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in
Schwin

学习科学专业,关注学习与社会。

【授权翻译】《教育不公中的青少年运动》Intro-1

封面

感谢原作Ben Kirshner教授的授权,本文一切权利属于他;

感谢帮我一句句修改生硬的翻译的合作者,顶天立地张圆圆!

Intro-1

1993年,我正在寻求一份工作,并偶然得知一个叫做“行动中的青少年Youth in Action”项目会为我这样的年轻人提供全职职位。这个位于于旧金山使命区一座教堂的租借会议室里的项目旨在培养青少年的力量,改善城市的公共空间。我深深被Youth in Action及其成员的的青春,多元,和热情吸引住了。并得以有幸受雇于他们,监督管理中学生在城市环境保护课题上的工作。

在任何一个周六,你都可以看到穿着蓝裤子白T恤,带着硬质小黄帽的年轻人在多勒瑞斯公园捡垃圾,他们有时在欧申比奇海滩收集可回收物,有时在金门公园种植灌木……但这些年轻人所从事的不仅仅是简单的体力劳动——所有的队员们都正通过我们的“城市学”课程来探索旧金山社区的生态,完成生态学和社会学实践。两支媒体团队被分为记者组和摄像组——我们围绕青少年所关心的问题创作了一些作品。“行动中的青少年”项目预见性的实践和探索在某种方面来说映照了美国20世纪90年代青少年活动的雏形:服务性学习、数字媒体的应用,和青少年积极发展。

在使命区工作几年后,我才走过街角,来到位于22街的“青年制造改变Youth Making a Change (简称YMAC)”项目的办公室。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青年制造改变”的成员们也有T恤衫,不过他们的T恤上写着“Jobs Stop Violence(以工作,止暴力)”等字样。与清理公园不同,YMAC项目中的青少年们是在领导城市运动。他们正为儿童项目提供和募集资金,并组织起来反对政府以牺牲学校为代价来增加在监狱上的花费的举措。

该项目的工作人员对青少年们报以尊重的平视——以对待想法在政治和社会变革中很重要的政治活动家的态度,以对待具有政治自由的公民的态度——YMAC项目对待青少年工作的方法颠覆了我的认知:青少年也可以被视为合作伙伴,而并非只能被看作需要接受帮助的人。

他们,青少年们,也有能力分析复杂的制度,也有能力制定改变的策略。

几年后,我成为了一名研究教育与青少年发展的研究生,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YMAC项目的那些活动并没有得到学术界足够的重视。在公民发展方面,学术界往往更倾向于研究维持公民社会时人所需要的特殊技能和习惯,而非寻求社会转型时人所需要的特殊技能和习惯。虽然在关注城市青少年的缺陷之外,一些研究已经开始重视到了青少年们这些可以被加以鼓励的长处;但更多情况下,对这种重点在于社会正义和社会变革的新兴青少年活动以及他们的生态,整个社会还是缺乏更多的关注和记录。

作为对一系列影响到贫困和低收入阶层的有色人种青少年和移民青少年的州内公投的回应——如禁止无证移民接受公共教育和医疗服务的第187号提案(1994年);禁止州政府在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或族裔的第209号提案(1996年);加重了对青少年犯罪的惩罚的第21号提案(2000年)——加州各地的有组织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近年来,湾区已经逐渐开始成为“强调政治赋权、伙伴关系和社会正义”的青少年参与社会活动(youth engagement)的策源地,很多活动在这里开始萌芽。对此,两位新兴青年活动的组织者是这样描述的:

对青少年们来说,抗议在典狱上不断增加的公共投资,是一场为他们的生命而做出的战斗。他们要的是可以自由快乐学习玩耍学校和公园,而非更加严密苛刻的监狱;是获取知识的书本,而非冰冷无情的铁窗;是学校里有更多从一开始就帮助他们的教师、咨询师和护士,而非站在终点逮捕他们的警察。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旧金山转到2003年的奥克兰(加州),我开始直接参与到对这种新兴青年活动的研究中。非裔美国高中生丹妮丝向我讲述了她在奥克兰学区董事会上发言支持学生更广泛地参与进学校治理时的感受:

“天啊,我在被倾听着,”她回忆道,“我真的做到了!……我一刻都不想停下来。我终于被听见了!” 

支持者们坐满了会议室的前五排,丹妮丝和她在“孩子优先Kids First”项目组的同伴们走到麦克风前,报告了一项从900多份问卷调查中得出的结论:“学生们希望就学校安全和教师质量等问题提出意见。”

他们提交了一份“学生权力决议”,呼吁建设更强有力的学生会,以解决“真正的问题”——“而非只策划一下毕业舞会”。发言结束时,校董事会主席表示他将投票支持这项决议,并倡议他的同事们也这样做。

然而两周后,就有报道称奥克兰学区面临数千万美元的赤字——学区董事会的决策权被州政府任命的行政人员剥夺了。Kids First的学生领袖决议没有成为现实政策,奥克兰也将失去对当地居民负责的民选学校董事会,组织者们被迫回到了原点。他们开始重新拟定下一个可以让学生们参与改善城市地区学校的运动的计划。

