Two things fill the mind with ever new and increasing admiration and awe: the starry heavens above me and the moral law within me

为什么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会完全失败

發布於

这篇文章我想讨论,为什么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会完全失败。我这里评判其失败的标准是: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无法触动共产党的统治基础,也无法改变中国独裁专制的现状,反而加剧了中国人民的苦难。此外,我对特朗普对华政策的理解是:经济上全面制裁中国,以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式来恢复美国的经济优势。

首先,为什么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无法触动共产党的统治基础?要说明这一点,我们先要理解共产党内部是怎样运作的。作为中国的统治集团,共产党内部并不像外界看来的那样所有党徒都团结在习近平的核心周围,而是共产党员之间也有派系之争。试下一想,就连毛泽东那样具有高度人格魅力的共产党领袖也无法让所有党员团结在他的周围(当年毛泽东执政的时候,共产党就大概存在三个派系的分野:以毛为首的阶级斗争为纲的左派,以刘少奇为首的党内官僚建制派,以林彪为首的军派)。所以,现在习近平执政,中共内部更加不可能铁板一块。从邓小平以来,中共党内也大致可以分成三派:发展经济派,保守派,和开明派。无论发展经济派还是保守派,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维护中共的统治地位。开明派,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党内良心,如赵紫阳,李锐这些先贤,他们基本不考虑中共以后的执政地位如何,只要能够促进中国社会进步,哪怕让出中共的执政地位而引进西方的民主多党制,他们觉得也是无可厚非的。六四以后,中共内部的开明派基本被消灭殆尽,所以指望中共高层出现一个赵紫阳式的党内良心可以说是痴人说梦。因此,现在的中国党内,基本是两派相争:经济派和保守派。经济派的治国理念是:以发展经济,提高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来消磨中共的执政不合法性,从而巩固其执政基础。保守派的治国理念是:不能吊死在经济建设一棵树上,还可以通过洗脑宣传,造神运动,社会监控这些手段来巩固中共的执政地位。经济派不满保守派的理由是:采用高压手段来驯服人民固然可以巩固中共的执政地位同时也会造成权力过分集中。过分集权的中共对于中共自身的官僚系统是有害的,因为喜怒无常的独裁者会让他的同僚和下属过着胆战心惊,朝不保夕的日子,最大的教训就是文革。对于中共这样一个拥有庞大官僚系统的政党而言,一旦这个系统出现不稳定,它就会像多米诺骨牌那样崩塌。保守派不满经济派的理由是:中共纵然拥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让中国经济保持稳健的高速增长势头,中国终究会有一日落入到中等收入陷阱之中。如果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太过依赖经济,一旦哪天中国的经济真的不行了,甚至倒退了,那么人民会不会就开始不买中共的帐了?无论经济派还是保守派,他们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就是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维护中共高层作为特权阶级的存在。相较而言,经济派对于中国人而言更为友善一些。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无疑加速中共党内经济派的衰落而壮大保守派的势力。因为保守派可以理直气壮地跟经济派说:“你看,中国经济现在处处受人压制,经济也开始下滑,说明经济建设这条路子是行不通的了。我们还是找个别的办法来论证党的执政合法性吧。”此外,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针对的是中国这个国家而非中共这个特定的政党。这样就不仅仅引起中共的不安的,更加引发全体中国人的反弹。中共党内的保守势力恰好利用中国人的反美情绪来进行民族主义洗脑,将美式民主和西方反华势力捆绑在一起来宣传教育人民:你反对特朗普,反对美国政府对中国人的经济制裁就得同时反对美式民主,拥护中共的专制制度。无论民族主义洗脑还是反美教育,都间接壮大了中共保守派势力。所以,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根本无法动摇中共的执政地位,反而使得中共保守派在党内更有话语权,对中国人民采取一种更加高压的政府治理模式。这种政府治理模式,只会让中国朝极权专制制度越走越近。

