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然別居

欲覽更多內容,請至我的博客:https://sanlier.blog 此處只做備份之用

革命前列寧的收入來源

用現代詞語形容,弗拉基米爾·列寧屬於典型的“慢活族”——他靠著自家地租一直生活到1916年,每年收入1500盧布。

列寧的生活道路至今仍可作為俄羅斯反對派眾志士的好榜樣。此公不僅有狂熱的革命藍圖,自學能力出色(比如他精通德語、熟練掌握其他五門外語),還擅長管理。而且列寧畢生不受人僱傭(除了短暫做過律師職業),也未曾經商做買賣。身在體制外令他無需仰賴各級官僚生存,各級官僚亦無從對他施加經濟壓力。經濟獨立乃是人格獨立的基礎。

雖然列寧吃地租多年,但也曾短暫參與農業生產。正是在這段時期他做出重要論斷:俄羅斯農民階級(他密切接觸的階級)無法成為推動革命的力量。

讓我們從頭說起。1889年(兒按:一說1887年)春天列寧母親瑪麗亞·亞歷山德洛芙娜在距離薩馬拉40公里遠的阿拉卡耶夫卡村廉價買下一處莊園,僅800盧布而已。這筆交易十分划算,十年後瑪麗亞又以3500盧布將之售出。

為什麼總面積1200公頃的莊園如此便宜?因為賣主是舊禮儀派富豪、金礦主西比里亞科夫。他將土地劃分小塊,以相對低廉的價格賣給家境寬裕的民意黨人(譯註:列寧兄長亞歷山大是民意黨)。西比里亞科夫本人和民意黨友們相信這些小塊莊園終將連成社會主義公社網絡,意即建設社會主義應當從我做起、親力親為。

於是烏里揚諾夫家開始經營這45公頃土地(譯註:一說91公頃)和14頭牛的乳牛場。奶牛從德國進口,年產奶量高達2500~3000升(伏爾加地區農戶非良種奶牛每年產800~1000升)。藉此優勢,烏里揚諾夫家學習德國做法(譯註:瑪麗亞有德國血統)辦起小型乾酪廠,而當時伏爾加地區農民、甚至俄羅斯許多地方的土生人口都沒見過乾酪長啥樣。此外,莊園中還有6匹馬,其中4匹是拖動重犁的丹麥重挽馬(犁溝深度35㎝,本地弱馬只能犁10~18㎝的溝)。45公頃土地:30公頃用作牧場和割草場(播種三葉草),15公頃種燕麥和小麥,喂牛餵馬。

按照瑪麗亞·亞歷山德洛芙娜的商業設想,經營這處產業每年可望淨賺2000盧布(僅乾酪一項產品預計年產量就有1噸)。可惜俄羅斯的現實環境打破了烏里揚諾夫家的德式美夢。六月份一匹重挽馬被附近農民偷走,七月份又丟失兩頭牛。警察偵辦無果,想必已被竊賊殺了吃了。至於僱農,基本是周邊缺少土地的農民。這批人不太靠譜,如果說種田還肯賣賣力氣,伺候德國奶牛和丹麥馬就抓瞎了——1889年8月兩頭牛患乳腺炎,顯然照顧不周。

結果烏里揚諾夫家不得不外聘奧地利管家,莊園收入驟降至每年400盧布。

隨後五年間弗拉基米爾·列寧曾一度親自參與經營,比如從東普魯士郵購三葉草種、張羅購買無機肥料(當時叫化學肥料)等。又過了五年,莊園最終賣給某個叫“丹尼林”的。烏里揚諾夫家的遠見於此再度體現出來:1905~1906年革命時阿拉卡耶夫卡村地產被農民付之一炬,地主丹尼林遇害。憤怒的莊稼漢才不管你們是不是社會主義者,西比里亞科夫先生的實驗徹底失敗。

幸好烏里揚諾夫家另一處產業——瑪麗亞父親(列寧外祖父)位於科庫什基諾村的莊園——收入頗豐,每年約賺2000盧布,由列寧表親經營,管家是捷克人克魯什維茨。

弗拉基米爾·列寧的翻譯和文字創作時不時有些進項,例如他撰寫的《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出版2400冊,稿酬120盧布。列寧偶爾也幹過好笑的營生,比如1904年在日內瓦,他設法安排從俄羅斯來的布爾什維克分子瓦連廷諾夫到火車站當搬運工。瓦連廷諾夫不懂法語,也不熟悉當地社會人情,於是列寧陪他推了三天小車,一邊幹活一邊“傳幫帶”。弗拉基米爾·伊裡奇此次短暫“兼職”的報酬是……3瑞士法郎。

另一筆“意外收入”則來自法國的一次訴訟。1909年12月列寧騎自行車去巴黎郊外15公里的奧爾日河畔瑞維西觀看飛行表演,回家途中被汽車撞倒。列寧受傷嚴重,自行車扭曲報廢。幸運的是找到了事故目擊者,列寧決心通過法院尋求正義。結果肇事司機是一名子爵,法院判令其賠償列寧同款自行車一輛、醫療/撫慰金115法郎。(兒按:事見《列寧全集》19卷年表,他覆信在莫斯科的妹妹說正打官司中)

隨著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建立,列寧開始從黨內領錢。確切地說,來自黨內金融家、馬克思主義者亞歷山大·波格丹諾夫。但這筆工資既不穩定也不豐厚,通常每月50~70盧布。而且更重要的是,有時為了黨的利益,列寧還不得不謝絶領取,比如撥款印刷出版物、資助從俄羅斯兩手空空到瑞士的政治僑民等。

所以列寧的主要收入來源仍然是自家地租,包括科庫什基諾莊園的盈利(兒按:資料顯示該處莊園1898年出售給農民尼古拉·法捷耶夫。存疑)和母親名下的其他不動產。瑪麗亞每年給弗拉基米爾寄錢3、4次,每次300~500盧布。

列寧妻子娜傑日達·克魯普斯卡婭娘家那邊也有“意外之財”。其實老岳家不算富裕,克魯普斯卡婭父親是退伍軍官,死得早;母親伊麗莎白是教師、童書作家,靠女兒女婿贍養,曾跟他們僑居國外。1913年底伊麗莎白的姊妹去世,留下7000盧布遺產。他們花3000盧布在伯爾尼請埃米爾·科赫爾教授(190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給娜傑日達動手術(葛瑞夫茲氏病),術後雖未徹底治癒,但阻止了病情繼續惡化。剩餘4000盧布遺產,列寧1915年底拿出一千恢復《社會民主報》出版發行。

1916年應該是列寧畢生最拮据的日子:七月份母親辭世,姐姐安娜繼承家業,房地產出租的收益因戰爭影響嚴重下降。年底弗拉基米爾和娜傑日達從吃豬肉、牛肉改吃馬肉,暫停添置新衣,文具紙張揀最便宜的買。黨組織在俄羅斯境內幾乎被粉碎,來自政治僑民的款項斷絶。

值此艱困歲月,兩口子又從意外渠道獲得援助。1916年10月~1917年2月間,愛沙尼亞民族主義者亞歷山大·克斯庫埃爾每月接濟他倆約100盧布。後來反布爾什維主義者聲稱克斯庫埃爾的錢實際來自德國社會民主黨左翼成員、商人帕爾武斯,帕爾武斯背後則是德國總參謀部(證據之一是:克斯庫埃爾系德國駐伯爾尼公使西斯維特·馮·隆貝格的朋友)。

總而言之,1917年2月之後列寧重新獲得源源不斷的收入,不過他再也當不成“慢活族”了,從此要為國家努力工作。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個人博客,有修改。更多內容請點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