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bastian

Two things fill the mind with ever new and increasing admiration and awe: the starry heavens above me and the moral law within me

香港社运及出路再审视

發布於

香港社会从经历反修例风波到今年国安法出台,不安、对抗、撕裂和绝望至今一直笼罩着香港社会。我想在这篇文章中从更加宏观的视角审视,究竟国安法出台有没其自身逻辑,还是像多数香港人设想的那样:出台国安法完全是中共政权无理取闹,向香港人宣示其专横和霸道?在这篇文章里面,我将画出这样一条线索:首先,我要从中美贸易战的现实背景和中共建政的历史背景去理解国安法。其次,中美贸易战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然后,中共政权是一个非法政权,这种非法性导致这个政权对外部的敌意格外敏感。最后,因为美国用一种不义的方式向中国发动贸易战,刺激到中共格外敏感的神经,使其无限放大外部世界对其的敌意,而香港人在反修例事件中的不合作态度令中共敏感地认为香港人已经投靠了敌方阵营,因此作出过激反应而出台国安法。

首先,中美贸易战为什么是美国发动的一场不正义的战争?美国总统特朗普是这样证明贸易战的正当性的:a. 在过去数十年的中美贸易过程中,中国公司不断地窃取美国公司的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b. 这种偷窃行为使中国人获得了不公平的利益(unfair benefits);c. 因此过去数十年的中美贸易是对美国人不公平的;d. 要通过贸易战的形式让中国人付出代价才能恢复中美贸易之间的公平。我们权且承认特朗普的第一个观点基本符合事实。对于第二个观点,中国公司从美国企业那里窃取的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究竟多大程度利益到中国人民这是值得疑问,还是这些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仅仅只利益了窃取这些成果的企业和中共政权?所以,既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从中美贸易中获得不公平的利益,而且仅仅只是少数中国人(个别企业巨头和中共)获得不公平的利益,美国就向所有中国人索取代价,这种索取方式是有问题的,因为你把索取赔偿的对象搞错了。对于第三个观点,即便我承认:是全体中国人都从中美贸易中获得了不公平的利益,那么这仍然不足以说明中美贸易对于美国是不公平的,因为美国也从中获得了不公平的利益。这种不公平体现在,在过去数十年的中美贸易中,美国人从大量中国制造的商品中享受了廉价,高质量的生活方式,而这些中国制造的商品是从数以万计的血汗工厂里面生产出来的。给美国人生产这些商品的数以亿计的中国工人不得不忍受恶劣的生产和生活环境,低廉的劳动价值回报,过着只能在生存线上面挣扎的底层人生活。这些中国工人,有的甚至被生活压得抬不起头干脆就了结掉自己年轻的生命,也有的长期在恶劣的环境里面生产和劳动以至于罹患无比痛苦的绝症。同样是人,这对于血汗工厂里面的中国工人就公平吗?美国人或许会反击说:“这不能怨美国啊,我们没有强迫中国工人在血汗工厂里面劳动,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种不幸的生活方式,要怨就怨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没有给予他们恰当的保护吧。”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对于中国工人在血汗工厂里面的不幸命运要负上一定的责任。但是,美国也不能完全撇清他们在这里面的责任,因为资本市场和国际贸易的游戏规则是他们设计的,一种能够容忍血汗工厂存在的游戏规则,作为规则设计者的美国人也是有责任的。即便美国人用这个理由可以完全撇清自身的责任,对于知识产权偷窃方面,中国企业也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撇清自身的责任。他们可以说:“我们也没有强迫你们把自己的科技展示给我们看。既然你们选择向中国企业展示了自己的科技,又被人偷走了知识产权,要怨就怨美国政府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力吧。”美国人回避自己剥削中国工人的责任时所用到的理由跟中国企业回避自己偷窃美国知识产权的责任所用到的理由,逻辑上基本是一致的。所以,如果你认为中国企业不能用这样的理由回避自身的责任,那么美国人也不能用相似的理由回避自身的责任。如果你认为美国人可以用这样的理由回避自身的责任,那么你也要接受中国企业用相似的理由回避自身的责任。因此,在贸易公平性上,根本谁都说服不了对方,也根本不存在一个结论性的理由(conclusive reason)去说明过去的中美贸易是不公平的。所以,既然中美双方都从两国贸易中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那么我们就可以总体上认为两国的贸易是公平的。那么,中美贸易战的不道德就凸显出来了:既然中美两国的贸易总体上是公平的,你又让中国人为此付出代价,而且你索取代价的对象又搞错了,这不是不义是什么?