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会说:中共正是利用其强大的经济后盾来扩张其在全球的政治影响力,所以特朗普打击中国经济,同时也可以削弱中共的经济后盾,从而遏制中共的政治影响力。这里我要提出两点反对意见。第一,中共的政治影响力之所以能够在全球扩张,究竟是中国经济强大造成的,还是美国的衰落造成的?如果没有特朗普政府三番两次地向其政治盟友索要军费开支或者冻结援助(北约,日韩,乌克兰),如何没有特朗普政府三番两次地退出国际组织(伊朗核协定,巴黎气候协定,世卫),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像当年马歇尔计划那样源源不断地向其盟友输出利益,中共怎么会有机会扩大其全球的政治影响力?当然,我承认中共的全球影响力背后是有经济后盾的,不然哪里来钱到处乱撒币。问题是,中共政治影响力扩张的主因,究竟是美国的衰落还是中国经济的强大?我相信,无论如何,美国的衰落对于中共的政治扩张是逃不了干系的。如果真是这样,就不能把帐全部算到中国经济强大这上面,而是需要西方民主社会人士去反思:为什么民主制度发展到现阶段对于社会文明的进步作用甚微?应该怎样去变革传承了几百年的老式的民主制度?在民主方面,有没有制度创新的可能?第二,中共的政治影响力在全球扩张,究竟有没有人们想得那么糟糕?中共要输出马克思那套无产阶级专政的共产主义学说吗?中共的统治集团自身就是中国最大的资本家,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这套理论,他们自己都害怕无产阶级来造他们的反,怎么可以用这套理论去说服别人,还要去影响别人?况且采用马克思主义来输出革命一般只对于贫穷落后的国家有效,对于中产阶层占多数的富裕国家,马克思主义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用马克思主义自己的话说就是一点“阶级基础”都没有,所以中共不会愚蠢到利用马克思主义向富裕国家输出革命。中共要向全球输出独裁专制制度吗?我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中共只愿意自己做独裁者而不愿意自己的邻居做独裁者,这样对它的利益是最大的。最好的例子就是中朝60几年的关系。中共在朝鲜培养出自己的代理人和驯服工具没有?根本没有,只培养出一个饕餮无度的政权源源不断地向自己伸手要钱。一旦赡养费没有给够,金家父子马上翻脸不认人。输出独裁制度,跟独裁者比邻而居,对中共而言,就像抱着炸药桶睡觉,因为独裁者喜怒无常,政策常常没有连贯性和一致性,而且独裁者之间的换代往往充满着血腥和暴力。中共一旦站错队伍,就会招来继位者的疯狂报复。所以,跟民主国家打交道,反而对中共更加有利一些。既然中共既不输出革命,也不输出独裁,那么我们就要反思,我们这么害怕中共在全球扩大政治影响力的由来是什么?因此,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基本就是一套循环论证式的荒谬逻辑:A,特朗普首先采取一种自废武功一般的办法来削弱自己的全球政治影响,比如用经济手段破坏美国和传统政治盟友的关系,退出国际组织。B,中共利用这种局面乘虚而入,主要靠经济拉拢的办法。C,特朗普因此制造中国经济威胁论,而且将中国经济和中共的政治影响力绑架在一起说话。D,为了摆脱中共的政治影响,特朗普一方面制裁中国经济,另一方面又退出更多的政治组织。

中国经济强大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首先,我们需要破除一种迷信就是:中国经济发展会加速民主化进程。事实上,这基本不可能发生。中国经济的发展进步反而会被中共党内的经济派利用作为论证中共执政合法性的依据。所以,将建立民主中国的愿望寄托在经济发展上面基本上是痴人说梦。但是,中国经济强大会诞生越来越多的中产阶层。这些中产阶层追求物质享受,渴望稳定生活。这样,中共的执政依据——马克思主义,就会越来越成为一套空洞的理论,从而使得中共对人民的洗脑变得越来越困难。此外,中国经济要发展还需要中共释放出越来越的自由。没有市场自由就很难谈经济进步。随着自由价值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人可能会越来越重视权利和法治。再者,中国经济越强大,中国人就越珍惜自己的生命和生活。中国跟别的地区发生战争冲突的可能性也会更小,因为打仗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中共利用民族主义来给人民洗脑也会变得谨慎起来,一旦突破和平的界限而狂热地宣传起战争来,这样不仅不会带来凝聚力反而招致人民的反感。所以,中国经济强大,即便不能够使中国彻底地改头换面,也会让现在的独裁专制制度变得更温和。

最后,特朗普执政对于民主自由社会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首先,当代的民主制度很大程度使建立在契约主义的基础之上。美国的建国理念就是基于洛克的政治学说,而洛克是一个典型的契约主义者。此外,罗尔斯对美国当代的政治哲学也有很大的影响力,而罗尔斯发展和丰富了契约主义学说。但是,特朗普的所作所为,正在摧毁着美国的契约精神。特朗普执政以后,一次又一次地单方面退出各种国际组织,甚至还威胁退出联合国。这些组织当初都是美国牵头搞的,也就是美国是游戏规则的主要制订人。你自己制订游戏规则,看到形势不利,又在不跟他人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退出游戏,这是完全没有契约精神的表现。这种出尔反尔的做法,可能会给美国带来短期的利益。但就长远利益而言,不仅摧毁了美国的立国之本,还在美国社会助长一种反契约的风气,仿佛以一国总统的身份教导美国人民:你不必要对人诚实,只要形势不利,你完全可以推翻之前的诺言或者协议。这种风气无论对商品市场还是法律制度都是很不利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