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然別居

欲覽更多內容,請至我的博客:https://sanlier.blog 此處只做備份之用

弗拉基米爾·科米薩羅夫怒海逃奔

1965年夏天,26歲的前游泳冠軍弗拉基米爾·科米薩羅夫計劃游過黑海投奔自由。幸運的是,他既未葬身魚腹,也沒被關進精神病院。

弗拉基米爾1939年生於列寧格勒,戰爭封鎖期間隨母親逃往新西伯利亞。戰後娘倆去德國住了幾年,1949年回國定居莫斯科。這個10歲的男孩開始參加體育隊,很快發現自己有游泳天賦。1958年他被邀請嘗試現代五項運動,經過四個月勤奮訓練,獲當年蘇聯青年錦標賽第四名,1959年奪得冠軍。

次年弗拉基米爾·科米薩羅夫和其他隊友前往歐洲社會主義國家(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參觀。儘管不是資本主義西方世界,但他仍親身體會到這些地方比蘇聯境內更自由,於是產生了逃跑念頭。國外參賽期間申請政治避難是最直接的辦法,但弗拉基米爾不願這樣做,免得牽連隊友、教練和組織方。

此後五年科米薩羅夫一直在籌劃可行的逃跑方式,即便失敗也只需本人承擔責任。因此他決定將運動才能不僅用於“為國爭光”,也服務私人目的。1965年弗拉基米爾來到格魯吉亞度假勝地巴統,花一個月時間觀察、研究沙灘浴場地形和黑海海況,順便參加當地游泳賽,拿了幾個冠軍。在此期間他得知:政府規定黑海游泳者不准離岸超過50米,每天21點之後禁止下水。為了繞開這些阻礙,科米薩羅夫決定趁著風暴實施逃跑計劃,降低被沿海居民和邊防部隊發現的機率。

等待合適天氣的日子裡,弗拉基米爾和信得過的兩位朋友到沙灘踩點。即使21點之後這裡仍然人聲鼎沸,許多度假者喜歡閒坐岸邊吹風看光景。

終於有一天,大風颳起來了。深夜22點弗拉基米爾和朋友從沙灘邊緣悄悄潛入,儘量遠離無遮擋的中心區域。為防偶然目擊者注意到三人過去、兩人返回,他們耍了個小計謀:一位朋友走在遠處,弗拉基米爾和另一位朋友緊緊摟抱著,使背影看起來就像一個人。4級風暴中游離海邊並不是件容易事,弗拉基米爾被巨浪三次打回,第四次才在朋友奮力協助下深入黑海。

出於遠離近岸礁石的本能,弗拉基米爾先橫向游了2千米抵達巴統邊界,再往南邊土耳其進發。入水剛20分鐘,他的小腿開始抽筋,這並非由於身體條件不佳,而是心理壓力過大、神經緊張所致。弗拉基米爾用事先準備的大頭針反覆戳腿,肌肉放鬆下來不再痙攣。之後,他又被迫拋棄裝有尼龍褲、襯衫和球鞋的小包,因為它們製造了額外阻力。

一旦進入公海,最重要的是不被邊防部隊察覺。弗拉基米爾之前聽說潛艇裝有某種偵測魚群的科學設備,可以遠距離探知游泳者呼吸和划水聲。但在驚濤駭浪中,他並未因此被發現。另一大危險是遍佈海岸線的強力探照燈,能夠刺破黑暗5-7千米,萬一被照到極易暴露。於是弗拉基米爾在光柱掃過瞬間潛入水下約半米,幾秒後再露頭呼吸,如此重複……

就這樣,弗拉基米爾8個小時游泳25千米。雖然無法肯定位於土耳其一側,但清晨6點必須就近登岸,因為巡邏直升機會出動低空搜尋越境者。他在岸上確實看見這些直升機了。之後弗拉基米爾·科米薩羅夫在土耳其住了四個月,被土耳其政府強迫會見蘇聯領事討論回國問題。結果很可笑,當他與土耳其代表坐下後,蘇聯領事及秘書照例重複對每個越境者的那套話:“你父親、母親、哥哥和妹妹特別想讓你回去”。弗拉基米爾當場反問:“對不起,你在哪兒找著我妹妹的?我沒有妹妹!”領事尷尬地臉紅了,會談迅速告終。弗拉基米爾坐飛機從伊斯坦布爾抵達紐約。

科米薩羅夫在美國的生活可以說一帆風順。起初落腳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在多所學校教游泳、足球和擊劍。隨著英語水平日漸提高,弗拉基米爾搬到佛蒙特州,進入某大學攻讀俄羅斯文學碩士學位。1973年8月記者採訪,他表示要繼續深造俄羅斯文學、歷史,爭取留校做全職教師。至於長遠計劃,他說自己注意到美國人對美味佳餚的熱烈追求,所以除了教書,當一名餐飲業者也不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