所以,必须承认中美贸易战是一场对中国人不公平且不义的战争,发动这场不义战争的人也必然是有恶意的。因为一个有善意的人必然会站在对方立场考虑问题,而不是仅仅用自己的立场说话,然后用这么糟糕的逻辑来证明中美贸易间的不公平。对于来自外界的恶意,一个民主的合法的政权自然会理性看待。但是,对于一个专制的且不合法的中共政权,他们看待别人恶意的态度会是完全不一样的。独裁专制政权由于通过不合法的方式获得统治的权力,这种权力基础的脆弱性自然催生了专制统治者无比敏感的神经。他们总是活在不安全感当中,他们不信任自己的人民也不信任外国人,他们忧虑自己的不合法政权随时会被颠覆。所以,一旦出现恶意,就会被他们无限地放大,比如某个异见者对抗这个政权,独裁者就会觉得这个异见者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团伙指使他做出这样的举动。某个外国人向这个政权提出不合理的要求,独裁者就会觉得帝国主义势力再度复活,列强虎视眈眈的局面又重新降临。总之,专制独裁的不安全感使得他们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这就是我所谓的独裁者式的敏感。

在中美贸易战的现实背景下,中共政权放大了来自美国方面的恶意。第一,他们觉得贸易战只是现象,颠覆政权才是实质。第二,他们觉得美国正积极伙同中国境外的一切反共势力来颠覆中共政权。所以,不仅仅美国一个国家想颠覆中共政权,而且美国人有团伙,一切站美国人那一边的,认同美国制度,熟悉美国文化的都是反共势力。第三,中共统治者们进一步把外界的恶意放大到,不仅仅站美国人那边的人是反共势力,而且跟中共不合作的,不听话的,不顺从的人,他们就是站美国那一边的敌人,他们就要来颠覆中共政权。所以,正当中美两国的贸易战打得如火如荼,香港发生了反送中运动。中共统治者在这个时候神经最为敏感,他们肯定不会从香港本身的政治传统和法治文化去理解这场运动,而是简单粗暴地认为:香港出了反华势力,他们正在伙同西方势力来颠覆中共政权。当然,中共统治者在任何时候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都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意图显露出来,而是要诉诸于伟光正的理由:维护国家的安全和统一。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安法在2020年出台了。

所以,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中共政权的不合法性固然是制度上的内在原因。但是,美国政府发动一场不义的贸易战争也具有导火索的作用。香港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就像两个恶棍打架,一个无辜者被拿来当挡箭牌了。因此,在中美冲突的背景下,对抗思维是极为不利于香港自身利益的,因为在这冲突里面,中共和美国政府都不占据道德高地。如果香港民主派完全投靠美国那一边来对抗中共,对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毫无批判地全盘接受,那么就会同时接受发动中美贸易战的荒谬逻辑。这种逻辑会逐渐腐蚀民主派的道德感和理性思维。如果香港建制派完全投靠中共一边来对抗美国,那么香港自身的法治文化和政治传统就会逐渐被中共同化,最后香港也就变成一个只会膜拜权力,没有独立思考的社会了。所以,香港社会的出路只能是,蓝阵和黄阵放下对抗思维,尝试对话和理解对方立场,用宽容取代狭隘才能赢得未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