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336 

作为女性,我对女性到底还有多大的恶意?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第一次看《喜宴》是一年多以前,当时有朋友说女主葳葳长得很像我,就好奇找来看,基于此我一直以为我对葳葳是有滤镜的。最近为了普及中国文化,终于找到了一份带英文字幕的版本,又和英国的朋友重看了一遍。在葳葳的婚礼上,我的朋友忽然很难过地说Oh, I feel so sorry for her.

烫伤过后:一个伦敦“黑户”疫情期间的急诊就医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昨晚在厨房被滚烫的开水直直浇了胳膊,赶忙冲了凉水又去楼下买了烫伤膏。好在即便已是晚上八点多,门前的小店也仍旧营业。回来仔细查看网上建议,发现都在强调冲凉水要冲20-30分钟,胳膊仍在灼痛,就索性边看电影边又冲了30分钟。当时直接烫伤的地方呈黑紫色,有两三个小水泡,不过灼痛已经消失,我就在涂完烫伤膏后去睡觉了。

冠状病毒的恐怖太真实了,不要再把它变成一场想象中的战争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本文是刊登在《卫报》上的由Marina Hyde撰写的评论,解答了一些我的困惑,也说出了一些我的想法。所以我就做了一个简单的翻译,建议有能力的人还是阅读文末给出的原文。——政客们可能会用“英雄”“战斗者”或“胜利者”这样的陈词滥调转移视线,但他们无法掩盖英国当前的严峻现实 从某...

伦敦封城记 |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过去半年我几乎每周都会去家附近的健身房打一次羽毛球。可能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和我一起打羽毛球的有一半以上都是非常传统典型的英国老人。就是十个人里,有五个叫Paul三个叫Bob那种。这些老人基本都已经退休很久,常年一起打羽毛球,身体和技艺都非常好。

伦敦封城记 | 政策 & 媒体篇

玫瑰啊玫瑰啊我爱你

本篇日记写于2020年3月26日。『政策篇 』 今天是英国实施为期三周“封城”的第三天。此前,先是很多大学决定线上授课,企业开始远程办公、远程面试,艺术节、美术馆、电影院、剧院等文化公共场所自行关闭,接下来政府在此基础上陆续关闭了健身房、咖啡馆、饭店、酒吧(Pub)、夜店(n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