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i

希望自己是女生 網誌:https://girlyjourneystory.blogspot.com/

我憧憬中的自己 | 如果你想窺探一個性別認同障礙者的內心

發布於

可能是受了太多漫畫的影響,我憧憬的自己有點太過完美。我希望自己不必太高的身高,最好是矮一點,大大水汪汪的眼睛,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小小的臉丶鼻和唇,白皙透嫩的肌膚,楚楚可憐的樣子。也不用太強壯,最好是瘦小的骨架,即使穿起男裝,剪個短髮,看起來也可以很嬌小可愛的。如果是這個形象,大概我即使不是真正的女生,也會十分高興。

可惜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光是身高和體格,已經可以說是足以令我與可愛兩字徹底無緣,勉強加上可愛的成份,走在路上得到的回應,絕對會是嘔心而不是可愛,還未說我跟本沒有可愛的外表,我憧憬中的成份,可以說是一點都沒有。

每次嘗試變成理想中的自己,要花很多時間,先是計算家人不在家的時間,千算萬算才有不到半天時間,然後趕快洗澡丶脫毛丶護膚,只要這些步驟有一點的偷懶,我也會完全接受不了自己最終的樣子。

趁家人都出門後,勉強穿起自己喜愛的連衣裙,戴起一些小飾物,儘管想打扮得盡量接近一點夢想中憧憬的自己,最後對著鏡子一看,跟本還是沾不上邊。還是那個強壯的體魄,沒有半點女生般的圓潤曲線,穿起女式內衣時,硬擠著胸部那半磅肥肉乳溝的情景,沒任何美感可言,這個畫面我可不想被任何人看到,因為我自己也覺得很可笑。

接下來化起不合適我廣闊臉型的妝容,粉底和遮暇膏要像油漆般一層一層厚重塗抹才能讓膚色看起來好一點。深色陰影從腮骨誇張地往上塗上一大片,但感覺對臉型這個缺憾的遮蓋還是完全不夠,再用兩邊的頭髮像江湖大俠般放下來遮掩住才令我滿意一點。然後再花個大半小時把眼妝丶腮紅丶唇色配搭畫好。最後看起來,還是像個白痴一樣,我到底是在幹甚麼?

憑這個樣子,會過得了我想要的生活嗎?可以正常地走得出大廈門口嗎?大概不可能吧。我拿起手機,草草拍幾張照片,其實感覺也沒多好看,但時間有限,家人隨時可能回到家,要趕快「清一清場」。

就這樣不足十五分鐘,就把前半天花的努力快速清理掉,用最快的速度卸妝丶將衣服收回我在家中唯一有私隱的密碼行季箱內,再仔細檢查有沒有不應該被發現的東西遺留在地上。

我又變回了現實中的自己。

忙了半天,心有點累,躺回床上滑滑手機,看看剛才匆匆拍下的幾張照片,可愛的表情既沒有也擺不出,但還是確實巧妙地將最男性化的部分隱藏了,卻又是一次的與憧憬沾不上邊。

比較滿意的相片我會上傳到社交媒體,下很多個相關的 Hashtag,希望被多一點人看見。有時只有幾十個點讚,有時有幾百個點讚,兩三年前我對這些讚好還很在乎,因為有一種被認同,被知道的感覺。

現在覺得,即使有再多的讚,這也不是真正的我自己,只是網路上虛幻的數字而已,而且這些讚好者大多都只在乎你會不會接受餵食,會不會傳他一張沒穿內褲的相片,又或是你會不會回追他們,幫他們點讚充人氣,沒多少人會想認真關心你的內心世界。即使是這樣,這也已經是最能令我找到自己的地方了,就這樣我持續這天的事持續了兩三年時間,經營著這份虛幻。

近這半年因為種種原因,能再打扮自己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沒怎麼在社群上傳新的相片,我還打算下定決心要去放棄這個沒有未來的夢,想把這件事正式從我的人生人移除出來。結果愈是壓抑,愈想買新的化妝品,愈想去改造自己的身體,愈想再次挑戰成為憧憬的自己。

即使明知道只需一個下午,就可以再次將自己擊潰,我還是想繼續試試看。

這張圖是一位網路上認識的朋友找畫師幫我畫的一張美化一百倍的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