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然別居

欲覽更多內容,請至我的博客:https://sanlier.blog 此處只做備份之用

1975年“警戒”號反潛艦兵變事件

蘇聯官方極少公開報導國內時有發生的群體抗議活動,比如1961年亞歷山德羅夫市、克拉斯諾達爾市、穆羅姆市的大規模暴動。其實武裝部隊也不例外,今天為您簡要介紹1975年蘇聯海軍“警戒”號(Сторожевой)大型反潛艦兵變事件。

1975年11月8日傍晚,在里加港參加完海上閲兵的“警戒”號反潛艦政治副艦長瓦列利·薩布林(海軍少校)進入軍官餐廳,通知艦長阿納托利·波圖利內:“聲納兵崗位打起來了”。艦長下舷梯剛走進水聲艙室,薩布林在他身後迅速鎖閉艙門,命令旁邊的圖書管理員兼電影放映員亞歷山大·舍因(一等水兵)阻止任何人接觸艦長,又交給他一支手槍。

被鎖在聲納兵艙室的波圖利內發現一張字條,上寫:“對不起,我不能不這樣做。抵達目的地後,你有權決定自己命運”。

薩布林順利控制了“警戒”號,立即通過廣播下令:“全體軍官和準尉到軍官餐廳集合!”

13名軍官和13名準尉見了薩布林(部分軍官休假未在艦上),首先問:“艦長呢?”薩布林答:“在休息室考慮我的提議”。接著說:“我集合大家宣佈,我艦今天將駛往喀琅施塔得錨地,並那裡要求發表電視講話。”

講話內容大意如下:

“黨和蘇聯政府背叛了革命信念。沒有自由,沒有公正,唯一出路是發動新的共產主義革命。革命是劇烈的社會思想運動,勢必引起大規模群眾響應,並體現為社會經濟形態的物質變化。哪個階級會成為共產主義革命的領導者?只能是勞動的工農知識分子階級,畢竟革命的核心問題就是權力問題。他們將清洗當前的國家機器,打破一些窒礙、丟進歷史垃圾箱。那麼這些問題能否通過領導階級的專政來解決?一定能!只有全體人民最高的警惕性才是通往幸福社會的道路。”

提出五點要求:

1.宣佈“警戒”號一年內獨立於黨和國家機構。

2.每天21:30-22:00,允許一名艦員發表廣播和電視講話。

3.保障“警戒”號各項給養。

4.允許“警戒”號的電台接入“燈塔”廣播電台(譯註:蘇聯國家廣播電台之一)。

5.艦員登岸期間不受侵犯。

“用兩個小時等候對我們要求的正面答覆。如果遭到拒絶,一切責任由蘇聯政府和蘇共中央政治局承擔”。

說完,薩布林提議投票支持他的行動。一些軍官表示贊成,10名反對者被關進宿舍。之後眾人在軍官餐廳再次集合,薩布林說:“我們今天要到喀琅施塔得去,在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上聲明革命變革的必要性。全國都該聽聽我們的話語。每個軍官和準尉必須發表自己意見。”

就在他們開會同時,一位В.В.費爾索夫上尉擺脫控制,通過系泊纜繩爬到附近停泊的潛艇報告情況。薩布林察覺後命令提前起錨,“警戒”號駛向里加灣出口。艦隊司令部擔心反潛艦目的地不是喀琅施塔得而是叛逃瑞典(鑒於1961年約納斯·普列什基斯事件),迅速調動力量進行攔截,邊防部隊和波羅的海艦隊9艘艦艇緊追不放。11月9日凌晨三時許,距離尤爾馬拉20千米的圖庫姆斯機場668轟炸機團拉響戰鬥警報。

清晨時分伊爾別海峽燈塔看守人報告:“大型反潛艦警戒號航向210度,航速18節”。駛往喀琅施塔得的航向應該是337度。此時距離瑞典領海約43海里、2.5小時,距離喀琅施塔得330海里、18小時。情況表明薩布林很可能不去喀琅施塔得而想投奔瑞典,必須予以堅決制止。

