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追星辰

寫故事的人,來自m78星雲,愛好奶茶炸雞的快樂腦洞星人。

腦洞故事:吃星星的人

他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屋顶上,感受着凉丝丝的风从发间穿过。

此時他所凝望的是幽深的夜空,上頭懸掛著上億顆璀璨的星。它們或大或小,或遠或近,忽明忽暗,把夜空擠得滿滿當當,閉上眼仿佛就能聽見億萬光年那頭傳來的古老低吟。

每當缺少靈感時,他都會爬上屋頂,和孕育著、涵養著一切生靈的大自然進行一場無言的對話。說來慚愧,他雖是一名作家,但眼前的壯闊景象,他無論如何也描繪不下來。他記得書上說,幾百年前,這裡的星星還寥寥無幾,在同樣一片無際無涯的穹宇中,只是稀稀疏疏的散落著,顯得十分可憐。但在人類空前加大環境保護力度後,它們逐漸回來了。

然而一陣「咕嚕」聲打破了這一神聖的寂靜。他直起身來,拍拍空空的肚子。已經記不得在這裡躺了多久,新小說的構思卻還是毫無進展。要是腦子裡的靈光和這片星星一樣多就好了,他這樣想著。

他重新躺了下來,思索不挪動身體也能填飽肚子的對策。不知怎麼,他的目光落在了這片星空之上。

大概是饑餓的緣故,他想起了故鄉肥嫩多膏的蟹,轉而想起了曾祖父在很久以前說過的「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的古老故事。他的眼珠滴溜溜地轉,閃爍的星在身旁觸手可及。

他想,自己又未嘗不可呢?

他舔了舔嘴角,將目標鎖定在了離手邊最近的一顆星。它大概有鵝卵石那麼大,中等亮度,表面坑坑窪窪,十分粗糙。他的手一點一點朝那顆星挪動,最後終於抓住,沒想到只稍加用力就摘了下來。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摘星,不免呼吸急促、胸膛打鼓。

雖然一直愛星,但他始終懷著「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態度。因為只要是晚上摘下的星,你把它小心翼翼藏起來也好,掘地三尺埋進土也罷,甚至是砸個稀巴爛,第二天夜幕降臨後,它一定會恢復原狀自動飛回到天上去。

可倘若是吃下去,又會如何?它會被人體吸收嗎?還是在肚子裡恢復原狀,人也跟著飛到上天去?想到這裡,他有些退卻了。猶豫間,他再一次看向手裡這顆星……它是多麼誘人啊。

他花了兩分鐘回顧完了自己平淡無奇的孤寂人生。他想,哪怕是化作一顆塵埃,消失在銀河中,也能與星河為伍,算是非同凡響的結局了吧。

「豁出去了!」他決定也要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的手微微顫抖著將星送向嘴邊……

倏地,他整個身軀由於興奮而微微顫抖起來 — — 那舌尖的感受讓他欣喜不已。星的表面入口即化,然後是一層無味的較脆的皮,咬開後會爆出有些燙嘴的甘甜的汁水,最裡面裹著質地最硬、微微發苦、要多嚼幾下的核,這富有層次的味道和口感混合在一起就像是在吃夾心爆漿巧克力,簡直棒極了!

他又隨手抓了幾顆細品,發現它們各自有些許差異:一顆液態行星入口有冰凍感,咀嚼中口鼻會冒白煙,但並沒有危險性,有點像古人發明的液氮霜淇淋;有幾顆則比較燙嘴,汁水也又多又鮮美,像在喝湯一樣;而行星環則是酥脆的。

接下來只要到明晚仍然相安無事,他就可以向全世界發表這一重大發現!

他揉著變飽的肚子,嘴不由自主地咧開,回味著這頓大餐,幻想著未來的情景。過了不知多久,他的目光再一次投射在這片一望無際的浩瀚。這回他看到的是漫天閃耀的鑽石群,它們或大或小,或遠或近,忽明忽暗,把夜空擠得滿滿當當。他貪婪地看了很久很久,直到天邊開始翻出魚肚白,才終於戀戀不捨地合上了眼簾。

刺眼的陽光不留情地把他晃醒。他迎來了人生最忐忑的一天。

他在意念錄入明天一早就要截稿的文案時頻頻走神,好不容易打出幾行馬上又刪去。後來,他索性離開了電腦前,繞著房間踱步,坐立不安。年久失修的家用機器人又故障了,做出了一桌奇淡無比的食物。他實在難以下嚥,好在也感覺不到饑餓,便作罷。

