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藏川

理解永远要比评价更重要

致青年:没有任何大义值得牺牲生命

没有任何大义值得牺牲生命,因为大义乃是为了成全人的,而不是相反。

中国传统上喜欢说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其实就是将人的生命贬低到所谓的“大义”之下。这个“大义”可以戴上各式各样的面具,在古代是忠孝,在今天是爱国,在西方是民主,在中国是主权,然而无论其叫什么名字,都无法改变一点:当所谓的“大义”要求人们去为之牺牲的时候,这个“大义”就已经沦为政客们手中的大棒或者鞭子,它驱使人们忘记人性,去互相争斗,去杀戮生命。

如果一定要找到一种值得自己去牺牲生命的事物的话,那么只有生命本身。即具体的人,即你所爱的人,你所珍惜的人,你想要竭尽全力去保护的人,你想要拼尽全力去为之开创未来的人。只有生命才值得用生命去捍卫。

香港抗争至今已经130天了,也许是坚持的太久开始失去耐心,也许是警方的暴力令人心寒,也许是政府的拖延令人绝望,也许……无论如何,我越来越感觉到有种舍生取义的情绪在空气里弥漫,同时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破坏、对抗、袭击,甚至伤亡。10月4日,《禁蒙面法》推出;10月6日,梁文道先生发表了“结局之路由此开始”一文,对这场运动的未来做出悲观预言;10月16日,民阵召集人岑子杰遇袭。那么,接下去还会发生什么呢?用梁先生的话,“搅炒后,谁能够浴火重生”呢?

我的视角并不在此,我不关心这场运动的结局,而关心此时此刻处在运动漩涡中心的人们。因为我看到,这场运动正朝着一个自我毁灭的方向前进,即为了所谓的“大义”(不管是叫民主还是叫光复香港),人们尤其是年轻人们越来越不要命了。

然而,当人们沉浸在一种要为大义牺牲自我的幻想中时,很容易失去人性,并因此做出将他人当作工具,甚至伤害无辜者的事情。这非常危险,因为这种牺牲会带来大量的痛苦与毁灭,并且几乎不会带来任何建设性的成果。事实上,只要冷静看一下大陆,就会发现被“大义”所煽动的人群是多么疯狂和荒谬。

比如由于NBA莫雷的言论引发出来的爱国主义浪潮,比如观看阅兵式时千篇一律的赞美与感动,比如澳洲大陆留学生们那一边高喊CNMB一边护国旗的奇异景象,甚至连小学生都深陷其中,比如时不时你能看到大陆这边孩子们雨中护国旗的“感人”事迹。他们都是被国家主权、民族崛起,乃至国旗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之类大义所裹挟所操控的个体,为了所谓的大义,他们随时准备去打击他人,而无视这个他人作为人的尊严与权利。

所幸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香港抗争者们完全迷失于大义之下,他们至少没有为了守护什么旗帜而奋不顾身,或者为了保住什么雕像而牺牲自我,当然,我也有看到暴力,有看到越来越多的亲痛仇快。不过同时,我还看到抗争者们团结一致的情义,守望相助的坚持,砥砺前行的勇毅,在这些地方我看到了希望的光芒。

诚然你们的敌人极其强大,然而无论在哪个时代,一旦统治者拼命用某种大义来激励臣民,那么导致的效果就是人人争相作伪。

公元1057年的时候,苏轼曾经对宋仁宗说:“夫欲兴德行,在于君人者修身以格物,审好恶以表俗,若欲设科立名以取之,则是教天下相率而为伪也。上以孝取人,则勇者割股,怯者庐墓。上以廉取人,则弊车、羸马、恶衣、菲食,凡可以中上意者无所不至。”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统治者将某种大义当成是奖惩臣民的工具的话,那就等于让全天下都争着去作假。今天的大陆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中共将爱国主义,将主权,将民族这些作为大义要求每个人,如果你不高呼爱国就会受到惩罚(比如因为对阅兵式冷言冷语而被拘留),如果你拼命赞颂大陆制度优越性就可以得到奖赏(比如不学无术如张维为之流平步青云)。长此以往,必然令那些只会逢迎拍马之辈扶摇直上,而正直有才之士却被埋没和淘汰。于是整个社会就会从内崩坏瓦解。所谓名实不符,岂能久乎,也正是这个道理。

所以你们并不需要害怕这样的敌人,更不值得为了这样的敌人而牺牲自己。

你们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看着这个庞然大物被内在的矛盾所摧垮。然而在此之前,请守护你们的人性,要打败怪物并不是非得让自己也变成怪物的。在这130天里,我相信你们已经得到了最宝贵的财富,那是比很多人花了一辈子所得到的要珍贵得多的财富。那就是在这段经历中,你们知道了谁值得去爱以及谁是爱着你的;你们知道了是谁不离不弃的在守护你,也知道了自己愿意竭尽全力去保护谁;你们知道了是谁拼尽全力想要为你开出一条路来,也知道了自己愿意为谁拼尽全力去开出一条路来。没有比这些更宝贵的了。人生的道路还很长,但只要陪伴着那些面孔,搀扶着那一双双手,你就不至于迷失方向。

如果我的些微的声音能够到达你的耳边,请你记得:与你珍惜的人一起努力活下去!

最后附上一首我很喜欢的歌,何韵诗的“是有种人”。

希望的光芒永远是人发出的,而非任何大义。

写在国庆之前:失去文化内核的庞然大物

結局之路由此開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