於是轟炸機瞄準、輪番投彈。一枚航彈直接命中甲板中後部,炸開覆層導致船舵卡死,“警戒”號開始大半徑迴轉並減速。海軍少將雅科夫列夫見狀跑進艦隊指揮室呼喊:“警戒號反潛艦已經停止,指揮員同志。不能再攻擊啦!”而在艦上,一隊水兵潛入軍械庫拿取槍支,成功釋放波圖利內艦長和其他軍官。艦長率人分兩路衝上艦橋,開槍打傷薩布林腿部,奪回控制權。上午10:35,艦長呼叫艦隊司令部:“我艦已停。形勢受控。”此刻空中的轟炸機正準備進行第二輪投彈,千鈞一髮之際接到取消攻擊命令、拉升返航。

在攔截“警戒”號的過程中,一架轟炸機錯誤攻擊了一艘從文茨皮爾斯駛往芬蘭的蘇聯乾貨船,炸彈碎片擊傷該船,幸無人員損失。由於668團表現出的一系列失誤和指揮混亂,幾乎整個航空師和航空團的領導層都受到了以空軍總司令名義做出的警告處分。

蘇聯最高法院軍事委員會1976年7月6日至13日舉行審判,認定薩布林叛國罪成立,8月3日在莫斯科執行槍決。協助薩布林拘禁艦長的水兵亞歷山大·舍因判處2年監禁、剝奪自由8年。針對另外6名軍官和11名準尉提起刑事訴訟,法院判決無罪釋放,但分別被行政或黨內處分。“警戒”號大型反潛艦全體人員解散,降級為護衛艦,移交太平洋艦隊繼續使用到2002年。

薩布林1975年11月8日寫給父母的信中說:

“親愛的、敬愛的我的好爸爸好媽媽!開始寫這封信令我十分為難,因為可能會讓你們焦慮、痛苦,甚至可能生我的氣……我的行動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盡我所能,使我們的人民、我們國家優秀而強大的人民從政治昏睡中醒來,因為它對我們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損害……”

在臨刑前寫給兒子的訣別信中說:

“相信歷史會誠實評判這件事,你也永遠不必為你父親的所作所為感覺羞恥。不要做那種只會口舌批評卻不採取行動的人,這種人是偽君子、是無用之輩,沒有能力把他們的信念和行動結合起來。親愛的兒子,我希望你勇敢,堅信生活是美好的。保持樂觀吧,革命終究會勝利。”

在致父母的訣別信中說:

“我相信革命的覺悟會在我國人民心中燃起火種。”

1994年俄聯邦最高法院軍事委員會“根據新情況”重審薩布林一案,改判軍人違反職責罪(越權、不服從和違抗上級)、處10年監禁。判決同時指出,薩布林和舍因的名譽不應被完全恢復。

這起兵變事件後來成為湯姆·克蘭西小說《獵殺紅色十月號》的靈感來源。


附錄:

格列奇科關於”警戒”號反潛艦部分人員的違紀行為致蘇共中央的報告

(1975年11月10日)

特件

絶密

現報告如下:

“警戒”號反潛艦政治副艦長、海軍少校薩布林,1939年出生,俄羅斯人,1973年畢業於列寧軍事政治學院。今年11月8日夜,他用欺騙手段將該艦艦長海軍中校А.В.波圖利內隔離起來,使兩名軍官和10-12名人員站到自己方面,於11月9日3時20分從里加起錨,駛向波羅的海,並向艦員宣佈:應該開往喀琅施塔得。

薩布林對返回基地的命令拒不執行。

在空軍航空兵沿航線進行警告性射擊和轟炸後,該艦停止了航行。

艦長海軍中校А.В.波圖利內靠艦上人員的力量得到釋放併進入指揮。薩布林被逮捕。

11月9日15時,該艦在里加灣停泊。

現在正進行偵訊。

安·格列奇科

(註:時任蘇聯國防部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