在不平等和非包容的背景下,YMAC和Kids First等团体的活动给有色人种青少年提供了建立属于自己的政治力量的机会。譬如,奥克兰的学生们每天都在学校里经历着教育不平等:他们被长期固定代课、低质量课程和基础设施恶化等问题困扰……青少年一直被排斥在公共决策之外导致他们所经历的不平等愈发加剧。

自二十世纪初以来,美国的人类服务机构——学校、青少年项目和社会工作——往往是在将青少年视为危险或脆弱群体等偏见认知的基础上运作的。这种模式一直延续至今,尤其是在有色人种青少年身上,他们更可能被视为应当补救的对象而非做决策的合作伙伴。丹妮丝对“终于被听见了”的兴奋其实体现出了这样一个现实:在学校和社区相关的重要决策被做出时,青少年很少有机会参与其中。

丹妮丝在学区董事会会议上的行动直面了这些问题。当然,这不是靠她一个人的力量完成的,一个在社区组织中融合了青少年发展模式的组织给她提供了支持。在组织中,人们讨论不平等时将其视为一个社会问题,而非自然秩序的一部分。丹妮丝和她的同伴们谈论了他们在奥克兰不同学校中的相似经历,设想了一些取代方案,并开始将其愿景转化为持续性公共工作。这些经历让丹妮丝受益匪浅,她的个人自主意识因其习得的大量新的政治技巧而得到加强。但更重要的是,她的参与对奥克兰的学校们也带来了好处:丹妮丝和丹妮斯的同伴在州政府接管学区前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将新的想法引入了陈旧的体系中。Kids First坚持他们的运动,并因其成功而赢得了赞誉。此例深刻表明了让青少年参与到公共事务上来将有多么大的潜力,对于丰富和活跃美国的民主又有多么深远的意义。

青少年参政(youths’ political engagement)、青少年发展和健康的社会群体依存关系是本书的核心内容。当青少年们,尤其是那些因教育不平等而处于最劣势的青少年们,将批判的目光转向教育制度,并努力参与到改善它的运动中来时,青少年和社会机构就得以变得更强。

本书通过青年组织和学生运动的案例,分析了这些经验对青少年群体的意义,以及它为什么对社会公正和民主有好处。

本项研究出于对青年运动、人类发展和民主革新之间的关系的探讨:什么是青年运动?它将如何促进青年发展?美国青少年的集体性运动又将如何扩大教育机会,复苏参与式民主?这些研究的现实需求十分严峻。

长期以来,美国学校的做法是将高中生作为服务的依赖性接受者对待。这种状态虽然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保护,但却强化了青少年是不成熟的这一社会建构,把他们困在了有限的参与形式中。学校如何才能成为使学生的声音出现在机构决策中的地方?什么样的学习生态是支持青少年和教师一起参与到公共工作中的必要条件?

尽管很多青少年发展项目采用的是强调年轻人长处与力量的说辞,但“青少年-成人”平等合作的同伴关系仍然是例外而非常态。“青少年-成人”的同伴关系呼吁一种将青少年视为普通人的,更激进的合作,那就是:建立持续的代际间集体;围绕青少年与成人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商讨并采取行动;通过提供青少年作为决策上的合作伙伴而不仅是补救的对象。

本书在这样的背景之上,推进和扩展了资产基础法(the asset-based approach),以丰富的实践经验,缓解了缺乏可复制操作实例的燃眉之急,提供了富有指导意义的策略。

tbc.

青少年活动:青少年活动是指以大龄儿童和青少年为主的社区支持活动。在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各种社区中,有非常多种类各异的服务和机构为此目的而存在。在美国和加拿大,青少年活动是指任何天然存在或特意设计的,旨在让年轻人参与协调工作的,具有娱乐性、教育性或社会性的活动。

服务性学习:指学校和社区合作,促使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通过社区服务的方式完成学校课程的学习方式。通过参与精心组织的服务活动的方式,学生们不但可以满足社区需要,还可以培养社会责任感,在服务中学会与他人合作。同时,学生们还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知识和技能,提高分析、评价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青少年积极发展:台湾翻译为正向青少年發展(Positive Youth Development,簡稱為PYD)正向青少年發展的概念主要是用以翻轉慣常係從「病態模式」來看待青少年的相關議題現象,像是違規行為、物質濫用、心理失調、校園暴力、上網成癮、不安全性行為、援交等,此一概念範疇聚焦於每一位少年的天賦、強項、興趣抑或是將來的發展潛能,而不是把重點放在青少年成長叛逆的特定或單一問題,亦即,從正面、積極的觀點以著眼於青少年一系列的人生課題,藉此促進攸關到青少年發展的15個構念,這其中包括有建立更強的情感關係和聯繫、由內在和外在保護因素所組成的抗逆能力、促進社交能力、情緒控制和表達能力、認知能力、採取行動能力(如「說不」能力)、分辨是非能力、自決能力、自我效能感(Self-efficacy)、建立目標和抉擇能力、明確及正面的身份、心靈質素(Spirituality)、親社會規範(Fostering Pro-social Norms)、參與公益活動以及正面行為的認同(Recognition of Positive Behavior)等。https://www.sunnyswa.org.tw/16008/287-正向青少年發展(positive-youth-development,簡稱為pyd)/  

授权:

授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