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a

我看到此时有许多人都感到迷茫,然而每个人都在迷茫完全不同的事情

今天看到《一位独身女性的封城日记》的作者郭晶的日记被收录成书,名为《武汉封城日记》,由台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了。真是一个好消息,好想买她的这本书。

距离我上一次写日记已经一晃眼过了一个月。今天重新看了一遍之前写的日记,感觉是恍如隔世。电脑硬盘里存了一个文件夹“新闻”,每天建立一个子文件夹,里面存着当天看到的消息和新闻。从一月21日到3月20日,刚好是两个月。我之前在写的瘟疫日记,其实是每日的“文献摘记”,一共写了半个月。其实我最希望可以暂时抛开现在的工作,把这个“每日文献摘记”全部补写出来。

现在疫情在全球扩散,我也陷入了对信息爆炸的迷茫。之前很专注地关注武汉是因为我能把抽象的数字、语言、思想跟存在我脑子里的实物实景对上号。事情迅速地变,推动着人的感受,无论事实多么扑朔迷离,至少作为观看者的我的感受是完整且具体的。可三月份以来我开始关注国际疫情,进入了之前常常听人说的“信息太多看不过来,越看越糊涂,记不住,看多了还影响心情”的状态。我想这份无奈大概是大多数人都在体验的现实。

我仍然不解许多欧洲人的无动于衷、抓不住重点的“我不能慌”,不相信自己会是下一个受害者的态度。人类的弱点也是共通的,发生在武汉的事情还在以不同的版本重演,当然这句话写出来也是过于笼统。我看到此时有许多人都感到迷茫,然而每个人都在迷茫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也想朝窗外大喊大叫|郭晶的武汉封城日记3/19-3/2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