終於,暮色來臨了。他跪在房中,做了最虔誠的一次祈禱,也做好了最壞的準備。他煎熬地看著時鐘的秒數從零緩慢地跳到五十九,又回到零,如此循環往復。

什麼也沒發生。

他克制住極度的興奮,待到身體不再劇烈顫抖,連夜意念錄入了一篇《關於星星的可食用性發現及初步食用指南》,投給了各大著名新聞社。

第二天一早,這一消息像是連環的重磅炸彈,各家新聞社瘋狂轉載,所有人都在議論這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新穎美食。他也成為了星球上第一個「星星美食家」,並被全球最大的一家新聞社重金邀請成為其專欄作家,一篇文章的稿費比以前翻了幾番。

除此之外,他每天還要接受各種採訪,他已將自己如何發現星星可使用的經過顛來倒去、翻來覆去、添油加醋地說了不知幾百遍,也毫不厭煩。他靠一個月一篇不長的稿子,應付分批定量的採訪、上鏡很快購置了最新的家用機器人,換了豪宅;他與小自己十歲的名模的婚禮將在下半年舉行。

經過進一步研究他發現,只有表面有濃稠大氣的星才有入口即化感,由於星球的組成成分不同導致了會有酸、甜、苦、辣、鹹等口味的差異。也不是所有星星都好吃,一些白矮星就只有乾巴巴的苦味。目前,仙女星系的星位居美味榜榜首,會發光的恒星經過精心包裝成為小孩子們最喜歡的棒棒糖,味道好的星還被做成早餐穀物、零食、甜點等,深受廣大市民的追捧。

但時間一長,這一新興行業的問題也逐漸暴露了出來。

星星是否也像海洋資源那樣歸屬於各自的領空這一問題引發了各國的紛爭;形成一顆需要數百萬年甚至更久的時間,所以星星的採摘理應受到國家嚴格管控,但它們實在太容易獲得了,而夜空電網的研製才進行了一半,面對人們的自行偷采,就連電子員警也防不勝防;再者,由於相關配套法律的缺失,星星食品生產業存在不少「黑工廠」和暴利行銷。

最為嚴重的是,由於人口的龐大,需求量的龐大,日復一日,夜空中星星的數量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科學家們紛紛警告:「如若再不停止食用星星,過不了多久,夜空中的星星的數量就會回到幾百年前的狀態。」見形勢有變,原本那些熱捧星星產品的企業、輿論紛紛倒戈,所有的鍋自然都甩回給了始作俑者。

2689年,距離他第一次品嘗星星整三年,政府頒佈了《星星法》。法律出臺後,再食用星星將被處以終身監禁。夜空中佈滿了電網,電子員警全天巡視。這一行業最終還是灰頭土臉地永遠地退出了歷史舞臺,但它存在過的痕跡無法抹去。他抬頭望向窗外,碩大的夜空稀稀疏疏地綴著幾顆黯淡的星。祖祖輩輩積下的努力,竟如此快速地敗在了自己手下。

這些是他之前從未考慮到的。不過,現在的他也顧不上考慮這麼多 — — 他雙手枕著腦袋,躺回堅硬的木板床上,透過鐳射柵欄,兩個機器人看守嚴陣以待。

他回想著,自己被解雇後再也無人願意收他的稿子,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變賣家產,最後連他最喜歡的家用機器人也被賤賣,可依舊無濟於事……他經受著貧困潦倒的痛苦,失去了意念錄入機的他只能像翻箱倒櫃找出一隻積了灰的筆,像老祖先一樣手動簽署離婚協定與放棄撫養權協定。

這還不是最糟的,直到他以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等一百三十八項罪名鋃鐺入獄。

他盯著泛著冷酷金屬光澤的牆壁,開始有些懷念從前比現在的一無所有稍稍富有一些的日子。雖然沒有美麗的妻子,也有可愛的機器人在等他回家……它的性能大多數時候還不錯。

半年後,隨著法官一錘定音,他被判處了星球上兩百年來的第一個死刑,立即執行。

在全腦格式化前,出於人道主義,他獲得了兩個小時的獨處時間。他花了十分鐘回憶完了自己平淡中夾雜了一點波瀾又被拍回岸上的人生。剩下的時間,他想起了螃蟹的故事,想起了自己曾深情凝視過的夜空,那億萬群星共同閃爍的動人場景,想起了顫抖著摘下星的手,胸膛打鼓的感覺,以及那甜蜜的滋味,就像是一場夢。

腳步聲漸漸近了。接著是房門開啟的聲音。

他又看到了……它們或大或小,或遠或近,忽明……忽暗……

他和星星一起,永遠地睡著了。


2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